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炒作馬嫂周美菁「都蘭國小」書包,迅速爆紅起來。她可能不知道在她落腳的民宿旁邊,剛剛好是生機飲食界最傳奇的徐蘭香醋。她去的那幾天沒有月亮,而我去的時候剛剛好有月光海指路。最剛好的是,我早上起來去當鳥類調查員的跟屁蟲,居然看到難得的八色鳥。

台東都蘭八色鳥 

曾在NGO工作的台北青年來到打碗花農場傳承老祖宗農法,剛剛好有全國八色鳥的研究調查計畫,幾個抽樣區又剛好落在都蘭山區。前一晚我得知這消息,便堅持要黏上去。雖然屋外偶爾會聽見八色鳥叫聲,但前兩天的樣區調查都不見芳蹤,這天是第三天,其實也沒什麼把握。出發前我還在賴床,阿鴻就在研究地圖並複習調查作業準則;不久我便在後座盯著GPS的數字跳動,同時貪婪地把都蘭山美麗的身影刻在腦海。

 

我們在一處果園外停車,信步走近都蘭溪畔,剛剛好忽然就聽見八色鳥的鳴唱,他似乎在對岸,調好擴音器就躲在一旁等。最後阿鴻在樹下看見他,居然他也不怕我們,我便湊上前去,用傻瓜數位相機最大的倍率拍下來,又剛剛好手沒震到,拍下足以辨識的證據,這個毅然起床的清晨果真值得。

 

因為是在做調查不能賴著不走,之後在區域內的小路間到處鑽進鑽出,尋找可能的棲地,但八色鳥始終一無所獲,真擔心剛才那隻公鳥會不會找不到伴。

此地鳥種豐富,一些常見的五色鳥、紅嘴黑鵯、樹鵲、喜鵲、八哥,還有從小白變小黑的烏頭翁(恆春半島及台東多到不行),紋鳥、小雲雀也群聚唱歌,零星幾隻帶眼罩的紅尾伯勞,電線桿上許多紅鳩、珠頸鳩。當我們在馬嫂住的民宿附近小路上來來回回,剛剛好一隻綠鳩三番兩次被驚嚇地貼著地面飛過。另一次,阿鴻見到一隻白頭的鳥鑽進樹叢,疑是水雉,我認為可能只是白腹秧雞。更多的是,我們只聞其聲不見其蹤的嬌客,而我忘了帶望遠鏡,鳥功又一直停在初入門的階段。

 

打碗花農場 

常到田裡挖蕃薯吃的環頸雉這次沒見到,一般農民對某些保育類恨得牙養癢。

蘭香姐說,她留一甲田被蟲被鳥吃光光,南部一個農改場的曾跟她說,「算什麼,我那邊有六甲都被吃光光」,「都沒蟲了,吃葷的鳥改吃素」。

 

蘭香姐談資本主義下的慣行農法「農民全成了工人」,農會農藥商給種子、農藥、肥料,沒有什麼農藝技術。到中國山西去看的經驗更可怕,共產黨的地方幹部拿擴音器喊「現在有XXX蟲,要灑OOO藥」,何時之前未完成竟要罰多少錢,於是她大罵說「這農業搞到天上無鳥、地上無蟲,是死的農業」「蘋果是屍體的蘋果」!而那個拿擴音器的,剛剛好竟同時是農藥商。

 

想起我有個社大學生,他在中部的朋友,有個台北嫁過去的媳婦,因為看要賣的比留下來自用的菜肥碩好看,偷吃卻暴斃;宏林常轉述某個南部農民的真實故事「反正恁台北人Tau未死」竟然成真。

前年去看屏東環盟洪輝祥輔導的芒果農,翻開他們原本跟農藥商拿藥拿肥料的小筆記本,全是掛在帳上等收成再結,付現金雖有折扣但多數人沒有錢周轉還是掛帳,我當時初步推算一下,融資利率等同是兩三成、甚至高達四五成。

這是台灣人平均農藥使用量兩公升,世界名列前茅的結構性因素。

這樣看來,台灣癌症連續25年高居十大死因之首,「也是剛剛好而已」。

 

所以打碗花農場的口號令人為之一振~「養生先養地」!

對聯是「多一個有機農村,少一間大型醫院」,橫聯是「台灣好」。

絕對發人省思,周美青來到都蘭,卻剛好沒看到,入寶山而空手返,真是太可惜!

 

在台東最南端的達仁鄉南田村,也就是台電的新核廢場預定地,午餐後,我們三人悠閒地聊著,面海而坐的阿鴻,剛剛好看見白色的鳥群貼著海面向北遷徙,先後兩批也不知是何方神聖,都已經說沒帶望遠鏡了,還一直出來。

 

 徐蘭香缸缸好

蘭香姐曾想將品牌改為「缸缸好」,經銷商們卻強烈反對說「徐蘭香品牌已經打出來了,不要亂改」,她念茲在茲的是,一定要打造一個有機村,證明環保真的可以賺大錢,大家可以用「缸缸好」作為品牌,而在社會運動場上受挫的人,可以到這裡來接受大自然的療瘉。

 

為什麼是「缸缸好」呢,這是她以前剛回到古法農業時的一段故事,也算是一個綽號。蘭香姐傳奇的生命故事,一時還沒法消化,改天再說。

許多記者總是到處找特殊 、趣味、有深度的題材,誰會是第一個花時間聽她一直講「好好笑」口頭禪的人呢?

 

周美清應該也沒發現,4/26她和女兒到台東都蘭度假那天,剛剛好是前蘇聯車諾比核電廠爆炸事件紀念日。而1990年代迄今,全球核電廠總發電容量已經停滯,台灣卻在搞核能復興,還要將核廢料繼續欺侮台東原住民!

 

~待續~……….核廢場預定地的美麗與暴力,令人哀愁………..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