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一)國民大會于美人談蘇花高

1800~1900 TVBS首播、2200~2300 TVBSG重播

隔天 10-11、16-17、24-01重播,隔週4-5、8-9、13-14重播

朱子豪【台大地理系教授/從地理地質分析興建蘇花高的利弊】

潘翰聲【環保人士/從環保角度剖析蘇花高對環境造成的傷害】

陳彥伯【資深媒體人/從蘇花高分析歷中上的重要交通建設】

黃光芹【資深媒體人/從蘇花高的興建窺見政治內鬥】

林正義【命理專家/從命理風水解析公路開挖對國家的影響】

 

這個「聊天」節目,朱子豪教授教大家一些知識,地質、地震與安全。

陳彥伯跟黃光芹聊了許多故事,私下我們還談到一些秘辛。

我則談到「安全與速度不同」、「回家與返鄉不同」等等,

當我正正經經地拿圖表說明「國道與省道不同」,

美人姐還是繼續講冷笑話「哪有省到?」,還現一段國文老師的功力。

 

最輕鬆的是談法,應該是林正義:

中央山脈是一條龍,西部阿里山山脈、東部海岸山脈是護衛,

特別是海岸山脈玉石多、能量強,這玉脈加上雪山山脈的金脈,就金玉滿堂!

地下水脈就是龍的血,如果開路沒有開好,血就一直流(雪隧吧、蘇花高應該也是)

他說只要看地形和山脈走勢就可以看出未來開路會不會坍崩,

一條山脈如果被切斷,磁場就亂了,人開車經過反應會不一樣

不管信不信這個道理,順應自然應該是他的核心思想吧!

 

----------------

順便記一下,這幾天的狀況:

7/6劉兆玄重啟蘇花高爭議後,我參加了三次針鋒相對的談話節目。

7/7公視有話好說、TVBS全民開講,不同意見者是施勝郎、傅崑萁、陳揮文。

當天晚上蠻沮喪的,並非因為準備急迫被圍剿,而是人身攻擊式的對話氣氛。

 

7/9趙少康的中天駭客,對謝深山縣長蠻失望的,原本覺得他應該比較可以對話,

我提了馬英九一貫的說法「蘇花高未完工前的這十年,花蓮聯外交通怎麼辦?」

也問了台11線當初拓寬路段反而車禍多,問縣府警察局能不能依往例提出資料,

分析蘇花公路肇事原因、及肇事路段交叉分析,以瞭解是因為坍方、砂石車、酒駕、疲勞,何者才是真正最主要的原因。

「要一條回家的路沒有錯,但是就怕診錯病、抓錯藥方!」

他卻完全不理,還是講他這幾天支持劉兆玄的說法。

問蘇花公路經建會的20億元就地改善方案,他則說公路總局最瞭解狀況,也沒回答。

會不會是故意不修蘇花公路來推動蘇花高?

講東部永續發展計畫,他還是亂說一通。

 

最爆笑的是新三寶之一的費鴻泰,為反對而反對,急著表態,難道是為了爭取平反重回國民黨嗎?

