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期待台灣社會對於公共爭議,可以至少先把事實釐清,要做價值抉擇也才有所本。
為何投入政治?因為政治就是具有合法性和正當性,來解決社會衝突的的重要機制,但現在的政府變成政客的公關公司,對於選票情勢未明的混沌之局,總是「企高山看馬相踢」。
把政治搶回來之前,我們自己來做真正的民主溝通,這是我的努力,雖然還沒成功。 


慈濟案你來評理  

 

我在1/26說明會的簡報更新版,放在臉書相簿中,文字也貼到相片說明欄,請花個十分鐘看看,為你的憤愾或支持,添一點道理。

 

 

 

 

包括文林苑的都更爭議、師大夜市的住商混合等等衝突,台北市政府彷彿置身事外,失去政治應有的中介角色。最近慈濟內湖園區的保護區變更案,2010年底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做出不置可否的決議,要求慈濟多做溝通,前幾個月「透明、對焦、對等」的雙方共識已被擱置,更引起宗教界、環保界、內湖居民之間及各群體內部的紛爭,許多民眾質疑市政府為何在雙方的說明會皆缺席。

人類社會必然有衝突,掌握權力的人在專制時代靠壓制來解決衝突,台灣進入民主時代才二十幾年,慢慢發覺單純投票數人頭的形式民主還不夠,代議制度也有侷限,都市計畫和環評等獨立委員會審查,也難逃政治和利益團體的干預,我們需要透過公私協力,建立一套可被公眾接受的公共決策機制,打造資訊公開和民眾參與的實質民主。

 

 

慈濟做許多環保回收工作,理念上和環保團體有共通之處,可以不走到開發和環保對立的死胡同。

兩年前我對慈濟發言人何日生等人,提出兩個面向的建議:一個是,社會對慈濟有所期待,好事要在對的地方做,不要用「別人都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的邏輯,太像令人討厭的開發者。第二個面向,關於不同意見,盡量在送入都委會以前公開溝通,一旦啟動審查很難避免公開對陣的零和遊戲,最好市政府出面舉辦行政聽證,也建議用同等的規格和溝通模式,進行對焦討論和釐清。

蔡堆擔任專案召集人後,透過環保界和學界前輩邀約,去年八月說要和環保團體溝通修改後的內容,剛好當天案子已排入都委會審查程序,利害關係人的社區居民卻完全沒有人事先知道,慈濟也堅持不給計劃書內容。直到四場說明會全部辦完,今年初才上載到內湖環境教育協進會的網站。

一般的說明會,總是主辦者依其邏輯簡報,再讓與會者限時三分鐘發言及回應,論點零碎發散,甚至擦槍走火使僵局更難解,難有實質溝通效果,往往徒具形式,更不用說許多開發業者刻意偷偷摸摸,知道的人愈少愈好。

130202慈濟案你來評理-2  

守護聯盟上週舉辦的說明會,特地分成三個段落,就淹水、地質等在地議題,和適法性、歷史與現狀、開發必要性等爭點,分別聚焦討論,因守護聯盟先前刊登點名證嚴法師的廣告,慈濟公開拒絕參加,但有許多慈濟支持者也到場發言。支持和反對開發的雙方民眾,竟有驚人的共識:

一、都不喜歡園區現況醜陋且不舒適的鐵皮屋,尤其不透水的柏油路面應該挖掉,僵持延宕下去則是多輸。歧見在於:有沒有現在不能做的法令依據,或變更保護區之後再做。

二、水患風險是地方最關心的議題,都認可慈濟園區和大湖里、秀湖里社區的水同樣流向大湖公園,兩個次水系有連動並非沒有關係。需要釐清的包括:基地原本被填平的滯洪量約四萬立方公尺,慈濟規劃兩千八百立方公尺的滯洪池,應該加計透水草地彈性滯洪空間的滯洪量,而現有柏油鋪面一直不處理也增加洪患風險。

