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潘翰聲和民進黨/蔡英文其實不夠靠近    B.我們的候選人不夠認真!

 綠黨的一無所有,社運界的天真,讓潘翰聲可以不必像桃園的胡鎮埔毫無保留力挺民進黨/蔡英文,就得到民進黨在區域立委票無條件的支持。我們對於權力棋譜極度陌生,政治議題的媒體邏輯不同於較熟悉的社運領域,綠黨內部也還沒完全準備好,因而我們只能「做中學」

 很多人也誤以為,只要民進黨不提名,他們的票就會自動轉移過來。正因為潘翰聲擺明了不會百分之百支持蔡英文,民進黨前市議員陳淑華兒子黎俊廷登記參選,成功瓜分近兩萬票。民進黨還有相當高比例的空氣票,是靠炒熱選情以意識形態動員,組織動員力與國民黨相距甚遠。潘翰聲未拿到六萬票,也證明與蔡英文其實「不夠靠近」

B.綠黨或社運參選不願面對的真相是—我們的候選人不夠認真!

就像有機小農對抗依賴石油的慣行農法(農藥、化肥、機械耕作、長途運輸),環保選舉要打敗燒錢的慣行選舉,就要更加倍的努力,更密集的腦力和勞力,用時間換金錢。

 潘翰聲的4.3萬票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選民的邏輯很簡單「你選舉短短幾個月都不夠打拚,我怎麼相信你未來四年問政會認真」。「葛蘭西說:政治傳播就是用不同的形式,反覆傳達同一個觀念」。

 

3.誰之櫃中票,張張皆辛苦

 

去年1221日我在部落格貼文說明了與民進黨合作的關係,提到此次選舉面臨的三個矛盾,選票—綠黨支持者和民進黨支持者、路線—社運與選舉、選舉模式—環保的和傳統主流的。已經談過的不再贅述,進一步分享身為候選人的第一線觀察,尤其是許多人想當然爾的接受自以為是簡化評論或媒體必然不周全的報導,而輕視了現實的殘酷。

 

A.潘翰聲和民進黨/蔡英文其實不夠靠近

很多人認為,民進黨不提名是很簡單的權謀,我並不作如是想,同樣的,我覺得馬英九停建國光石化是個非常不容易的決定。「本來就是很難選上的地方」雖是事實,但不必然要讓給綠黨選。在講求累積實力的主流政治裡,地方議員都爭取機會操往上一層立委的盤,也對外來者分一杯羹有養虎為患的疑慮,黨中央做出不提名的決策,要壓住地方,必然要有交換的理由,「環保形象」和「人情說」實在不符務實的邏輯。綠黨的一無所有,社運界的天真,讓潘翰聲可以不必像桃園的胡鎮埔毫無保留力挺民進黨/蔡英文,就得到民進黨在區域立委票無條件的支持。我們對於權力棋譜極度陌生,政治議題的媒體邏輯不同於較熟悉的社運領域,綠黨內部也還沒完全準備好,因而我們只能「做中學」。如果有個機會,我們沒有拿來練習,一旦取得權力,我們將非常缺乏政治協商的能力。

 

很多人也誤以為,只要民進黨不提名,他們的票就會自動轉移過來。我本來也是天真的這麼想,對於打來綠黨辦公室嗆聲「不要以為頂頭決定了,我們就會乖乖投給你」不以為意,結果吃足了苦頭。正因為潘翰聲擺明了不會百分之百支持蔡英文,等於在政治市場出現空缺,便容易出現可以滿足需求的新商品加以填補。

前市議員陳淑華便當面跟我說「就是因為你不挺蔡英文,我們才出來選」,她兒子黎俊廷以無黨籍登記參選,本人延遲到法定十天競選期間前夕才回國,先前記者圈有流傳「是媽媽在選」的說法。只靠著在街頭巷尾掛滿和蔡英文一起的違規旗幟,宣稱「民進黨新世代」,加上支持者熟悉的大型戰車,廣播「蔡英文唯一支持」並非事實的宣傳,成功達到混淆、分票的效果。最後一週三位選區市議員全力動員組織澄清,黎竟能席捲近兩萬票,比媽媽一年前得票多出一倍,令人詫異,最擔憂的將是爭取該黨市議員提名者,就算黎被開除黨籍也可能批台聯之名參選。可見民進黨還有相當高比例的空氣票,是靠炒熱選情以意識形態動員,組織動員力與國民黨相距甚遠。潘翰聲未拿到六萬票,也證明與蔡英文其實「不夠靠近」

 

B.綠黨或社運參選不願面對的真相是—我們的候選人不夠認真!

