民進黨黨內初選結束,呂副總統批評介入政爭的特定媒體「打著綠旗反綠旗」,語出中國文革時期的「打著紅旗反紅旗」的照樣造句,在公開批鬥思想檢查愈來愈激烈的台灣政壇,這句話也常被用來質疑對手不夠忠貞,「吃碗內洗碗外」。歷史的荒謬在於,過去時代的精神隨著歲月消磨殆盡,祖宗牌位只剩下行禮如儀的軀殼。共產黨宣揚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早就變成國族主義加資本主義的官僚專政,工農革命的鮮血已然乾涸,只能靠著油漆紅妝點門面。而媒體與政客習於以綠色作為民進黨的標籤,卻不太有人記得當年的綠色價值。

 

1981年陳水扁、謝長廷、林正杰、康水木共同投入台北市議員選舉,當時文宣由前進系的范巽綠負責,從剛成立的德國綠黨借來綠色作為識別系統,以標舉環保與進步的意涵,演變成黨外乃至民進黨的招牌。在威權統治一黨獨大的年代,民進黨集結了民間多元的反對力量,但隨著執政機會的浮現,逐漸轉型為全民政黨的過程中,進步性的多元價值慢慢被妥協掉,國族主義動員策略則愈來愈受到倚重。在「綠色e旗,升就天」戰歌中,凝聚了支持者的單一認同,歌詞只有國家前途震天響,欠缺豐富色彩。

 

民進黨執政七年後,在經濟發展策略上幾乎全盤接受國民黨所遺留下來技術官僚的建議,竭澤而漁的開發意識形態並未因政黨輪替而改變,變本加厲到環保團體的場子踢館說要蓋蘇花高。甚至當全世界談永續發展都超過十幾年,政府卻倒退至環境保護阻礙經濟發展的過時謬論。連主流商業雜誌都搶著探討對抗地球暖化的商機,太陽能電池這類小而美的日出產業早就登上股王,政府卻還在留戀大而無當的夕陽產業。沒有競爭力的廠商,靠著低於國際水準的水電價格苟延殘喘,過去十年單位勞動成本平均每年下降超過5%,居然以景氣不好威脅出走,政府預計調漲工資幅度跟不上物價指數,還要撥款補助廠商。

 

蘇貞昌的大投資計畫就是「打著綠旗反綠旗」的代表作,強力推動的台塑鋼鐵與國光石化兩個開發案,所製造的二氧化碳就達到全國排放量的十分之一,耗費台灣寶貴的資源,製造便宜的鋼鐵與塑膠,投入以量取勝不講品質的中國市場,加深對中國的依賴,執政黨敢用「愛台灣」來檢驗這兩個案子嗎?

 

更離譜的是,本週一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初審通過「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訂定20252030年達成2005年排放量(2.5億公噸)為基準年,這跟京都議定書較1990年(1.1億公噸)減量5%的目標比起來,已經是沒有減量的增量法案,行政院竟然將在下周一的黨政協調會報施壓尋求翻案,希望不要訂定減量目標。以台塑六輕無法達到當初環評承諾的省水目標,政府立刻放寬給水量的先例來看,減量目標絕對不能當作一本空白支票授權給毫無把關能力的行政院。未來如果執政黨接受全國工業總會提出20123.6億公噸的目標,黨旗的綠色應該可以換成黑色或金色了。

 

當初紅衫軍與社會主義幾乎沒有關連,只為了選個顏色與既有的藍綠陣營區隔,如今退去環保與進步價值的「綠色」陣營,又與政治幫派何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anhan3 的頭像
panhan3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