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秋之交,動保團體以血書、苦爬等幾近自殘的方式請命,加上作家、導演、模特兒等社會名人呼籲下,「設立動物保護司」的民間自主運動,總共募集了八萬多份的明信片,在上個月送進總統府給馬英九總統。政治現實上,雖然貓貓狗狗沒有投票權,但龐大的貓媽狗爸,每每在虐待動物的社會事件中,展現超越黨派藩籬的驚人網路動員力,若是團結起來將是不可忽視的關鍵五%,哪位總統候選人敢先踏出第一步,就有可能在膠著的選戰泥巴戰裡搶得先機。


人民的陳情原本是執政者大展身手的舞台,甚至是專屬的施惠良機,上個月儘管我們再次用高強度抗爭的苦爬,在雨中遞交堆疊成山的陳情書,總統府仍是依循過往僵固的作業程序,轉行政院再轉農委會,馬英九把執政優勢搞成了執政包袱,也得罪了這八萬多陳情人,沒有防微杜漸的政治敏感度,最終呈現在媒體上是一再救火的無能形象。而宋楚瑜在電視談話節目高談要重視民生議題,以轉移被主流政治議程夾殺邊緣化的危機,雖然幕僚在私下對動保團體曾釋出善意,卻瞻前顧後,讓蔡英文搶得傾聽動保團體訴求的先機。現在蔡喊價了,馬、宋跟不跟呢?

 

目前中央政府的動物保護業務歸於農委會下的畜產行政科,政府規劃提昇為畜產及動保司,但六科之中僅佔兩科,未來司長必然由畜產方面出任,而目前政府明年度的預算編列,動保預算不增反減,也引起強烈不滿。表面上看似為「毛孩子」爭奪政府資源分配,仔細端詳則應該看到根本核心價值的出發點不同,硬是要將水與火湊在一塊,等於是埋下火藥庫。


 

基本上,畜產是殺生,動保是護生,殺生和護生本是矛盾;一方是終結他者的生命以獲取實質利益,另一方是保護生命以實踐眾生平等的價值。一方把動物看成金錢,是客體化的工具,另一方把動物視如己出,其存在的主體即是目的。


台灣大量工業化生產的農場動物,如雞鴨牛豬,少有人當作寵物來養,而貓狗這些較常見的同伴動物,若宰殺食之則於法不容。但有些動物則處於曖昧的分類,像是愛兔把她當作同伴動物的人愈來愈多,而有些兔子被當作實驗動物,有些則被當作佳餚而屬農場動物,甚至之前還有被藝術家拿來當作表演道具引發軒然大波。


未來若有幸成立動物保護司之後,不但有所專責,也將有動物福利當作優位的政府部門,但動物保護要落實,不能只是動保司的事,還必須是整個政府觀念的改造。

 


124日全台灣動保團體將發起包圍農委會的活動,如果像動物保護這樣少數超越統獨的課題,可以成為這次政策辯論的主軸之一,這場選舉將會彰顯出實質民主的意義,台灣的民主也才有機會走向正面競爭的成熟階段,擺脫互相比爛的惡性循環,也將讓台灣洗刷過往殺戮之島的惡名。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筱娟
  • 真心期盼12月4日活動能順利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