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於台權會八八風災專題,1220景美人權園區座談會發言稿>

災害發生的當下,許多人都覺得這次上天的警告如此明確,大家必定會反省改變,但隨著政經局勢演變,主流媒體又回歸刨刮瑣事的痼疾,悲觀者高呼「台灣即將崩潰」,然而早就崩潰的原住民社會,環境難民想家的怒吼益加震耳。

兩度得到普立茲新聞獎的歷史學者賈德戴蒙在「大崩壞」一書經過跨文化比較,歸結文明消失的五大因素,包括環境破壞、氣候變遷、外敵威脅、夥伴消失,以及最關鍵的社會面對挑戰與災難的回應。大洋洲的復活節島是個完全因環境破壞而崩潰的近代文明,人們砍下最後一棵樹之後維生體系瓦解,獨留巨石遺跡諄諄告誡,國際環保團體「地球島」就以此著名生態學教案作為命名隱喻。

台灣的生物多樣性居世界第二,被譽為亞洲的加拉巴哥群島(啟發達爾文演化論的島嶼,前述復活節島就在旁邊),我們族群文化的多樣性也是一絕,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台灣文明如何永續經營環境與文化多樣性,就是人類文明在地球能否永續的重要觀察指標,而以人口密度如此之高的中型島嶼,區隔出全然純淨的自然並不可得,原住民處在人民面對生態多樣性的前沿,台灣社會如何對待今日原住民的處境,就能看出我們如何面對明日的子孫。

l         借刀殺人的強制遷村 

政府與政客長期製造環保界和原住民間的假性對立,包括馬告國家公園、石門水庫等議題,直至此次災後重建的強制遷村計畫;百餘年來帶頭濫墾濫伐的政商殖民體制,趁這次災情震懾民眾之後,竟變臉成為苦口婆心的大善人,假借環保人士的良心大刀揮向無辜的原住民。

核心真相必須揭露,開發山區的主要得利者是誰?許多肇禍的漢人偏偏將原住民推到第一線。經建會曾在2004年做過山地利用調查研究,海拔五百公尺以上二百二十六億元的產值,原住民只佔七十億元左右。

尤其退輔會所佔據大片的清境農場等高山森林遊樂區,許多都已經轉包給民營財團,為什麼不還給國家?還給原住民?還給大自然?最應該立刻遷下山的,是政府帶頭破壞環境的開發行為。福壽山農場在民間壓力下逐步廢耕還林,驕傲地說「沒種一顆高麗菜」,但若不徹底解決週邊已放領私地高冷蔬菜的濫墾,怎逃得掉農業上山推平山頭的帶頭責任?

而山區四公尺以上的產業道路,長達8,850公里,等於22條中山高,這就是漢人農業上山的癌細胞路徑。馬英九要把原住民遷下山,請先收回中橫復建的支票,並仔細評估阿里山公路復建的利弊與效益,把阿里山鐵路送給財團並偷渡飯店開發案的BOT也該立刻叫停,否則原住民再多的護溪護魚總是枉然,自主復育家園的成果極為脆弱,根本不堪周遭環境破壞的池魚之殃。

 

l         錯把智慧當口號 

環境基本法和原住民基本法是近年立法院罕見的好事,這兩部進步基本法位階又高於一般法律。當我們標舉其原則以對抗官商勾結,官員卻說「沒有罰則無法執行」,法匠們也支吾其詞,一些御用專家則講得更白話「整個法像教科書在說教」,這些資本主義拜物教的自大狂,用嗤之以鼻的態度錯把智慧當口號。

全球綠色憲章六大核心價值的「生態智慧」與「尊重多樣性」並列,既然世界是互相倚賴的一張生生不息的循環網絡,每顆綴珠閃耀著彩虹的璀璨,就不可能用單一的金錢價值、線性的邏輯思考來對待,現今全球化危機就在於官商壟斷的新殖民主義,要把人間天堂變成黑白地獄。

每個原住民的文化和語言系統,就是一套對待人與土地關係的亙古知識架構,並且與在地豐富且獨特的生態系統長期緊密互動演化而成。但他們誤以為掠奪性的暴力科技已經證明「人定勝天」,而將天賜珍寶棄之如敝屣。

過去政府與專家由上而下「英明」的遷村,製造了不勝枚舉的災難,屏東霧台鄉新好茶部落便在這次風災全毀。原住民對傳統領域環境資訊的瞭解,並非「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是「現代」知識系統不願謙卑地進入其脈絡去學習。