其他名嘴鄭麗文認為應該有中間的替代方案,姚立明不贊成只有花蓮人可以談蘇花高,張友驊也不支持蘇花高。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霹靂HaLaKuSo黃山
  • (> """
  • 拷貝羊
  • 秘書長,由於這個議題與花蓮的鐵路交通有密切關係我不得不關心你還記得李慶華指控背後有卸任立委為了運煤利益在操作嗎政治人物對敵對勢力的八卦是值得重視的雖然我不否定多數反對者愛鄉重視環保的情操這一如蘇花高議題一樣,並非是二分法我查到的資料原本深澳電廠大多數的煤就是從基隆港以大貨車運過來的這是誰的運煤生意被新建碼頭取代如果鐵路運煤不可行中油深澳港無法滿足需求是誰可在大貨車運煤中可得利(運量為現在四倍)何不乾脆直接反電廠這樣花蓮的聯外交通也不會受干擾與您在網路上談環保問題有一段時間了越來越覺得交通問題的牽連甚廣不可忽略
  • 拷貝羊
  • 其實深澳電廠預計在番子澳灣興建卸煤碼頭的爭議,不只是基隆人與瑞芳人的對立我看到所謂的不蓋卸煤碼頭的方案居然是用台鐵從蘇澳港運煤那容量有限的鐵路又要受影響,鐵路不是萬能而無限容量的如果沒有蘇花高,花東人應該起來反對將鐵路運能在分配出去的方案回到蘇花公路的問題蘇花公路的那一頭,不是數百人的山村而是東部60萬住民公路局就地改善就和二十年前那次拓寬成雙向行車工程一樣對生態的破壞不比台11拓寬小不管蘇花要怎麼替挖長隧道很難避免
  • 拷貝羊
  • 秘書長宜蘭不只一席立委還有強力反蘇花高的全國不分區委員田秋堇他除了反蘇花高之外也強力對鐵路局施壓要求自強號增停她所居住的宜蘭縣搶走花蓮台東的座位您應該認識她,幫我們勸勸她,我們花蓮台東人也有投她一票喔
  • 拷貝羊
  • 秘書長您在今天報紙說為何不在原有的蘇花公路上做改善其實二十年前蘇花公路拓寬成現在的雙向公路時,就是個生態災難了以下是我們花蓮反蘇花高的環保運動前輩林琚環老師在部落格寫的文章轉載於下讓我們文明、誠實地來面對蘇花公路 二十年前,因為我們的不滿足 因為我們的慾求,硬是用剝山的方式,把它拓寬 炸落的殘石全數海拋 清水斷崖下的珊瑚礁,幾乎都被這些大理石岩塊所覆滅 海底被這些岩塊,以及和平港建港時海拋的土石,所掩沒 海底的生態,濱臨崩潰,不知何時方可復原 雖然我們達到雙線道的便利、快速的目的 但是,也造成了一場海底的大浩劫 假如我們以歷史的觀點來看這件事 我們應該是,二十世紀末,台灣的歷史罪人 我希望 我們不要再度成為,二十一世紀初,台灣的歷史罪人#林老師當然不贊成蘇花高但是蘇花公路的改善的二十年前往事在環保意識正萌芽的當年沒有受到重視知道這個環境破壞史的人不多輕重之間, 還得深思
  • 達布貓
  • 上個週末去太魯閣國家公園玩,我們先從新竹坐高鐵到台北,再從台北坐太魯閣號到花蓮。太魯閣號很快又很穩,只要2個小時就到花蓮。到了花蓮之後,我們開始租車玩了2天,再從花蓮搭自強號回新竹。
    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這句話的意思是針對那些平常不在花蓮生活,偶爾假日才會回來的花蓮人而產生的訴求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搭乘自強號、太魯閣號有什麼不好?搭火車回家,不是一條比自行開車還要更安全的路嗎?
    我不明白為什麼堅持開路的人,會認為改善鐵路的運輸系統、購買更多的太魯閣號車廂仍然比不上自行開車回家。
    當然,貨運是另外一種考量,我只是針對回鄉遊子的需求來發表意見。
    總之,我也同意台灣開公路的確開的很粗暴,只考慮用路人而不考慮原本居住的生活者。
  • 拷貝羊
  • Kati'  學安   謝謝您的回答我想要釐清一個觀念不然大家常常討論了半天而完全沒有交集要不要蓋蘇花替是政治問題能不能蓋蘇花替是環評程序我們是民主國家,多數執政的府院依法可決定要不要蓋蘇花替要不就靠選舉實踐不同的主張不然,要對抗這種間接民權的,就只有直接民權的公投了而環評是審查能不能蓋蘇花替環評不過,政治上決定要蓋,只能修改再送環評,一直到環評過才能動工所以,為什麼要蓋恐怕不是在環評過程中該處理的政治的就讓它歸政治吧所以回到您的德國經驗吧您提的例子都很好,一個建設要多考量到居民,地景,農業及生態所以如果能找德國顧問是不是會做得更好?,
  • Kati'
  • 當年花蓮縣政府辦電視辯論的時候,倒是有跟傅大立委交手。當時提出來的構想是,蘇花高再見,但是蘇花高的錢,通通留給花蓮。傅大立委嘲笑說,政府預算不是這樣搞的,你很沒有知識。我上台回應他行政院交通作業基金做過合併,把航空、鐵路、國道以及觀光發展基金都併進來大家口口聲聲說,蘇花高的錢是國道基金出的,那就分年轉到觀光基金項下行政程序上是合法的,只是各行政單位裝死不讓基金彼此流動,國公局死抱著錢不放那根本是你這個大立法委員既不懂交通作業基金已經變革,也不懂怎麼去監督行政單位他當場氣瘋了可是現場的國公局的科長私下跟我說,我講的沒有錯,行政上是沒有問題的,交通作業基金的確改了
