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日前接受「新新聞」雜誌專訪,再度宣示明年是總統及立法院改選滿二年,可根據實際運作狀況,進行憲政體制的檢討。主流政治精英論及憲政和選舉制度,常將政治穩定性視為重要改革目標,避免少數極端候選人出線,票票等值的代表性則較次要。我們的民主,在太陽與月亮交替之外,繁星點點有應當有發光的權利。 

台灣綠黨在全球綠黨大會報告 英、美分別是採行內閣制、總統制的穩定兩黨制國家,共通點在於贏者全拿的選舉制度,人民幾乎只能在兩個爛蘋果之間選擇(英國綠黨史上最高得票率不亞於德國綠黨,卻連一席都沒有),導致投票率低落。以台灣的現實來說,推動絕對多數的總統制,或是分立式兩票制的內閣制,必然被解讀成執政黨欲走向萬年執政穩定化,而全有全無的選舉結果揭曉後,落敗方群眾的絕望感將更為嚴重,潛藏不穩定的變數,反而導致制度設計者所不欲的結果。


我們需要的是朝野更多的對話,以及在憲政制度上權責更分明,逼勝選的一方接受監督,而非讓他獲得更多沒有節制的權力。讓獨立於兩大黨之外的實質第三黨有一席之地,可作為兩極對立間的緩衝,並讓社會的多元聲音在政治領域各有代表,別將「關鍵少數」往負面擴大解讀。尤其議會立法權的價值衡量,多樣性應該更勝於穩定性。如果我們將議會視為舉手部隊,則乾脆減到十席徹底提昇效率,並擴編不分黨派的選民服務中心;如果期望立法權做好對行政權的監督,國會減半的弊端已然浮現,應重新回歸到兩百席以上,回復席次以比例代表制為主,同時改採聯立式兩票制。

 

而澳洲偏好投票制鼓勵多重選擇,「別人的失敗『不見得』是我的成功」,兩大黨互相抹黑對手的負面策略,便有可能轉向良性競爭。讓選民不再過度擔心投給小黨的選票會完全無效,優質、溫和的候選人可望脫穎而出,而非目前充滿「含淚」與「含恨」投票的民主怪象。其計票稍複雜,可先從地方選舉嘗試。

 

號次

政黨

得票數

得票率

分配席次得票率

10

中國國民黨

5,010,801

51.2322%

58.12%

5

民進黨

3,610,106

36.9110%

41.87%

6

新黨

386,660

3.9533%

0

3

台灣團結聯盟

344,887

3.5262%

0

11

紅黨

77,870

0.7962%

0

9

無黨團結聯盟

68,527

0.7006%

0

7

綠黨

58,473

0.5978%

0

8

台灣農民黨

57,144

0.5843%

0

1

公民黨

48,192

0.4927%

0

4

第三社會黨

45,594

0.4662%

0

12

客家黨

42,004

0.4295%

0

2

制憲聯盟

30,315

0.3100%

0

 

在台灣式兩黨制的環境下,政治人物為求勝選,民眾怕日常生活起紛爭,多附和「選人不選黨」的侍從政治與追星習慣。移風易俗需長時間,直轄市議會可先實施兩票制,並在選票上加註黨籍的技術改變,讓理念型小黨較不具知名度的候選人提高辨識度,增加被選擇的機會。


資源的制度性保障更為根本且重要。台灣綠黨曾被高額保證金壓垮一度蟄伏幾近熄火,而德國綠黨雖曾未跨過當選門檻,卻也有選票補助款而翻身,甚至開玩笑「愈選愈有錢」。實際上德國政府有一套嚴謹的補助辦法,德國綠黨行有餘力,其政黨補助款還間接支持國際環保與人權運動。台灣的補助款完全匯入政黨私庫且無上限,造成富者愈富,選民不僅含淚投票,還要含淚「送錢」二百元,由大黨獨占,敗選的台聯和新黨被迫地方化,遑論其他還在掙扎的小黨。


另一項離譜的限制是捐款政黨的抵稅門檻,為了防堵假政黨之名販售政治獻金收據逃稅,便宜行事地設定二%的門檻,在2012年以前除了捐給國、民、新、台聯之外,所有政黨的收據都無法抵稅。等於要求小黨在壯大之前自求多福,也相對懲罰了熱心公益的捐款人。

 

當前國際政治焦點都在關注溫室氣體減量,台灣朝野卻聯手封殺多年共識的能源稅,為避免政治部門把社會推向死亡的最穩定狀態,在國家認同為主要區隔的兩大黨之外,台灣政壇也需要推動「繁星計畫」,營造一個不壓抑小黨的友善制度。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