地理、地質、水文調查等環境資料庫,不該是傲慢知識貴族的禁臠,應該以白話表達的3D立體和GIS地理資訊系統來呈現,以資訊公開為前提的民眾參與,將所有公、私土地歸零思考(政府使用中的公有地大多是鄰近區域內最「安全」的地),才能處理複雜的人與自然、漢人與原住民的一系列複雜課題。

唯有護衛寶貴的原住民文化多樣性,才能捍衛台灣的山林。

 

l         公平分攤繼續前行

政府粗糙、暴力的災後重建條例,在短短兩天半之內強渡關山,連最基本的真相調查都付之闕如(查起來必定動搖國本,只好歸咎氣候變遷),國土重建寸步難行,無能解決原住民迫切的生存危機。

幸虧過去一些個別議題的相互支援,我們有默契在官商勾結發災難財的時候攜手並肩。但接下來國土三法(國土計畫法、國土復育條例、海岸法)的立法鬥爭是條漫漫長路,我們必須重新理順環保界與原住民之間的歷史糾葛,讓環境基本法與原住民基本法因相互切磋愈磨愈亮。

台灣綠黨與綠人將在20104/305/2舉辦「第二屆亞太綠人會議」,公平分攤(Fair Share)為會議主軸,災難與環境正義、今日衝突明日和平的兩大主題,都需要在災後重建的焦土上,繼續搭建彼此合作的平台。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吳
  • 其實我不太敢看環保議題ㄉ東西,每次看都會很難過,好像環保團體怎ㄇ抗議都抵不過財團ㄉ勢力。我家住三峽聽說在熊空100甲ㄉ地方,它已經是很山上了 最近怎個山頭ㄉ杉樹林被挖ㄌ幾甲地還是我ㄇ偉大ㄉ縣長核准ㄉ。 你說哩 他不是很提倡環保ㄇ?為什麼還會核准山坡地亂開發。謝謝你聽我發牢騷。
  • 我們也有成功的事件,只是沒衝突就沒新聞啦,黑面琵鷺(上一篇文章)、中和四號公園、客家公園(成功一半)....
    不要只是發牢騷阿,愛鄉土需要挺身而出,我們都願意幫忙的。

    panhan3 於 2009/12/23 19:26 回覆

  • HUALIEN AND SHG
  • SHG (蘇花高)

    蘇花高不蓋了?
    是真是假?
    有些人不死心呀 !
  • 看傅縣長如此氣急敗壞(可是當初他是說不管叫什麼名字,只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真的是蘇花替了。但我們本來就不是反對一條路,這個「替」是打幾折?還要再看到資料吧。綠黨的回應為:http://www.greenparty.org.tw/?itemid=1152

    panhan3 於 2009/12/23 22:49 回覆

  • AQUARIM NEVATHIR
  • 一個政治不正確的評語

    必須指出一項原住民神話:認為原住民文化是生態永續的文化是盧梭式的浪漫奇想,詳細內容可見第三種猩猩一書。

    恐鳥的滅絕是很好的例子,原住民的生態破壞較農業社會低,是因為人口稀少、獵食技術落後,而非原住民文化使然。

    這相當政治不正確,但是事實,當然也有些原始社會發展出生態友善的文化,但很難說文化的影響力較人口與技術來得大。生態永續與可計算性,是相當現代的概念,請不要輕易抹煞現代性 (理性),真正的禍首是工具理性。
  • 沒有要徹底抹殺現代性,因此希望環境資源調查的技術與資訊,能與傳統生態智慧有交集匯聚的平台。原住民與生態之間的關係,在做跨文化比較時,並不能歸於單一的結論,是一定非常好或非常壞,常常是有多樣性。戴蒙另一本書「大崩壞」就希望不要固著於過去的文化習慣而食古不化也會釀災。若太武斷、直接的講,看起來政治不正確,若是清楚一點也不盡然。
    台灣的現況,政府在判斷一個地方適不適宜繼續居住,連最起碼的科學要求與民主程序都沒有,有時隨便一個公務員加村長跟他的好朋友,看一兩個小時就說「要遷村」。恐怕都不是工具理性與目的理性這些架構可以簡單解釋。

    panhan3 於 2009/12/26 09: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