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競選自行車隊經過社區家門口,我一直期待彩虹妹妹會不會跑出來在陽台大喊……

 

乾淨的空氣,這簡單而微小的幸福,很奢求嗎?

就拚這最後五天,來換女兒一輩子的幸福。

 

 

「候選人的子女托育問題必須先安頓好」澳洲塔司馬尼亞綠黨(世界第一個綠黨)的選舉密笈(英文版)就有這一段,一直懸在我心上。

 

先前,我一直無法處理彩虹妹妹,競選活動也就無法正式全面啟動。最後這幾週,彩虹的媽媽「豪邁地」把累積的年假全部一口氣花掉,帶上、放學,也哄睡覺。

我早上天剛亮出門,這對母女還在睡夢中,晚上回到家,她們也都睡了。這好像是我原本離開投資業界的理由,不過,我知道競選期間高密度的活動也就是這幾週而已,剩最後五天,忍一下吧。

 

彩虹妹妹應該是忍不住吧,今晚我稍微早一點到家,她似乎是刻意撐到我回來,跟我聊聊一些話。

像是她看到我在幼稚園前面插的幾面集中的旗子,她知道我是五號,她一再說自己在班上是排X號,而班上五號的同學叫做OO,但就是只跟媽媽喊「五號潘翰聲當選」,不好意思當面跟我說。

她也如數家珍的說,姊姊給他一個玩具,和週末兩天回去苗栗的種種,但是「媽媽沒有買到你的座位,所以你沒有辦法跟我們去苗栗」(媽媽好會帶小孩!)。

 

我跟她玩最愛的「飛飛」拋接遊戲(2009澎湖反賭場公投大勝、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都有在台上玩過),而四足歲之後愈來愈重的她(最近太少和女兒相處),加上我握手握到痠的肩膀,只好堅持限定三次就要她躺下來睡,而我洗完澡,她也真的睡了。

 

有一件事她沒有說,但是媽媽說了。

今天傍晚,我的競選自行車隊經過社區家門口,我一直期待彩虹妹妹會不會跑出來在陽台大喊,卻是落空,而媽媽說她有聽到了,但彩虹當時還在睡午覺。

 

我平常載她上下學的親子單車,現在也是插了選舉旗幟的「戰車」;把前面小孩座位拆了會比較好騎,我還是寧可讓這座墊偶爾卡住我的腿。

 

1113反國光石化遊行那天是她的四歲生日,我記得我四年前第一次參選市議員時,我寫的參選感言提到「如果她能坐著汽車到處兜風,卻因這個城市得了氣喘,她會快樂嗎?」

 

今晚,我在市府捷運站的街頭演說,說到空氣污染的經驗:

四年前,我的女兒剛出生,我帶她坐公車,在南京東路公車專用道的月台上,還不會說話的她總是皺著眉頭,我知道那是對噪音和髒污空氣的反彈。

現在,她等公車,很少皺眉頭,應該是習慣了。好可怕的「習慣了」。

二十年前,我初到台北求學,一出台北火車站我就被吵鬧的車聲和髒空氣嚇到,前面幾年,我每從台南結束返鄉北上,總要水土不服好幾天,現在我也習慣了。

一個初來到世上的孩子,當然可以辨別對髒空氣的嫌惡,但久而久之,她就習慣了。

我不能忍受這種「習慣了」,更不應該讓孩子「習慣了」。

我們應該要給孩子新鮮的空氣,我們要爭取呼吸乾淨空氣的自由和人權。

 

乾淨的空氣,這簡單而微小的幸福,很奢求嗎?

就拚這最後五天,來換女兒一輩子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加油...希望你能當選...我受夠兩黨了....希望你能替我們爭取一下該有的環境...我會支持你的...我是你這個選區的....
  • 加油
  • 加油!
  • 訪客
  • 加油 加油 加油...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