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綠樹、保護地球好像已經是全民共識了嗎?台灣解除戒嚴二十幾年,總統也直選好幾次了,就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了嗎?如果說「不一定」,可能會動搖許多人的刻板印象。

612日週六下午的廣慈BOT開發案環評說明會變成以後非里民的不要讓他進來」,連媒體都受不了!不要以為台北市是首都就跟「中南部鄉下」不一樣。

請見:我被市議員和兩位里長圍剿的慘烈實況(本段落0:56開始)




 如果在地方上如此強烈的排他心態不是個案,民主政治就變成一個封閉體系,被定義為「外人」的就沒有置喙餘地,而選得上里長就自恃擁有代表性,那麼民主政治的根基就爛掉了。論身份、看立場、檢查利益,取代公共的理性討論,台灣的民主已經倒退回去封建時代了。

612日週六下午的廣慈BOT開發案環評說明會,應該有兩三百人到場,現場大量發送利樂包飲料、包子蛋糕的餐盒,簡報書面資料達11張,比遠雄大巨蛋的薄薄一張紙有「誠意」多了。簽名單區分四里,我看「以上皆非」的也有幾十個,我向主辦單位要求登記發言,他們說不必,舉手就好,後來會議進行發言階段因為非常混亂才有登記,但也沒照登記來走。

 

松山、信義選區的現任市議員陳永德()、洪健益()、許淑華()、王鴻薇(),都曾在過去幾年針對本案質詢、帶隊抗議、或是辦座談爭取地方利益的議員,參加國民黨黨內初選前立委秦慧珠也到場,戴一頂紅色牛仔帽坐在台上非常搶眼。

 

開發單位簡報後,廣慈博愛院所在行政區-大仁里,里長蔡桂清首先發言,力陳「這個遊覽車的停車位不是我們地方上要的,只是少數的議員替某個團體爭取的」,呼應禮堂二樓欄杆上的白布條。旁邊的海報「為了地方進步,支持廣慈建設」和議員們則是要開發,但是要爭取地方權益之類的立場。

全部實況影音,請見公民記者好奇寶寶的報導

 

  • 台北市民也是「外人」?

 

在一連串將近一小時的發言之後(有地方居民,也有表明不是地方居民的),我爭取發言,才講沒幾句話,新黨的王鴻薇議員就大聲打斷我發言,大仁里里長蔡桂清也走向前不讓我講,甚至有人直接叫我下來。我說,這是環評的說明會,任何人都可發言,和528日針對地方里民的樹木保護說明會性質不同。

 

我強調「歸零思考」,剛剛很多意見,只要BOT重來就能改變。有人說「這是來亂的」,都已經定案的事,今天應該是要開發,怎麼做比較好的問題。

蔡桂清里長質疑我「穿著有名字的背心,是不是要選舉?主持人太沒有經驗,不能這樣讓他講」。我的發言被干擾而中斷好幾次(也是修養還不夠堅定),便回說「對,我就是要選舉(這樣倒也是個宣佈參選的方法),台上所有議員也是要參選(有一位不是現任議員)」,忘了講兩位里長也是同一天11月27日投票呀!

他們見我就是要繼續講,轉而要求限制我的發言時間三分鐘,並主張之後發言的人必須報上住哪個里,不住這邊的不能發言,還講了哪些話我沒辦法一心二用聽清楚。甚至有一位女士直接走到我面前要拿我手上的麥克風,鬧哄哄的狀況,跟遠雄舉辦的說明會有保全、甚至警察在場的肅殺與秩序井然真是大不相同。

在蔡桂清、林壽昌兩位里長持續干擾下,我草草將連署書的三點訴求唸完,總共才三分鐘多一點點。我邊講,邊看到許多人的表情是錯愕與驚訝,這真是個震撼的民主洗禮,對我、對台北市民都是。

最誇張的是,接下來發言者也被他打斷,儼然蔡桂清自己變成主席,居然嗆聲以後非里民的不要讓他進來」,連媒體都受不了!而他才說以後穿背心的不要上台講,大道里里長林壽昌就穿著背心問道「我們在場的都支持開發,有誰不支持嗎?」,結果真的有人站起來說不支持,令他頗為尷尬。

