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政部15日公布首批五處社會住宅預定地, 位在台北市松山區健康路、三民路口寶清段基地卻因未與地方溝通,引起民生社區週邊居民的議論與激憤。這也暴露出欠缺整體國有地規劃,因應選舉急就章的社會住宅政策,不僅無法開發新選票,反而還會流失鐵票。

社會住宅寶清段預定地  

過去五年多,國有財產局總共處分了848公頃的國有土地,相當於33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大小。目前政策是200坪以上的國有土地不賣,改以BOT等方式釋出,在實際效果上,還是將公共用途轉為私人使用;而200坪以下的小面積國有土地,特別是在市中心的精華地段,聚少成多地被變賣蓋豪宅,令一般民眾買不起房子,今年初以社會觀感為由凍結釋出,原本幾個月前正準備悄悄解凍,在都市改革組織等團體的關注抗議下才踩煞車。

 

當政客一手毫無節制的濫開選舉支票,另一手只好大量舉債或是變賣國有地等祖產。然而,許多公共設施都必須建築在土地之上,將國有地大量轉移到私人手上,就失去公共建設的基礎,除了社會住宅的基本原料就是土地,托育公共化、老人照護社區化、小班小校等政策的落實,也需要大量而分散的土地。

許多公共設施「柿子挑軟的吃」,將公園綠地拿來使用,台北市從日治時期所規劃的數座大型公園,真正夢想成真的屈指可數,現在還要將兩百多公頃的202兵工廠變更為企業營運總部和生技園區。而人口密度更高的新北市,還將現有的公園當空地,雙和地區的四號公園,就擠進圖書館和派出所,平均每位市民享有的綠地只剩下一張報紙不到的面積,最近板橋江翠國中想移除成片老樹改游泳池和停車場,石雕公園老樹也被違法粗暴移植以供興建派出所,更掀起地方群情激憤。

 

台北市民平均每人綠地5.16平方公尺,遠低於競爭對手的首爾(15.93)、北京(12.6)、上海12.01、 新加坡7.99。台北市要與亞洲鄰近城市作競爭,繼續蓋巨蛋、蓋商場都是過時的想法,不如增加綠地面積,這也才能回應市民爭取乾淨空氣人權的呼聲。過去百年來台北平均增溫1.8度,是全球平均的2.5倍,就是地球暖化與熱島效應的加乘效果;台北近年大量建設捷運,但沒有小汽車總量管制政策,汽車數量仍持續暴增,另一方面綠地面積一直減少,但政府卻用開闢河濱公園來灌水。

 

扣除了其中大約半數的河濱公園之後,松山區每人平均公園綠地0.84平方公尺,是各行政區倒數第二名。尚無捷運的民生社區房價能夠居高不下,主要是許多行道樹長成綠色隧道,其實人口密度相當高。這次寶清段社會住宅所在的自強里,已是連一個公園都沒有的萬人大里,預定基地的北側和西側,分別是延壽國宅和健康新城、健安新城、平安新村等最高達十四層的國宅,南側的安平里人口數也高達九千多人,若再引入預定692戶,地方生活品質將急遽惡化

 

這塊國防部管理的一公頃土地,長年沒有人為干擾,圍籬內向陽性的構樹、血桐等先驅樹種已逐漸成長茁壯。如果妥善規劃讓市民參與進來,可以涵蓋兒童遊樂場、社區托兒所、老人照護中心、小型社區圖書館、社區共同廚房、等實現社區各種公共設施需求的夢田,以及生態環境教育的公園綠地。如果生硬地只做城市整體社會住宅不足的民意宣洩出口,未來搬進來的住戶,也會因為「只有住宅、沒有社會」,感覺受騙上當。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我不反對,我支持納入更多溝通
  • 1.預定地旁就是西松公園(在圖右側,沒照到)
    2.不用作社會住宅,該地也很難變成公園
    3.周圍國宅有將綠化及活動空間納入,比起鄰近許多灰濛濛的舊公寓(大多屋齡近40年),美觀多了,顯見有景觀規劃的差別
    4.引入692戶,該小區生活品質將急遽惡化,實在言過其實
    5.兒童遊樂場、社區圖書館、社區共同廚房、社區托兒,現有社區與公私資源即可實現
    6.老人日間照顧中心已有,就在離西松公園30公尺處www.wretch.cc/blog/oldman804
    7.若將您的社福規劃建議全納入,綠地還會剩下多少?
    8.探討社會住宅的功能與景觀規劃還實際些,或現有社福政策的短缺,否則只是社福政策的模擬遊戲與大亂鬥而已
  • 1.西松公園很小一塊,該區綠地總量很顯然是不足夠的。
    2.做社會住宅該地就不是公園,此案已引起注意,變公園開始有可能(在此事之前,我就主張做公園)。
    3.國宅下面都是停車場,這樣的假綠地(等於不可移動的大盆栽),生態意義很低。新=美的價值觀,我不贊同,不過是另一個問題。
    4.社福設施的想法,用意是說,國有地的用途應該是多元的。

    panhan3 於 2010/11/25 11:09 回覆

  • 我不反對,我支持納入更多溝通
  • 9.若照您的邏輯,都更都是不妥的,會增加都市承載與環境負荷,這就是你小題大作所形成的弔詭問題
    10.請多蒐尋新加坡社會住宅案例當參考
    11.最後,對於你能不計較個人所得,自願參與各項環保議題,精神值得敬佩
  • 現在的都更,連不舊的房子都亂拆,的確增加都市承載與環境負荷。

