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花高逼馬、謝現形

 

在漫天政治口水的飛沫毒菌中,唯一佔到版面的社會議題,只有蘇花高興建的政策爭議。在環評專案小組有條件通過後,馬、謝兩人卻刻意謹慎低調,僅將首場辯論會上的照本宣科重複回答,顯示本案的敏感性,直指兩人最痛的包袱。

 

立委選舉國民黨大勝那夜,馬英九嘴上的「謙虛」映照他的恐慌。人民對民進黨執政八年的失落,要將希望投射給馬英九的最大心理障礙,就是國民黨黑金體制的歷史包袱,選民或許可以相信馬英九「出淤泥而不染」,卻完全沒看到國民黨下野八年任何深切反省。馬長期不沾鍋的形象,雖與國民黨陰暗面切得乾淨,但兩者之間越沒有瓜葛,他越像是一個無能駕馭黑金巨獸的乖乖牌,而形同搞不清楚狀況的傀儡。

尤其當公民追問「未來遇到地方民代自以為代表全體花蓮人的民意時,要如何帶領這些人走出『以開發公路當建設指標』的舊思維」,馬完全迴避推給環評。過去國民黨立委傅崑萁所帶領的地方利益集團,多次在環評會上非理性鬧場,尚未見諸媒體報導。但這次環評過關時,傅挨在主席旁下指導棋,之後坐在記者席盯場督軍,令媒體不滿而曝了光。

辯論時馬還以台東縣政府推動國際休閒度假村為政績,更是無知到「哪壺不開提哪壺」,鄺麗貞是代替有案在身的夫婿當縣長,其將當地民眾使用的杉原海水浴場,以BOT割給美麗灣財團濫行開發濱海度假村,造成無法回復的嚴重傷害,在網路上早被炒熱。縣府協助財團規避環評,更公然違抗環保署的停工命令,已被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敗訴,下週3/11縣府將進行第四次環評審查,如果地方繼續蠻幹,這筆帳即便不算在馬英九頭上,也坐實社會對馬軟弱無能的疑慮

馬本人曾私下對環保人士表態反對蘇花高,但迫於地方壓力,公開場合底線頂多是「環評出來前,應該先把其他交通設施做好」的遁辭。但不理跛腳現實的陳水扁,在選前強硬運作過關,等於踢翻了馬將環評做擋箭牌的棋局,而馬的抗壓性究竟有多高的擔憂也迅速檯面化,黑金的地方山頭便成了不可控制的變數。

 

民進黨立委選舉慘敗後,謝長廷僅能寄託危機感帶來「逆轉勝」的奇蹟。但陳水扁揮霍民主運動資產已所剩無幾,謝雖明確表達由他自主,選民仍不免擔心陳卸任後掣肘的影響力。謝甩不掉陳的包袱,也因忌憚掀起黨內初選與副手蘇貞昌的心結,只能「鬱卒放心內」,在蘇花高的公開言論立場,從最初的不建變成辯論會上的緩建,現在更倒退到「有討論空間」

更難堪的是,謝將蘇花高九百億預算轉為推動「東部領航計畫」,被民進黨執政的行政院東部辦公室否定,形同提早跳票。而蘇的愛將張子敬,在蘇花高與台塑鋼鐵等重大指標案件的環評審查,表現親財團的不公正立場,令多數環保團體深感不滿,而張已轉任事務官副署長,未來不論誰選上恐怕都換不掉他。

民間團體就算體諒謝的難處,在危機感驅動下,批謝也不敢手軟。如果「反對蘇花高等理想都離我們越來越遠」,不用等「台灣回到一黨獨大的局面」,而是民進黨執政的當下,如何論證「支持謝長廷,不等於認同過去民進黨執政八年的作為」?

 

蘇花高的骨牌倒下,守護花東淨土變成不可能任務,也讓馬、謝兩人的華麗辭藻瞬間蒸發,更暴露雙方最大的弱點。哪位媒體提問人能在最後一場辯論會上,以「如果環評確定通過,是否興建蘇花高」的尖銳問題框住馬、謝呢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