其實,真正的問題是BOT,要發展的人所提的問題,如果不把BOT合約翻掉「歸零思考」,也不可能做到 後面的幾位發言,也有不少站在樹木保護的立場,甚至呼應我「像剛剛潘先生說的歸零思考」,因為都是「在地人」,沒有人敢打斷干擾。但是立場鮮明的江姐,仍是一直被當作環保團體,他必須一直強調自己也住在當地,顯然有些人的簡單腦袋就是覺得,環保團體就不是當地人,當地人一定要開發。

  

  • 當地人自己的事,地球人不要來管?

很多人以為台北市是首都就跟「中南部鄉下」不一樣,不僅對中南部的偏見有問題,連對於台北的認識和判斷都出了問題,台北並不是大家想像中的理性、文明、秩序、高級,沒有地方派系,事實上部落主義的毒素散佈在這片土地的每個角落,常在談話節目上形象好的議員,好像也不一定真的那麼在乎形象。

流傳很廣的「眼中的地圖」漫畫,諷刺淡水河以南就是中南部,包括我在內很多人的故鄉都是。

而蘇花高和澎湖反賭場,媒體都製造了外地人和在地人的對立,實際在地方經營的民間公民團體,也常面對地方上的許多邏輯禁不起檢驗,卻可以流傳很廣,甚至影響到社運陣營決策的一種地方意識。

 

我們在蘇花高與澎湖反賭,甚至以前所有和現在的環保運動上,老是被說是外地人,我們只能常常講尊重,講什麼地球人根本無法去談。被圍攻之後這兩天,我一直在想,不是當地人就不能發言」的邏輯到底是什麼,誰是當地人的界線是怎麼被畫出來的,我都已經是台北市民,為何不能談這個城市。

為何是大仁、大道、中坡、中行四里,而不包括也會「受影響」的松光、松隆,以及松友、國業整個福德次分區,為何是現在的信義區,不是歷史上原本在一起的松山區,而旁邊緊鄰的南港區有沒有算在地人。

去年,在民生社區一場里長幾乎全數到齊,但地方居民卻很少的「樹木修剪移植說明會」上,就算大多數居民都講完了,我再上台發言,也一樣被里長質疑不是當地人,甚至還有議員跟主持會議的市府官員說「你就不要叫他就好了」。

 

社區運動,原本是希望大家關心生活周遭生活環境,培養有公共領域的公民社會,而社區的英文原文”community”就是共同體的意思。結果被扭曲之後的部落主義,變成用居住地點來劃分敵我,未來難保不會再要求用居住多久來論正當性。台北市政府長年舉辦社區規劃師的訓練,培育出來的社區規劃師竟會說出「以後非里民的不要讓他進來」,老師們應該要汗顏還是悲哀

 

如果在地方上如此強烈的排他心態不是個案,民主政治就變成一個封閉體系,被定義為「外人」的就沒有置喙餘地,而選得上里長就自恃擁有代表性,那麼民主政治的根基就爛掉了。論身份、看立場、檢查利益,取代公共的理性討論,台灣的民主已經倒退回去封建時代了。

里是城市治理最基層的單位,政府或企業進行各項開發案或各種公共事務,都會以「通知里長參加」作為最低的正當性。許多環境保護的案件,或是土地徵收的問題,地方居民常常到了大禍臨頭,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里長代理掉了,有些環境抗爭的議題(像土城舊彈藥庫所在的埤塘里),也逼不得已必須參選里長爭奪代表權。

 

 

  • 好人不敢出頭的野蠻社會

那麼,用參選里長,可以來打破這個被壟斷的市場嗎?今年的五都選舉在11月27日舉行三合一選舉,市長、市議員、里長一起投,很多人恐怕是這輩子第一次投里長的票,因為投票率估計會從目前普遍的二、三十%,倍增至五、六十%,甚至一些里原本同額競選,上次也才只有一成多的投票率。想必很多「中間選民」是傳統里長選舉人脈掃不到的,有沒有可能開發這種類型的自主選票,或者是依循兩大政黨的投票慣性?

