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夜。很早以前,就一直有人問我,這最後一夜有何規劃?我都開玩笑說,就像學生考聯考的前一天,總複習就是到處跑啦,不用想太多啦。

沒有錢、有沒有充沛的組織,是很難辦大型造勢晚會。以社運團體辦個大遊行加音樂會就要籌備好幾個月。我明白以我們的能量,最後一夜就只能簡單辦。

用考試來作比喻根本就不對,但大家都好心地不去戳破。

和平主義者說,不喜歡老是用戰爭來比喻選舉,雖然真的是蠻貼切的。選舉就是為了取代用戰爭的方式來分配權力。

我想過像建築系學生作評圖,不完全對。用各行各業好像都很難有像選舉這樣的東西。運動似乎有點接近,偏偏我又不是運動迷。

講正題吧。

選舉對候選人最殘酷的,就是隨著時間的消逝,當逆轉勝的機會愈來愈小,跑起選舉來就愈來愈累。像個即將到期、時間價值急速衰退的選擇權,價格跌到趴在地上(又在找比喻、扯遠了)。

這次的支持度是比以前高很多了,被陌生人支持、鼓勵的頻率高很多,但真的不知會開出多少票。

尤其是單一選區,據政治學理論,當看好度偏低,支持的票就跑光了。

我們一直要說服大家,一定要投我們。偏偏社會上就是有很多自以為是的人,到處潑冷水。

那麼誰會不論成敗都把票投出來呢?

剛剛,上捷運的時候,隔壁車廂一個不認識的人跟我揮揮手,我坐下來又站起來打招呼,他示意我不用特別過去跟她說話,從遠遠的聲音,隱約聽到他跟幾個朋友說,你們不認識他嗎?讓我有點忐忑不安。

準備下車時,我遞上別在背包上的「微笑太陽」黨徽,她視之如寶貝,原來她也同樣在國父紀念館下車。

她一再握起拳頭跟我說加油!很有信心的說,明天一早要去投票!

管他媒體講什麼棄保!我們明天去投票吧!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