  • Kati'
  • 回拷貝羊蘇花替如果以最重視環保的德國顧問來設計你認為如何?歐!2004年的時候來訪德國人已經說過了,已經有火車了,幹嘛還要開路?他還說當經濟不好的時候政府最大的問題就是老狗拼命玩舊把戲根本不會去用新的想法面對新時代的問題這個問題全世界都一樣所以,德國人的環保,包括綠黨,包括民間的力量都是在錯誤的政策、好大喜功的政策、老狗舊把戲的政策推出之前,把他幹掉不是浪費生命在“環保地設計“巴伐利亞邦要搞慕尼黑市區到機場的磁浮列車,對不起,被否決最近慕尼黑市建成850年紀念,辦了一個城市發展遠景的展覽我去看得民眾在牆上的留言,大概有幾類:1.汽車請離開慕尼黑2.多闢設自行車道3.更多的幼稚園4.增加地鐵、輕軌電車的路線或路線延伸5.更多的公園綠地慕尼黑通往Ausbuerg的高速公路,從四線道拓成六線道規劃過程搞了13年除了達成要拓寬的共識之外還包括漫長的周邊土地的重劃不能因為拓寬,把農民的地搞得支離破碎要重新調整周邊的農地形狀或是,某一家人的聯外道路被阻斷要繞遠路要幫他做專屬的天橋跨越高速公路重劃的過程還順便調整生物棲地的位置,把棲地集中橘越淮為枳台灣最愛喊 xx個月過環評、xx動工真是殘暴的政府看看西部一堆高速公路與快速道路有多少弱勢的農民受苦於農地與家園被切開看看台十一線的拓寬多少原住民的曬穀場變成公路,打開門就是馬路甚至,打開門要爬樓梯才能夠道路面這些公路單位眼中都只有路,兩邊的住戶都不是人政客都喊開路開路經濟就會發展開路開路生命就會有保障一個朋友有說,開完路,我門全家變成羚羊因為都要爬上擋土牆才能夠回家另一個朋友說,開完路,沒有朋友了,因為聚會的院子沒了另外一個村長說,開完路雜貨店與早餐店變成高危險區因為買完東西轉身就被高速開過的車撞死本來部落的路小小的,大家的生活並沒有被路切開......一堂課,教授會花3/5的時間討論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與相關的顧慮2/5的時間才是教要做這件事情的技術面如果你去邀德國人來設計,他會先問,幹嘛要開這一條路
  • 拷貝羊
  • 謝謝秘書長伸出友誼的手末學早將您視為友人 謝謝您在風雨前夕為花蓮要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上街頭請命在此提醒各位朋友,不要誤以為花蓮人不支持環保運動.十幾年前反台泥花蓮廠擴廠計畫的遊行有三千市民參加.這在人口少的花蓮市是很驚人的比例有人說貧窮是環保的大敵.這句話是花蓮的現況.隨便丟幾個工作機會的誘餌.加上給地方政府撥一些回饋金.加上收買環保人士(的傳言??)就讓環保運動無疾而終.本來台泥花蓮廠的原料來自花蓮市旁邊的佐倉礦場.現在因為佳山基地的運作而停採.目前年產量150萬公噸的花蓮廠原料全部依賴北迴鐵路從和平礦場運到花蓮.空車還要迴送回花蓮港.這嚴重影響北迴鐵路客運增班.更別説幸福水泥廠的礦源來自和仁台泥蘇澳廠的原料也要由和平提供這些每天絡繹不絕的石灰石斗車加上空車迴送北迴鐵路怎有空間??以下官方資訊提供您參考:臺鐵系統路線容量及利用率--民國95年http://www.iot.gov.tw/public/Attachment/710516272171.xls北迴鐵路蘇澳新到和平的路線利用率達107.56% 僅次於東西線交會,通勤電車密集的基隆松山間的133.18%這種超限利用的鐵路,不但在管理鬆散的台鐵之營運之下容易發生事故而且今年的台鐵大改點,路線容量不足的限制下新購入的太魯閣號列車全數投入,卻只能取代原有的列車班次,而不易有增班的空間而且太魯閣號只能以八列車廂編組,僅有380個座位沒有調整空間又不賣站票,(韓製pp自強號少一百多個位子,於柴油自強可擴充編組,莒光號可加掛車廂)另外,絕大多數太魯閣號列車在宜蘭的立委要求下,增停羅東宜蘭,配座因而分散給宜蘭羅東導致北花座位數減少,更加一票難求花蓮人的選擇不多,提供如此困境予諸位參考
  • 威廉斯
  • 反對蘇花高是不環保的潘先生依您的智慧我相信你是不知道其中的奧妙!請你想清楚了才決定你的立場否則只會讓人倒胃口
  • 阿伯
  • 潘先生您好,
    小弟想請教您幾個問題..
    1.您認為改善蘇花公路有什麼好方法呢?
    2."要一條安全的路",但絕不是蘇花高,也不是蘇花替 , 在蘇花公路改善到可以接受之前, 是哪一條路?
    3.蘇花高與北迴鐵路幾乎平行, 若北迴鐵路可以建, 為何蘇花高阻礙重重?
     