 

像這個說明會,許多人明明有不同意見,原本就不敢講,看到不同意見的人被這樣圍剿,就產生了寒蟬效應,更不敢站出來,卻又壓不住心中的不滿,而在台下偷偷給意見請敢講的人發聲,投票會不會是表達意見的一種方式呢?有時候,我難免覺得,這會不會想太多了,沒有真正不一樣可以選擇的候選人,還能怎麼分析投票行為呢。

這個好人不敢出頭的野蠻社會,像本土文學所譬喻的台灣連翹,一出頭就剪掉

 

台灣各地的人,只要稍微關心公共事務,做一點事,就會有人說「是不是要選舉?」好像沾染政治就是一件骯髒、貪圖私利的事。政治圈的既得利益者,將政治工作搞髒搞臭,讓好得人才不屑、不願進去,他們就可以繼續壟斷選舉的選票市場。

這種奇怪的社會政治風氣,逼得許多非常不錯的人才,必須三不五時公開昭告天下「絕不參選」,才能繼續從事公眾的事,而公民社會所培養出來的人才,卻無法進入政治領域為大家做更多的事。而大家整天罵政治,卻不肯讓好的人進去政治圈,好不容易有人敢站出來選了,又說台灣社會還沒發展到那個程度,自以為是地評論「一定是叫好不叫座」,犬儒主義者澆灌一盆盆的冷水,喜孜孜地自我實現了預言。

 

里長不讓我講,那我就到街頭去講吧!既然「橫眉冷對千夫指」都撐過來了,也不必在意大熱天的冷水灌頂。

四年前,沒有人相信已經簽約的大巨蛋BOT會停下來,四年後的今天,要讓廣慈BOT停下來,我更有信心呢!

 

你的連署支持,對我們、對當地愛樹的人就是一個鼓勵,動動手指不花一分鐘吧!

如果你可以稍微多做一點事,請eMail告訴我,我們一起再來寫奇蹟吧!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kati
  • 下次和里長說,如果廣慈博愛院進出的人都是你的里民,終身不會踏出你的里一步,那我馬上走;和議員說,你下次不選我就不發言。
  • shih-yu
  • 不是『當地人』就不能發言,其實就是「自己人」才能發言,找自己人在環評發言背書。台灣民主的根基不是爛了,民主在台灣從未生根。

    謝謝你挺身而出。 in solidarity
  • 搞假民主,上行下效,這是戒嚴的殘餘。

    panhan3 於 2010/06/30 00:11 回覆

  • 游藝
  • 翰聲辛苦了~~

    當天因為要幫小孩送便當所以提早離開現場,
    一直到今天才有空看當天環評說明會翰聲的情況,
    早知如此,
    當天送完便當應該要折回去會場,
    跟這幾位不尊重環評體制與他人發言權益的里長、議員交交手。
    只能說一句--翰聲辛苦了~~

  • 從松菸、廣慈週邊的里長,剛好是兩個極端,也剛好是對照,里長真的是城市未來有沒有競爭力的基礎。

    panhan3 於 2010/06/30 00:18 回覆

  • 游藝
  • 已完成遞送廣慈案公民訴訟書面告知函

    如題,
    這幾天幫廣慈寫好要求停工的公民訴訟書面告知函,
    今日廣慈江老師已完成遞送的工作,
    聽說送去的時候環保局說:不用搞得這麼大吧~~
    我沒去,不然我會說:
    沒辦法啊~你們環保局都不告不理,我們只好都用告的囉~~
  • 公務員有時也不見得是壞,就是不想增加工作量+不要被關而已,我們就是要讓公務員知道,如果不站在生態環境立場來依法行政,就會事情做不完+可能做不下去。

