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欺騙的感覺很不好,尤其是,原本我們就很不容易相信官方的善意(本案/他案被騙太多次了),非常意外地累積一點點互信基礎,又被完全打消了(反正也不差多一次)。雖然也沒有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但一時憤恨難平,害我一整天心情不好還要密集開會卻無法專心,趕緊幫市政府做會議紀錄,也為自己做一兩個小時的心理治療,這樣「昭炯戒、激眾憤」,這是我能愈挫愈勇再繼續走下去的方式。

 

跨堤,跨堤,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都發局長丁育群兩度發表長篇大論的演說,訴苦「城牆沿著河邊走的悲哀」。他為了破提、在河濱公園種樹,跟水利單位爭了多少。也很想把堤防拆掉(我也很想,交通局不會同意吧),改成地下道路(好大一筆工程)。市府在河堤做了多少綠化,從總量來看,難道不能抵小小這個點。

 

最勁爆的演出是「未來如果破堤的時候,我會把他恢復原狀」。這句話似曾相似,台北縣長周錫瑋,在面對蓋住板橋地名由來的湳仔溪之特二號道路,好像也說過「現在要蓋,要拆也是以後再拆」。

「以後」你們都不在位了,以目前來看,短期內要拆掉堤防,比「俟河之清」還難吧,你唬誰阿?

 

我們從一開始就堅持不反對跨堤,但主張縮小跨堤平台規模,把三億元拆成好幾份,可以讓更多地方的社區可以輕鬆跨堤,而不是集中在此處。

問題不在於跨堤(有共識、沒人反對),問題在於廣場平台(沒共識、應討論)

廣場才是都審會議要討論的,而不是聽局長花一大堆時間扯一些跨堤的感想。

便有都審委員便提到:平台沒有什麼用,會很熱、景觀也不見得好。

我們也一貫質疑:誰會在汽車噪音、廢氣之上,悠閒喝咖啡。

況且,在快速道路上架平台,如果有人不小心掉落物品,將造成嚴重交通公共安全。中山高陸橋已經全蓋式包覆,這裡要做露天咖啡座,顯然不會包覆,那就變成交通安全問題。

 

市政府不敢回答廣場有沒有用,反而模糊焦點,貼我們反對跨堤的標籤。

政府官員學政客搞民粹,這是嚴重的民主危機!

 

一個客家公園,兩個台大城鄉所官員

我們不反對客家公園,還很肯定「閒置舊建築再利用」的精神,所以聯盟名稱叫做「好好做」,一件好事,為何麼搞到天怒人怨?這就是實質民主的危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理事長黃瑞茂、台北市野鳥學會理事長陳虞晃,以及客家籍的自然步道協會前理事長林淑英,都出席簡報,市府官員還說我們沒有「專業」。

 

官員堅稱這個案子已經退讓了很多,「沒有太大問題」,還大罵建築師不會表達。然而,當政府官員(業主)做了一些離譜、無法自圓其說的需求,出錢的強逼做設計的畫出荒謬的圖,還把責任歸咎給他,這種給錢是大爺的心態+為五斗米折腰的窩囊,在6/6樹保會就見到客委會主委劉智雄這樣搞,我心裡很難受(雖然我也不滿意建築師,但不贊成官員這樣作賤專業者、不把人當人看)。7/2見到建築與都市計畫專業的都發局長丁育群、交通局代理局長林麗玉也這樣罵人,怎麼不想想自己真的有「專業倫理」嗎?

 

林麗玉在台大城鄉所三十週年所慶的系列座談上說:「Planner(專業規劃者)是幕僚者,不是決策者,要能懂得決策者的在想什麼,要有說服決策者的企圖心。領導者要作一個先知先覺者,而非後知後覺者,要有理想願景,為未來作規劃、為問題找答案,這是城鄉所要訓練的東西。」真不知道,民眾參與、專業倫理,在客家公園的案子上,城鄉所會這樣教嗎?

 

我記得我在城鄉所受到「專業的通才教育」的訓練:進步規劃師,不能只照顧業主(官員)的需求,要協助把使用者(民眾)的需求,化成專業的語言,並堅守專業倫理,還能折衝多方利益與各種意見,來擘劃永續發展的願景,並且將好的實質空間設計變成真的

 

如果王鴻楷老師等人的想法在台灣太理想。現在是台北市副市長的林建元,他在城鄉所教書(我修過他交通研究的課),雖不是城鄉所畢業、自己訓練出來,但他在主持樹保委員會,能夠花超過四小時,達成民間團體、市府、樹保委員三方均能接受的社會共識,在官僚之中就非常難得。

 

客家公園這件案子的峰迴路轉,我真的懷疑,林建元、林麗玉和我,真的是城鄉所的同門嗎?

張景森在經建會副主委,堅持推動國土復育計畫值得肯定,但他初到北市府當官時,十四十五號公園拆遷案顯然無法滿足大家對進步規劃師的期待,成為城鄉所師生討論的公案,現在客家公園會不會變成城鄉所的公案呢?

