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投資的公司營運狀況有問題時,把它賣掉,另外一個方法,就是你到股東會裡面(提出)要求、質疑。日本及台灣案例:台塑汞污泥及大煉鋼廠、中鋼濱南工業區(黑面琵鷺棲息地)。

 

 

 

林朝億:「綠色基金」之間的經理人,像你這樣的經理人與股東,或是股東與利益相關者怎麼看待這議題?
潘翰聲:傳統的一個看法,只是講說,基金經理人幫我賺錢就好了,什麼事都不要管。在「綠色基金」強調,除了賺錢以外,我還要賺的心安理得,這是基金投資人的要求,當然,(也)要負擔這樣一個責任,選公司的時候就要這樣去選,這是一定的。還有衍生出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投資的公司營運狀況有問題時,基金經理人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就是把它賣掉。或者說,另外一個方法,就是你到股東會裡面(提出)要求、質疑,因為這種基金都是很大的一個部位、很大的資金,跟公司的高層都是有連繫的。它可以直接跟公司的高層連繫,然後要求改善。如果你是一個小消費者或是一般的人民,你去要求一個大企業改善,它可能不會理你。「綠色基金」就是集合大家力量,讓大家對於環境的關心能夠透過彙集來的資金,對這些企業形成一個壓力。一般來講,我們講「綠色投資」大概會有3個面向,一個面向就是我們過去這一、兩集所談到的「綠色基金」,第二個面向就是股東行動主義,到股東會去,到公司去施壓,第三個面向就是退休金的部份。在歐美都有很多的退休基金,這些基金也應該跟綠色基金一樣,符合責任投資的一個標準,大致這三個面向。

林朝億:股東行動組的概念一出來,在研究日本政治時有一個(案例),它不是所謂的什麼社會基金、還是三口組黑道組織。在日本股東會議時,進行所謂騷擾性的做法,黑道他們也有他們的道德標準,一般大眾比較難認同。但是綠色股東的行動組,到底是怎麼實際操作、怎麼實際作為?還是能不能具體談一下,你們今天討論要求企業要有責任,你們怎麼做?你們實際操作的面向是怎樣子。

潘翰聲:簡單講一下日本的案例。日本是叫作「株主運動」,「株主」就是股東的意思,因為他們叫做株式會社。他們株主運動最大的一個運動就是在東京電力,就是反核,他們這些小股東每年就是去股東會提案
林朝億:不是山口組就對了?
潘翰聲:不是山口組,不一樣的。山口組那種在台灣可能就是叫做職業股東、黑道那種。他們株主運動就是站在環境的立場,每一年,都去東京電力提案「不要蓋核電廠,發展再生能源」。當然不可能撼動整個東京電力,但是每年提案所得到的支援率是逐年在提高。所以它變成是一種社會教育,一種對於社會大眾、對於股東的一個環境教育的方向。回到台灣的狀況來看,我們今年是在台塑的股東會有所行動。台灣每年都是在上半年開股東會,到台塑股東會是第二次了。第一次之前是汞污泥,台塑幾年前做了一個非常離譜事情,把台灣製造的汞污泥運到中南半島去,這非常惡劣。最後因為當地的恐慌、壓力就運回來台灣,當時我們在股東會議上就是提出這個質疑。今年台塑企業就又(捅)出了一個讓環保界非常擔憂的事情它想要在雲林蓋一個大煉鋼廠我們在股東會上質疑說,蓋這個鋼廠對環境有影響,甚至於對台塑的股東也是會有影響,因為這個鋼廠不見得會賺錢,是這樣子的一個行動。

林朝億:大老闆怎麼回覆你們呢?
潘翰聲:當天的狀況是這樣子,因為台塑動員了相當多的員工,這是他們員工自己跟我們講,他說他們當天中午很早就吃飯了,然後就到股東會場去集合,不用上班他們也很高興。當天狀況是有一點比較不利,但是我們還是把我們的訴求講出來,就是請台塑以及台塑的股東去好好思考,蓋這樣一個鋼廠對於台塑的獲利是不是真的有幫助?對於環境的衝擊,以及台塑過去六輕在雲林所作的種種,對於回饋地方的承諾都沒有做到的,對環境的保護沒有做到的,我們也都一併的提出來。當時是有一些比較支持公司的小股東的騷擾,公司派、還有公司的員工、股東一些騷擾公司那邊也表現的非常強硬,就是不讓我們發言。雖然溝通的效果沒有那麼好,但是在媒體的報導上還是對我們稍微友善一點,除了有些電子媒體喜歡報(導)衝突外,在平面媒體部份,都有相當大的篇幅把我們的訴求講清楚。(台塑)說,它沒有直接投資,它是投資台塑重工,然後台塑重工去投資八輕。其實在資本主義裡面都很清楚,它是你的子公司、是你的孫公司,你就要負起責任
林朝億:這個議題不能單純怪台塑,我相信台塑是不會作假帳,王永慶先生20幾年前就聲明不會作假帳,財務透明,我想他不會作假帳。這牽涉一個問題就是子公司(或子公司的子公司)的投資、財務、債務在現行的法律上面要不要在母公司裡面呈現?
潘翰聲:比較細節的問題是,台塑認為子公司目前還沒有正式運作,目前只有提環評而已,他不想作任何回應。其實他主要是在逃避,不想作回應。其實如果鋼廠未來真的蓋的話,它的所有獲利或虧損都會反應到母公司,沒有疑問的。

林朝億:財務報表會計制度的改變,大概也是美國在「恩隆案」開始,進行一系列的檢討?
潘翰聲:「恩隆案」後,對公司的治理要求是愈來愈高,間接的讓社會責任投資這邊比較正面,大家開始會去想說,你不要一直在賺錢,你要開始考慮到風險,考慮到風險最直接就是,愈是照顧社會、環境的企業,它的風險其實就愈低。簡單提一下,除了台塑的案例之外,我們過去也曾經在中鋼做過討論,中鋼是在濱南工業區,也有鋼廠的擴廠(計畫),那個地方是黑面琵鷺的棲息地,黑面琵鷺是從韓國、中國大陸、香港到台灣,甚至到越南都有的一種世界瀕臨絕種的動物,在台灣是最多,最大的棲息地就是在七股這個地方,蓋鋼廠其實就影響很大。我們在股東會上其實也對於中鋼的股東、中鋼的經營階層都做了比較良好的溝通。

林朝億:那次經驗是比較正面的,是不是?
潘翰聲:那次經驗是比較正面的。
林朝億:可能是因為政府持有(中鋼)股(份)比較多,所以它必需面對你們這些既是股東又是選民的壓力。
潘翰聲:可能也是這樣子吧。可能也是中鋼比較照顧它的社會形象。
林朝億:非常高興邀請到台灣環境行動網的理事潘翰聲生先生,來跟我們討論綠色股東主義的核心想法。

 

 

中央廣播電台「綠色情報站」單元,由央廣與台灣環境行動網聯合製作,台灣民主基金會贊助,每週一至週五於「早安中國」節目播出。

播出日期:2006/8/31  主持人:林朝億  來賓:潘翰聲

影音檔位於http://www.rti.org.tw/big5/recommend/greenstation/content.aspx?id=4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