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刊載於2012-06-13中國時報>

 

在全台傾盆大雨,到處積水成災中,我想起了前年地球日環保團體會見馬英九總統,提出「氣候變遷國是會議」訴求,今年環境日才剛辦完「全國氣候變遷會議」,回顧籌備之初,我主張由總統府以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來主導國是會議,而不是由環保署的執行層級來辦理泛濫的「全國xx會議」,期待各主要政黨領袖齊心面對文明存續課題,邀集環保界與企業界攜手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呼籲全民因應極端氣候已無可回頭之下的調適策略。

去年約略此時,民間團體與環保署確定大會延到選後的地球日或環境日,近一年的籌備時間則要加厚會議的實質密度,一改傳統大拜拜單向報告的形式主義弊病,進行「世界咖啡館」小桌流動討論的開放空間會議型態,由下而上激盪集體智慧。經過預備場及北、中、南、東四場地方會議(民間原建議依生活圈辦八場),共有兩千人次參與,蒐集數百項意見,照經建會氣候變遷調適綱領八大面向歸類,讓政府部門後續得以追蹤管考,全國場再分四大群組,每桌由民間與政府各推一名桌長凝聚對話共識。大會第一天由四位民間團體代表,分別與四位部長級官員對話,第二天由這四名代表濃縮報告,總統聽取意見和回應。

 

檢討整個過程,更加肯定的是,後續必定得經過氣候變遷國是會議的政治協商,奠定我國「氣候變遷改革路徑圖」並付諸實施,才能徹底解決此一複雜糾結而牽涉廣泛的挑戰。

首先,總統府和各部會的參與度尚嫌不足,顯示政府還未普遍意識到這項文明存續的威脅,以至於政令宣導的比重成份仍舊太高。馬總統用很長時間談熱門的美牛,會後還與主婦聯盟董事長陳曼麗熱線十分鐘,卻是站在增加溫室氣體排放的那邊,致力推動全球化貿易和支持單一化工業畜牧業。而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白鷺鷥變多證明環境變好」欠缺生態學基本常識的一番話,令與會者錯愕;溫和的某企業環保基金會代表,前一天便在農業與生物多樣性議程中,嚴厲抨擊農委會與國際脫節。此外,會中高度共識的能源稅(因同步降所得稅、又稱碳減稅),主責的歷任財政部長,從全國能源會議至今數年間,從不參加相關討論,馬總統的這項政見又極為關鍵的減碳政策工具,怎麼可能付諸實施。

垃圾堆中的白鷺鷥   

<圖說:垃圾堆中的白鷺鷥,其實這是不撿食的鳥,如果某地只有這種鳥,代表生態系極為貧瘠,只能養得起「很踐」的鳥(此處無貶意),凡是賞鳥初階,資深鳥人都會這樣教初入門的菜鳥,圖片來自國外,但台灣也很常見http://chinkaiw.wordpress.com/2010/12/09/%E5%9C%8B%E5%AE%B6%E5%8D%B0%E8%B1%A1/>


其次,資訊公開才是民眾參與的先決條件,這也是貫穿四大群組的超級共識。早期籌備會有決議,要先在會議官網建置氣候變遷基礎資料庫,呈現客觀科學事實,作為各方對話的堅實基礎,卻因時間和資源等各種因素而未做到,實在可惜。所以,有些發言過於發散或走偏到錯誤的方向,大家也不忍苛責,所幸許多長期專注各領域的學者專家積極參與,和有組織的環保團體事先準備,才能順利收攏為一致的邏輯。但過去較少關心減碳和調適的政治人物參與時,不明究理的民粹式反射動作,可能會被少數既得利益擺佈,此次已設定的議程方向,需要匯聚更多堅實的知識研究做後盾,才能有效進行風險溝通。

最後,企業界參與攸關重大。不僅是身為主要的碳排放來源,也因國際趨勢加重企業社會責任,綠色採購和供應鍊管理都要求計算碳足跡,連主流金融投資業界也在綠化,要求做碳揭露專案(CDP),未來各國普遍實施碳關稅,台灣人均碳排放是世界三倍,面臨制裁風險極大,官方估計可能高達1400~5200億元。對於貿易為主的台灣,已是立即而明顯的危險,但各產業和各企業間,其責任、衝擊、利益、規模都不同,步調有快有慢急需整合。

 

在中科三、四期環評訴訟及國光石化環評爭議中,環保署長沈世宏站在與民間環保團體激烈對立的一端,加上各項層出不窮的環境爭議開發案件,雙方要坐下來進行對話殊為不易。這應該是氣候變遷對策的起點而非終點,政府將此會議成果帶到里約的第三次地球高峰會,才更有意義。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