 

下屬公然行騙,市長別想當總統

客委會主委自己講過的話都可以不兌現,這樣公然行騙,嚴重傷害人民團體對政府之信任。

郝龍斌就算連任,也會變成好笑市長,想要循前兩任市長之途,從仁愛路走到凱達格蘭大道,就不要再夢了。

 

我們的具體訴求:

1.儘速於螢橋國中召開聽證會,而不是強硬、單向的說明會。讓地方居民與公民團體,共同進行參與式設計工作坊,達成多贏的設計變更案。

2.縮小跨堤平台、真正取消梯田、變更自行車道路線。

3.公布移植樹木之樹種、數量、位置。

4.建立民間入園調查生態、監督工程施工之機制。

 

 PS.翰聲現場觀察與評論,歡迎對照未來市府所做最終正式會議紀錄。

也歡迎大家撿取其中你認同的論點,寫市長信箱、打電話請市議員質詢,看市府怎麼回答。https://contact.taipei.gov.tw/CCLM/CLM/ASPX/CLM00100Q.aspx

 延伸閱讀:

「客家公園好好做聯盟」部落格: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hakkapark

「關懷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聯署:http://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09033021582800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林淑英
  • 這樣的主席 這樣的都發局長

    7/2 我也難過了一天
    因為在都發局「台北市客家文化公園」的審查會議上
    我聽到擔任主席的都市發展局局長說
    如果他現在是在民間的話
    一定會努力推動「破堤」運動
    因為 堤防是造成都市熱島效應的兇手之一
    他建議我們民間組一個推動「打掉堤防 引進風」性質的組織、、
    他這席話讓我的難過油然而生!

    他還說
    台北市做了非常多的綠化
    以這些綠化成效來替代(折換)客家文化主題公園砍掉的幾棵樹
    難道陳情單位不能體諒一些嗎?

    堂堂首都的都發局長
    把其它零碎的「綠化」成效
    拿來抵銷這塊基地的「原本完整」的綠塊
    這筆「綠色國民所得賬」應如何研算?

    我們建議
    縮小跨堤規模
    節省經費到同安街底纪州庵也建一座跨堤平台
    那邊也有許多人期待跨堤到河畔
    同安街週邊有非常多客家鄉親
    他說還有困難
    經費不能等到困難排除之後支用嗎?
    又或許經費正好用來解決困難呢?
    政府現在不都在喊窮嗎

    原來
    我們的政府官員
    在任上無計可施
    而審查會議也只是徒具形式
    所有作為
    就是貫徹某個好好笑的「意志」
    而最佳的、真正能引進風廊效應的城市規劃
    得靠「民間」來促成

    我每個星期到中山區龍江路照顧小外孫、 外孫女時
    都被他們汗流浹背的狀況嚇到
    對應在仙跡岩山腳下的我家
    幾乎連電風扇都不太需要打開
    原因是甚麼?
    應該就在大樹

    一大早看到翰聲寫的文章
    真讓我心有戚戚焉
    唉!
    這樣的城市 這樣的都發局長

    還有 還有
    沒有安全的城市腳踏車道規劃的交通局代表也在會場中
    好一個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
    精采絶倫 不可錯過
    諸位讀者以後請務必親臨現場
    一起感受喜樂與悲哀

    林淑英 2009.07.03


  • 感謝淑英老師的補充。
    對於官員「我在這個位子,所以如何如何,當我退休,一定加入你們」,這類的話我這幾年聽好多,前一陣子環保署幾個官員退休,到現在都還沒對線「加入綠黨」的承諾。
    我們覺得「進入體制」可以發揮槓桿作用,做很多事,但體制內的人居然說「體制外」才能推動事情,這會不會有點像小說「圍城」的愛情比喻「外面的人想盡去、裡面的人想出來」,是這個體制的錯,還是有人言不由衷、手腳不協調?

    panhan3 於 2009/07/03 11:05 回覆

  • Ban
  • 奇怪的劇情

    劇情的發展
    太誇張了

    公共討論的機制怎麼啦
  • 追加抱怨一件,都發局長當天說「歡迎大家來熱島效應的研討會」,結果當天去的人卻吃了閉門羹,還說上面沒有交代。
    現在台北市政府困在詐胡線(木柵-內湖)裡面,我們將伺機而動。

    panhan3 於 2009/07/15 18:38 回覆

  • Ban
  • 內湖好風光 捷運詐胡

    把所有的風光歸屬自己
    把所有的問題推給廠商

    應當是一種特異功能吧
  • 政客與官僚的慣性,一點也不特異,只是令人咋舌。

    panhan3 於 2009/07/16 09:01 回覆

  • 老方
  • 郝無能

    都發局的「不作為」,等於打了自己兩個耳光,第一次是去年客家公園的都審,第二次就是今年7月2日的報告案,我終於知道花卉博覽會為何會發生移1千多棵樹,改成做水泥建築物種花的原因了,因為都發局沒有所謂的格局和價值觀...
    不過,打自己耳光就算了,怎麼會連樹保委員會(主席是林建元副市長)的結論都不理?「都發局和客委會」的作為無異是各打了林建元副市長一個耳光...
    我只能說郝龍斌很無能,領導出來的團隊竟是如此,出了事就只會表示震怒,但給人民一個交待了嗎?
    下次不會選郝市長了...
  • 重點還是在主政者的視野。一個案件沒有公民團體介入的時候,環評、都審、樹保總是很快通過,委員們一方面沒有時間深究每個個案,另一方面在政府的強勢之下,只能做細節的建議。

    panhan3 於 2009/07/20 07: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