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一趟排碳量很高的飛機回到台北,就被一堆訊息淹沒。環保署又幹了一件壞事,把友達華映的毒水從新竹改排換到桃園;馬英九明天又要演一齣偽善的戲,左手簽人權公約、右手集遊法還是照推行政院版…….還有據說松山菸廠外建商掛上噁心紅布條,客家主題公園案子的最新進度。窗外各式各樣奇怪的噪音鑽進來,昨晚才在真實世界打開的感官神經,可能又要慢慢關起來,免受Matrix虛擬世界的毒傷。

都蘭灣月光海  

「你現在在台東!」蘭香姐講了一個故事,說他初到此地每逢用餐時候,一直有原住民跑來跟他這樣說,後來才搞清楚,在台東應該是坐在戶外吃飯!

台東縣達仁鄉南田部落,我們三個人,坐在核廢場預定地的橋下大石頭上用午餐,白飯、荷包蛋、豆干、蘿蔔乾,全是甘甜的味,蘭香姐小抱怨蘿蔔乾有點鹹,我是吃得津津有味,相較於充滿毒素的都市,對打碗花農場的食材我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把身體的感覺叫回來吧。

 

子夜來到都蘭山山腰的農場,一進房子,整個就充滿香味,不是虛假的化學藥劑,也沒有達到號稱天然商品的濃郁,就是咱庄腳厝裡古早以前慣習的氣味。

 

蘭香姐自信但不驕傲地展示作品。這缸光聞就令人期待,但起初還不曉得這瘦瘦小小長得有點像人蔘的東西是蘿蔔乾,放到嘴裡,入口淡淡的味有點不如嗅覺帶來的預期,但慢慢隨著牙齒的規律咀嚼,像列車從遠方搖搖晃晃開過來,下車還要目送火車走遠。愈久愈耐香,待回甘都散去,才再吃第二口。試作中的蕃薯乾也是一樣。

而工業化的食品,濃烈刺激的味道,很快撩起慾望,卻總是愈嚼愈淡,吞下去就打入跌停,為了維持興奮的高度,就必須趕緊再吃一片,這種被迫成癮的過程,與對消費者餵毒似無二致。

 

說一句不誇張的話,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蘿蔔乾。

蘭香姐說,都是自己吃、朋友吃、剩下的才拿出去賣;沒有說好東西自己不吃拿出去賣錢的事。

現在買不到。因這是愈陳愈香、不會跌價的東西,我想價格搞不好還愈高的,所以還沒上市,當然買不到。

 

鼻子、嘴巴都開了,再來是耳朵。

原本只聽到蟲鳴蛙叫,在提醒之後,似無又有規律的濤聲就來了,人靜夜不靜。而在台北城心的此刻,夜靜人不靜。比瑞秋卡森擔心的「寂靜的春天」更可怕。

 

戶外圓月未滿,海上泛起月光海。

方才從南島社大的討論會離開後,台十一線的太平洋上,就一路伴隨我們上山。

綠島燈塔閃著,在月光海與明月之間的海平面上。

萬物皆被均勻地照亮著,未若水銀路燈那樣地刺眼又一明一暗。我想起長大後第一次無手電筒的夜遊,在已經為南化水庫所淹沒的,高中童軍團的新生露營訓練,好的環境品質,只要經歷不會忘記。

而天上星星則因月明疏落,但也比城市裡最多星星的時候更多數倍,此地形容星星大發生時,像長了麻臉一樣。

 

~待續~…還有更精彩的八色鳥,請期待,如果沒有被俗務纏身的話,趕快給大家羨慕…..

延伸閱讀:朱淑娟報導http://shuchuan7.blogspot.com/search?q=%E5%BE%90%E8%98%AD%E9%A6%99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芸姿
  • 的確,這月光海只要經歷過,再不會忘記..
    我說,星星大發生的時候,比較像穿著的黑衣上掉了滿滿的頭皮屑...不太浪漫,卻很真切..
  • 有沒有貼切又浪漫的描述?

    panhan3 於 2009/08/03 14: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