    謝謝
     
  • 準備爲蘇花高革命
  • 國民大會TVBS,居然會叫于美人主持???,都有預設立場的主持風格,明白是理的人都知道,一個深綠的主持人會支持"蘇花高",除非太陽重西邊出來,因為如果民進黨真正支持蘇花高92年就動工了,因為民進黨把花蓮人當垃圾]外行人說的話,鐵路可以取代公路,以現在台鐵最快的"太魯閣號"花蓮直達台北需要2個小時,這還有前提.1:路線完全正常運轉2.號誌完全正常3.沒有發生自殺攻擊例如:闖平交道等,更好笑的是,陳彥柏,以海運取代"蘇花高",這就是更外行,渡輪一次可以載多人?行駛的時間?海上的海浪級數?遇到颱風就停駛?
  • 準備爲蘇花高革命
  • 花蓮的立委是"傅崐萁",不是"傅崑萁",不要隨意改花蓮最認真的立委的名子,沒禮貌***
  • 準備爲蘇花高革命
  • 如果說反對蘇花高的人太溫和,那贊成蘇花高了花蓮鄉親不就比溫和還要更溫柔,我敢寫就不怕被攻擊,如果你們這些自命清高的環保人士,認為花蓮人都是好欺負的話,在此先預告花蓮的鄉親明年再度走上街頭的機率是99%[如果蘇花替的環評沒過],我們會不惜和你們發生流血衝突***
  • 蜆仔肉
  • 看到「不是花蓮人就沒資格反蘇花高」之類的言論出現,便令我發笑。 進一步來問,請問所言為「不是花蓮人」就沒資格「反蘇花高」還是「談論蘇花高(包含贊成與反對)」? 在同一套邏輯下: 那位要為蘇花高革命的人士,也沒當過任何政府官員職務,所以從今天開始該人士須閉嘴不可批評任何官員?有些住在花蓮的人,連蘇花高的基本了解也沒有,缺乏公共事務的參與,而只是跟著地方政客起舞,口號喊得嘎嘎響,卻無個人獨立思考的能力,更無包容其他不同方意見的度量。這樣的意見表達只是讓觀者為台灣的民主發展感到可笑又可悲。
  • 準備爲蘇花高革命
  • 自命清高的環保人士:
    不是花蓮人沒有資格反對蘇花高
    一年來花蓮不到10次了人沒有資格反對蘇花高
    來花蓮只坐飛機的沒有資格反對蘇花高
    沒有在下大雨過後走蘇花公路的人沒有資格反對蘇花高
    自命清高的環保人士沒有資格反對蘇花高
     