選輸了怪東怪西是最容易的,自己夠不夠強,才是真正該檢討的。綠黨土城三峽候選人楊木萬,在決定參選的時候,曾說「你們綠黨要來跟我上課怎麼選舉」,選後我去請教如何開出八千多票,我原以為自己夠認真了,驚覺都還不夠。我想起勞動黨高偉凱當選新竹縣議員,雖然有竹北的特殊歷史與空間條件,但他們真的有夠認真,一點沒有僥倖。

慣行選舉方式來衝高知名度非常有效,媒體廣告、看板、旗幟、宣傳車、大型造勢,樣樣需要花費大量金錢、浪費大量一次性資源。我們拒絕這樣的方式,代價很高,會讓人覺得「選假的」、「不認真」,我們已經被大量流言攻擊「若選上之後會扯小英後腿」,還要堅持用綠黨自己的環保選舉方式,都只是讓接觸到的民進黨支持者那張票沒跑,根本不會有熱情去幫忙拉票。某次我去「送車」,準備搭車去參加小英造勢活動的阿伯阿嬸們,大概就是這些疑問和善意提醒「安ㄟ攪攪才有聲勢」,臨走前助選員帶頭高喊「凍蒜」,卻沒有太多回應,令我尷尬萬分。

 

就像有機小農對抗依賴石油的慣行農法(農藥、化肥、機械耕作、長途運輸),環保選舉要打敗燒錢的慣行選舉,就要更加倍的努力,更密集的腦力和勞力,用時間換金錢。我們連整地的基本功都沒做好,長不出東西,要拿什麼跟人家比?

潘翰聲的4.3萬票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就是要勤走,選民也會把候選人拿來比較,下雨天你站路口說你就贏了還太早,對手可能也在另外一個場合令人感動,兩邊只是打平。選民的邏輯很簡單「你選舉短短幾個月都不夠打拚,我怎麼相信你未來四年問政會認真」。市場的攤商有些不是每天固定擺的,要多走才通通遇得到,有一位我在市議員選舉認識的老闆,這次很不巧到選前一週才碰到他,他大叫「我想說你是不是以為這張票穩的就不來找我了」。而且,還要見到足夠多次。和蔡英文在民進黨的台子上牽手,只是敲開第一道門,要一直進門握手握到煩,他才會豎起大拇指說「好啦,這張票給你」,要感動到他願意跟你作朋友,他才會跟你講真心話、給建議、傳遞情報給你,甚至帶你去認識他的朋友。

人在地方是流動的,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點、不同的拜票方式,都讓選民看到相同的、認真的候選人,就算沒有用心聽我們說什麼,也被洗腦到對能源稅有點印象了。這次蔡智豪在台中,把一場不會贏得席次的選舉,當作一個民意普查,當作一個對選舉活動的試水溫,他說,立委選區小,他在幾個月內,可以拜票的地方都走遍好幾次了,但是顯然還是有很多選民是接觸不到的,我們要有更多時間、用更多方式來接觸所有的選民。多年前,林正修就跟綠黨的夥伴講「葛蘭西說:政治傳播就是用不同的形式,反覆傳達同一個觀念」

 

綠黨參選不是陳文茜、不是李敖、不是邱毅或陳致中,我們連黃珊珊市議員不掛旗幟的條件都沒有,不能跳過知名度,直接就說要處理、面對看好度。這次參選,看好度不足不是主要原因,知名度不夠才是第一道關卡。我的文宣引王俊秀的話「綠黨最接近當選的一次」,但是有些選民連綠黨、王俊秀、潘翰聲都沒聽過。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