三、共同要求市府負起責任。歧見在於:相不相信政府,以及審議過程是否不受干預。

四、慈濟是慈善事業,和國防、經濟無關。而慈濟做很多善事,為何引起很大的爭議和反對,是很多人關心本案的動機。

五、證嚴法師已經知道本案引起爭議。但歧見在於:應不應該訴求證嚴法師,或是針對慈濟基金會的現任執行者。

十五年前慈濟購買了破壞保護區、填平美麗溼地的土地,現在是要將違法現況就地合法並擴大開發,還是藉由慈濟的手把環境變得更好,不但考驗著各方智慧和對下一代的責任,政府更不能迴避責任。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2013年01月26日我到內湖的大湖國小去聽所謂的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的說明會。這說明會的故事很長,且容我慢慢道來。但結論我可以先跟你說這個案子我的結論。這個案子就是典型的,一群小市民放任自己小奸小惡的終究發展成了一個令人噁心而不忍卒睹的巨獸。
      整個說明會的現場,我錄了音。這是公開說明會,錄音的權利是人人都有的。
      https://dl.dropbox.com/u/4934975/Tsuzhi.mp3
      首先來談談這件事情的始末。事情很複雜,基本上你可以這樣說,在台北剛昇為直轄市時,所有沒有都市計畫的地都被編為暫訂保護區。後來保護區也沒有全部一次去重新檢視解編,因為經費太驚人,改為一個一個經過申請來審視是否解編。在民國63年時,這塊所謂的濕地被七星農田水利會給賣掉了。變成網球場、後來變成大有客運的總站。最終慈濟買了下來。在這個過程中,整個土地一一被填掉並成了一塊平整的水泥地。慈濟當初在這一塊買了40公頃這麼大而其中已經被開發的大約是一公頃多一點。
      因為這塊地是保護區,慈濟啥也不能做。不能新增建築物,目前的功能被慈濟拿來做資源回收區。志工回收的保特瓶,變成了環保紗,變成了在世界各地緊急救難時提供保暖功能的毯子。更精確一點來說,慈濟有加了一些建築物,主要是沒有屋頂的圍籬與志工在那邊生活需要的水塔。這些已經被台北市政府在潘翰聲等人舉發違建的過程中在2013年被台北市政府視為違建要被拆除。
      慈濟目前的計畫是在已經開發且在慈濟購地之前被填為水泥的的地方申請保護區解編讓慈濟可以蓋國際救難隊基地與環保教育園區,在開發同時把水泥挖掉變成透水性比較高的材質,讓水可以再次流到地下;前面說過,這裡慈濟一共擁有40公頃,慈濟把這邊已經被填掉幾十年的的1.1公頃,拿來利用,同時計畫書中提出這個地方剩餘的39公頃慈濟不申請解編,維持原樣,讓這邊繼續是樹林與綠地。為什麼選這個地方做為國際救難隊基地?因為這邊交通方便、緊鄰交流道,而且是少見的台北大型空地。
      有關於慈濟的背景談到了,讓我們來談談為什麼我說,這個事件其實就是小市民的小奸小惡演變成不忍卒睹的巨獸。因為這塊地慈濟要解編,當地大湖山莊附近的一部份居民就起來抗議了。他們認定慈濟如果開發這一塊土地,就會讓他們像納莉風災一樣淹水。因此他們希望慈濟把整塊水泥地挖掉,變成蓄洪池。這樣子萬一淹水的時候,慈濟的地就會幫他們把所有的水吸收掉,因為慈濟那邊是附近地勢最低的地。為什麼這樣的想法很自私呢,這就要從大湖山莊那邊的歷史談起了整個大湖山莊那邊及慈濟那邊以前都是行水區,不過呢,兩個是屬於不同的水域、不同的河流。兩條河一起匯聚到現在的大湖那邊的大湖然後排出去。不過請注意現在的大湖可不是以前的大湖,以前的大湖早就已經淤積了。現在的大湖是人工作出來的(按照我找出來的資料是這樣說的)。
      因為根本是兩條不一樣的河,因此慈濟那邊有沒有開發其實都不會是影響大湖山莊淹水。現在大湖山莊居民說,因為慈濟開發害他們淹水,那當然是脫詞與藉口。他們用保護區的理由說慈濟那邊以前是綠地,因此慈濟應該要挖水泥地還綠地。同樣的邏輯,這些人為什麼不把自己的家挖掉還綠地?只是因為慈濟是慈善團體就該把早已被破壞的水泥地變成他們想要的滯洪池?他們佔住該是行水區的地方,然後讓慈濟為他們犧牲?
      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們仔細聽一下,當地所謂的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以及當地支持者的說法。當他們提到慈濟應該繼續保留保護區時一直提到慈濟應該讓這塊保護區恢復成50年前公園的模樣然後變成水土保持公園。這就讓我大惑不解了,不是說要這個地方恢復成50年前的模樣嗎?那可是有水有土、蚊蟲橫生的「濕地(或溜地)」喔。怎麼現在又成了要公園?為什麼發言到最後,經常會聽到公園?還是說要綠地只是晃子,要能夠為當地房地產增值的公園才是他們要的?就算一個可用的公園的蓄水量遠低於他們嘴巴提的蓄洪池?更甚者,不是說對自然與環境的珍惜是他們的最高原則嗎?那為什麼守護聯盟的領袖(任職於21世紀房地產)鼓吹大家買當地好山好水,可是蓋在行水區上以前是「濕地」的房子?
      因為真正的目的,其實是為自己在河道上的房子弄一個固若金湯的超大蓄洪池、弄一個公園為自己的房地產增值,所以最後在這種很直覺地為自己想的小奸小惡中,隨著這件事情越久,越多外圍份子加入小奸小惡就發展成可怕的扭曲。對慈濟提出來的說明極盡扭曲、忽略自己把房子蓋在行水區(以前是河道)的事實;動用各種媒體以聳動與惡意的說法搧起原來對慈濟沒好感大眾的反感,與對事情無知的鄉民的聲援;對於在當地居民中支持慈濟的作法的極盡公然叫囂辱罵能事。其實仔細想想這其實是一件很令人悲傷的事情。這些人也許平常都是好人、就跟我們的街坊鄰居沒有分別。當事情可以為他們增值時,就算再怎麼不合理、再怎麼自私對他人會造成多少傷害。他們也可以在微笑與溫情中,做出極其殘忍的攻擊。一個小奸小惡,也可以發展成可悲的惡意。這就是人性可悲的陰暗啊。
  • 1.很遺憾你不願意在現場面對面溝通,卻要在這個溝通效率較差的介面表達意見。
    2.你的主要論據是週邊住宅都是保護區變更,我很希望你和慈濟的支持者也提出證據來。關於「變更」,我在現場再三說得很清楚:內湖區的劃設和變更是「通盤檢討」,開大門走大路,但慈濟的變更是「個案變更」,講難聽一點是,量身定做的後門小門。
    3.其他諸多論點暫不一一回應,因為很多我都在座談會簡報說了(目前在我的臉書相簿有貼,是否逐項貼到blog還在思考怎樣溝通介面的呈現比較好)。

