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於2012/6/24自由時報>

如果一架飛機這趟飛行降落後,目測發現固定引擎的螺栓有七根已不堪用直接換掉,但用儀器檢測發現總共有三成螺栓有裂縫,在乘客騷動要求全部更換時,又發現引擎側板裂痕擴大,機長卻對乘客說,這個裂縫我們幾年來都用大夾子夾住,「保證這趟飛回去沒有問題」,就啟動飛機了,被迫冒險的乘客一定會抓狂


除了主事的官員:馬英九、陳冲、黃重球、蔡春鴻、陳宜彬,該向台灣及後代子孫負責的人!

參與【核二廠一號機支撐裙鈑錨定螺栓斷裂事件】專案審查委員會的八位學者專家
丁鯤 / 龍華科技大學工程技術研究所教授
邱宏智 / 中研院地球所研究員
單秋成 / 台大機械工程學系教授
蔡履文 / 海洋大學材料工程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蔡克銓 / 國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顧問、台大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康龍全 / 核能研究所
周鼎 / 核能研究所
蔣本基 / 台大環境工程學研究所特聘教授

 

風雨中強渡關山的核二

 

 

 

以往颱風來襲之際,為免天候對核電廠可能產生影響,還會降載因應,但這次核二廠一號機卻在颱風前夕重新啟動,原能會主委蔡春鴻同時投書貴報強調「重重把關」,但「迫不及待」的理由究竟何在?當專業語言不被社會的常識所接受,政府欲用「核安家園」取代「非核家園」,如何讓人信任?

 

 

 

五月初我受邀參加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關於核二錨定螺栓斷裂事件的公聽會,發言強調資訊公開是風險溝通的重要基礎,但政府卻用擠牙膏的方式來應對,立委問到哪給到哪,經濟部次長林聖忠當場承諾,會把所有螺栓的檢測報告完整公開。報告公開後,經台大應用力學研究所教授吳政忠等專家檢視,果然不只這七根,另有二十九根螺栓有裂縫,但原能會評估「足以再運轉十八個月安全無虞」。之後又爆發反應爐爐心側板有高比例龜裂,且從二十公分擴大為三十公分,原能會同一天就火速核准核二廠一號機重啟運轉。政府說國外沸水式反應爐皆是如此,但實際上,德國發生同樣問題的電廠卻決定廢爐,日本隱瞞爐心側板裂縫數十年的東京電力福島電廠,則是發生了無人可負責的核災。

 

從民眾的常識來說,如果一架飛機這趟飛行降落後,目測發現固定引擎的螺栓有七根已不堪用直接換掉,但用儀器檢測發現總共有三成螺栓有裂縫,在乘客騷動要求全部更換時,又發現引擎側板裂痕擴大,機長卻對乘客說,這個裂縫我們幾年來都用大夾子夾住,「保證這趟飛回去沒有問題」,就啟動飛機了,被迫冒險的乘客一定會抓狂。何況台灣核電廠一個運轉週期是十八個月,比日本的十二個月「操勞」多出五成,這個保證是很令人擔憂的。

 

 

 

在該次公聽會上,原能會對台電報告極度不滿,直稱「這不是肇因分析」,與會者都分得很清楚,真正的肇因分析,不是指螺栓為何脆弱到不堪一擊,而是核反應爐停機時的劇烈震盪,也就是這一擊的力量究竟是怎麼來的。民間尤其質疑,若爐外五公尺的地震儀測到0.29G(重力加速度)的振動,那麼推算爐心振動可能高達2.4G,台電和原能會卻輕描淡寫推說儀器故障。

 

先前425日原能會螺栓斷裂審查專案會議上,核管處處長陳宜彬堅持「就螺栓所做的金相檢查等等,不代表是所謂肇因分析,你要找出來力的來源是什麼」。但第四次審查會之後,外界根本不曉得黑箱裡面發生了什麼過程,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能夠把監督立場完全改變的力量來源,唯一合理的解釋,就只有政治的魔力

 

 

 

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的決議,要求聽證會的程序釐清真相,和重新啟動前做專案報告,其實是要建立專業層次和民意層次的理性溝通平台,但原能會和台電趁著風雨強渡關山,既是藐視國會的民主危機,也逼得反核團體站起來抗爭。

 

 

 

政府總是塑造反核人士不專業的激情形象,但逼急了也會脫口說出「蓮花座」、「生吃都不夠」的白話文。如今找不到把蓮花座撞壞的真正原因,而單日尖峰備載還有四成閒置的情況下,就急著在風雨中啟動核二,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請政府用文明來說服民間信賴的專家,因為核災不是官員一頂烏紗帽可以保證的,也不要再做「追求安全,近乎苛求」、「細微到一顆螺絲釘也不馬虎」的不實廣告了。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