    panhan3 於 2010/06/30 00:19 回覆

  • 反廣慈BOT
  • 您好 ~
    我是廣慈附近的居民
    當初知道廣慈要被政府給賣了
    要改建成商業用地
    我們都好捨不得
    這裡附近的居民很多都是不會上網的中老年人
    他們很喜歡這塊地方
    讓他們可以往窗外看就看得到一片綠油油的景象
    晨昏都可聽到小鳥兒們快樂的唱歌
    有時還有松鼠來湊熱鬧
    他們都覺得...
    這片綠油油的地.樹木很好呀... 為什麼非得要開發成一棟棟的鋼筋水泥
    但除了可惜感嘆以外
    不知道有何管道去陳述他們的心聲
    在7/10日的說明會上得知巨蛋BOT停擺的消息無非又給了我們莫大的鼓勵
    才知道原來有許多的同好有著同樣的心聲
    我們不懂這裡有什麼非得蓋飯店及商業大樓的必要
    我們只愛這裡的綠地.樹木及蟲嗚鳥叫
    其它的我們都不想要
    因地球日益暖化的今天
    政府一邊高喊著提倡節能減碳及環保等措施
    另一邊卻不斷地出賣無聲的綠地
    真是諷刺啊!
  • 你好,7/10的說明會我們知道的時間太晚沒有參加,沒能互相認識。
    我們有相同看法的人要聯繫起來,才不會覺得孤單,才會有力量,才能讓廣慈開發案回到原點。希望你能跟我聯絡:panhan3gmail .com

    即使是跟我們意見不太相同的人,整天想著要開發,其實也必須重新檢討BOT合約,才能達成他們的目標。

    panhan3 於 2010/07/12 16:25 回覆

  • 大道路張媽媽
  • 我是一個來自鄉下的庄腳囝仔
    自民國六十年北上定居在北市大道路
    每天早晚望著廣慈博愛院附近的樹木.陪伴它們的長大
    還有小鳥的叫聲
    真是非常的高興...
    還有跨年101的煙火真是美麗壯觀

    而最近漸漸的傷心了
    因為政府要把這片綠地要做什麼BOT?
    他們政府怎麼不想想...
    做了BOT以後要把這片土地蓋成三十幾樓的大廈
    台北真的有需要這麼多的高樓大廈嗎?
    而政府不是要拯救地球綠化環境嗎?
    年紀大的有些行動不方便的阿伯阿嬤們早上3.4.5點
    傍晚5.6.7點還有深夜12~1點沿著廣慈四周每天走著五六圈運動
    因為他們沒辦法有體力去爬山
    這樣對他們不是可憐嗎?

    什麼叫BOT?
    所謂的BOT可是要把附近的房價炒高
    所以你們知道嗎? 
    這附近的房子從30坪房價600萬到現以經炒到1800萬...
    但是我一點也不開心
    因為大家想想以現在年青人出社會上班一個月不到三萬塊
    就算不吃不喝也要到五十歲後才可能有房子住
    以現在的年青人都不想結婚也不想生小孩... 真是悲哀呀!

    所以本人想... 什麼BOT啊?!
    BOT只是炒作房價而已
    請不要再炒BOT 的事了
    請重視這一片綠地...

    至於原本有的平民住宅
    可以開發做社會福利.救救需要幫助的百姓
    因為他們也很可憐
    但千萬不要把這片綠地.社福用地變更為高樓林立的商業用地
    可不可以請您幫忙陳述我們的心聲... 謝謝...
  • 每個人都要勇敢把自己的想法講出來,不然,就會變成少數既得利益者操縱了民意。
    面對有組織有大量銀彈資源的政商利益,市民要互相認識連結起來,就會覺得有力量!

    panhan3 於 2010/07/23 23:46 回覆

  • 大道路張媽媽
  • 誰說只有這區的里民才有發言權?!
    只要是這片土地的子民都有發言權,更何況是台北市民!
    潘先生我支持你!!
  • 講道理是這樣說沒錯,
    但是如果地方居民勇敢講出來,政商利益集團更會害怕,家園是自己的,大家都會幫忙,但自己一定要自救。(自助者人恆助之)

    panhan3 於 2010/07/23 2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