    panhan3 於 2010/11/25 11:11 回覆

  • 禁軍宅邸令人乾瞪眼
  • 這網站可查得台北市國宅資訊http://edo.udd.taipei.gov.tw,好多軍眷宅阿,沾染皇城的傲氣,開始抵制起外縣人了,應改名叫天龍一村、二村,依序排列,才合情合理
  • 族群是其他的問題,不在此討論。

    panhan3 於 2010/11/25 11:14 回覆

  • 訪客
  • 親戚在士林雙溪郝軍閥家附近的國宅超漂亮的啊,軍眷會不會過太爽?冷涼卡好,社會住宅該不會又是圖利少數人吧
  • 社會住宅跟國宅、眷村是不一樣的東西。

    panhan3 於 2010/11/25 14:43 回覆

  • 陳老師(當地居民)
  • 1.我也不反對,我也支持納入更多溝通~如果強制興建,屆時造成新舊居民間的衝突,我覺得那也不是好事~
    2.旁邊的確有一個西松公園,在安平里的範圍內,安平里有四個公園:健康,西松,寶清,安平,面積共8364平方公尺~算起來安平里居民八九千人每人享有綠地0.99平方公尺~預定地所在的自強里:0個公園,全松山區倒數第一名
    3.此次反對的不是只有北側延壽國宅的居民(多為軍眷),南側安平里居民也一樣反對得很激烈~最早召開抗議記者會的,是張茂楠~所以在評論時,不要故意摻雜政治立場,也不要過度分化族群散布仇恨意識,理性評論會比較好~
    4.我想翰聲文章重點在於對這片荒野地的想像與規劃,還有周邊居民公共溝通討論凝聚共識的重要性,而不是要把文章寫到的所有想像都做出來.
    5.目前健安新城一樓都還沒有商店進駐,交通流量還算小,車速也不怎麼快,就已經不時發生車禍了,692戶進駐後,(算兩千人好了),加上已被財團全部買下的一樓店面全開,停車空間與周圍的交通規劃需要更多智慧~
  • 我不反對,我支持納入更多溝通(松山居民)
  • 1.硬要以里來切割看公園數,抱歉,我總覺得挺怪,33里也僅19里有公園
    http://www.ssdo.taipei.gov.tw/ct.asp?xItem=28869&CtNode=3902&mp=124011
    2.公園通常樹沒幾棵,可貴在於開放性的活動及聚會空間,可由社區公共空間及植栽來彌補,這是針對文章前半的再回應
    3.最後一段,潘先生舉例好像稍有修改,不論如何,先前可能是我有閱讀障礙,未從綠地面積的討論跳脫,有得罪處說聲抱歉,但基本上,政府針對租房者性質,思考相應的軟硬體支援是原本就應該做的
    4.社工體系介入是必然,但介入型式,牽涉自償性、是否與民爭利、社福資源重疊、誰能使用、共享及參與意願,以及私領域的入侵等問題,政府沒有必要經營一個溫室
    5.陳老師點出停車與交通考量關係附近民眾最深,的確是座談會上最重要問題,此外,進住帶來人潮,安平里許多攤商、店家,據理應該是受益的才是
    6.同樣的疑惑,不知為何附近國宅一樓幾乎閒置,不知是住管會或政府規範的限制,或租金太貴、租用地太大等因素所造成
  • 綠地比例用里來計算,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很多個里沒有公園,就應該都設公園。
    公園不是只有開放空間的功能,還應該有生態功能、透水防洪等,現在的公園都太過人工化。

    panhan3 於 2010/11/25 14:48 回覆

  • 公益是硬道理
  • 因為雙北市都市更新的帶動,之前亂漲的房價已不可能下探,只會緩慢爬升,此時更顯得社會住宅的可貴,國宅品質差早已是過去式,社會住宅若採取分租分售,應限定轉售價格,或轉售回公產,才能免去過去國宅不公益之嫌
  • 反對改為監督會更美好
  • 抗議不見得有道理啊,還不是為了自身利益,民代作秀很稀奇嗎,附近國宅有將綠地及公共空間一併規劃進去,雖產權不同,但性質已接近公園,還很大片咧,各位有興趣不妨用google map 看看附近街景,眼見為憑,國宅不公平之說不是沒有道理,多少房仲及土代虎視眈眈,以此區為生
  • 國宅高樓留下平面的開放空間,其實並不一定是好的社會互動的空間設計。
    根源的問題在於人口密度。

    panhan3 於 2010/11/25 14:52 回覆

  • 陳老師
  • 台北市松山區33個里當中,只有6個里沒有公園,其中自強里是人數最多的一個里(人口排名全松山區第三名)
  • 訪客
  • 泛民進黨票倉的安平里反對社會住宅建在此地的原因,恐怕也跟房價脫不了關係。緊鄰社會住宅寶清段預定地,健康路上的新美館,初建時喊價每坪八十萬,現市價已經漲到每坪一百萬了。12/12西松高中社會住宅座談會上,安平里里長洪溫滿也發言說要公園綠地,不要社會住宅,並且獲得在場民眾不分黨派、支持的掌聲。雖然人口密度飽和,但是最近五年間,當地居民(無論是國民黨票倉的自強里,或是民進黨票倉的安平里)對公園的渴求一直都沒有到達社會運動的層次,呼聲非常微弱,直到最近為了社會住宅的事才熱起來。看來,對環保的忽視,對弱勢族群的偏見與歧視,或者是對公園綠地和生活品質的渴求,都是不分黨派的。

    BTW,族群仇恨已經被操弄幾十年了,省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