    panhan3 於 2013/02/20 09:27 回覆

  • M
  • 既然您有聽說明會,那麼第一場就已經說了這兩河道、淤泥與淹水的關係,居民害怕的是之後的開發案,弄掉濕地、打上水泥、影響當地含水,說明會中根本沒有「強迫慈濟挖一個蓄洪池」!只是強調慈濟若開發會造成淹水等天災的後果!看來您急著錄音,卻沒有好好聽,看通篇文章將慈濟與開發商的手法給略過,強調慈濟一直在做善事,說慈濟在這件事情是處於被動與被攻擊的狀態,被居民給算計,這不是反過來了嗎?居民一開始住在那邊,難道是他們逼慈濟進來幫忙炒地皮的嗎?

    說說保護區開發的問題,慈濟說他們是有正當性去開發保護區的,並搬出了一個法條,慈濟開發派援引都市計畫法第27條第1項第3款「為適應國防或經濟需要之迅行變更」。但是慈濟所要進行的開發計畫,既非適應國防亦非經濟需要,為何要取國家保護地?

    說明會的第二場,慈濟的這些計畫若真如您所說,或真如他們召開的兩場說明會所說,其實是根本不必使用手段規避環評的,若慈濟覺得不合理,他們大可以在說明會中直接說出來,但是他們並沒有。說詞若全部是誠實的,那麼也不會閃爍其言,和斷章取義。重辦公開展覽此點,慈濟認為不用辦公展,因為2005年的都市計畫變更案已經辦過了,但其實此開發案的範圍與內容都與2005年的案子不同,本案的開發土地多加了10筆,多出10729平方公尺,是很大的比例,所以應該辦公開展覽。原始地形,慈濟以現況地形圖來申請變更案,文宣上言皆以平地為使用空間,但地政處說是以自然地形認定坡度申請,扣除違法填地等,平地面積只占使用空間之77%。這件事情若過了可能會造成今後的骨牌效應,財團可以先破壞,然後以慈善事業名目申請後,說是「善經濟」,就可以變更。或是財團說:「這就是經濟發展,市府不能不准!」

    善經濟?一個有叢林和濕地的心靈公園?若您說的濕地是如此有問題的東西,那為什麼在慈濟的說明會中還要強調他們的濕地會留下來?一下子說濕地是對環境的損害,一下子又說是生態保育,說詞亂七八糟,慈濟只是把他們一手造成的破壞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還說得這好像是奉送的善事!

    什麼叫做小奸小惡?一個本來住的地方受到外來的威脅,只想要自己有個安住的地方,想要保有自己的居住權,這就叫自私嗎?說更簡單點,你只是打誑言抹黑。其實,居民當然希望開發!但是他們是希望他們住的地方能更好,這些理由都是簡簡單單的理由,為什麼要把他們說得像是一群敗壞的投機份子?您這種毫無根據的說詞和顛倒是非,和慈濟在說明會中破漏的謊言,才真的是人性更大的陰暗!不要假宗教之名來做業障!這已經是大奸大惡之輩了!
  • 訪客
  • 一樓說得好像是不准大家錄音一樣。
    其實很多問題在說明會的時候也有出現,像是慈濟規避環評的可笑藉口:若這種情況還要環評,那麼以後的開發也都要環評,會癱瘓經濟。把整個說明會聽完,大家會發現慈濟很多地方都在自打嘴巴,不然就是隱瞞部分事實以曲解用意,自救會也並沒有提出像一樓所說的要求。
    這真的是宗教團體該做的事嗎?
  • 訪客
  • 北港慈濟師姐劉孟姜的師兄拿自己 營銀行領錢卡給員工去領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