  • 拷貝羊
  • 追日兄久仰久仰,謝謝您的網站長期關注蘇花高議題沒記錯的話,我也有文章被收入網站不是我不考慮其他的替代方案蘇花公路的不安全問題還是要面對及改善身為花蓮子弟,無法反對蘇花替這樣概念的方案,請各位朋友見諒,花蓮人際網絡不大,我們身邊都有因為蘇花公路造成的悲劇故事我出過兩次不大的車禍被小落石砸中車子一次蘇花公路的不安全是花蓮人的集體記憶我可以不要高速公路而且堅決反對崇德以南的非必要工程如果有較為減量及環保的修路方案,我也願意接受
  • 追日
  • To 拷貝羊
    解決問題的方法不該被限縮在一條路上。
    歡迎你到底下的文章一起討論

    一泡等六年的蘇花 Tea(替), 來不及解花東人迫切返鄉之渴
    資料很多,不要急,慢慢看。
  • 拷貝羊
  • 秘書長我看了國民大會節目

    朱子豪先生應該是專業,但是他連清水斷崖在那裡兩次都講錯

    怎會是在南澳到和平那條路上面

    雖然他承認長隧道對生態影響較小

    又語帶保留扯到龍脈,

    公路總局的蘇花高環評資料中,蘇花公路提升到六十公里時速要830億,

    經建會有張景森的20億案子,既然你提出這個改善計畫

    就請拿出來讓大家檢視那麼省錢環保的案子能做些什麼吧

    能做幾個明隧道,對景觀與生態的影響有多大

    對蘇花公路的安全能有多少提昇
  • 呆呆
  • 我支持你...加油!!
  • 拷貝羊
  • Kati'  學安蘇花替如果以最重視環保的德國顧問來設計你認為如何?
  • 追日
  • 關於蘇花高 建或不建的一些討論
    http://deposewww.com/talk/index.php?topic=690.msg1355#msg1355
    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其實並不等於蘇花高或現在行政院提及的蘇花替。它是一個短期的目標,而且解決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但是蘇花高 或工期長達 6 年的蘇花替,且牽涉在這段險峻且具寶貴景觀資產的地方重新開挖新路徑,就工期而言,它要呼應的應該是這地區中長期的發展目標,其所牽涉的層面,就與整個花東政策的原則,習習相關。
  • Kati'
  • 瀚聲辛苦了!蘇花高是個非常複雜的議題媒體上能夠全面掌握這個議題的人大概只有瀚聲了瀚聲在這一波中,變成整個言論壓力的焦點,真是辛苦了!這些日子對於論事的功力有大躍進,在對於股票林的回應中可以看出來但是,那個良善的本心卻能夠依舊如習接下來就是面對傅等人的語言模式如何能夠用從容大氣神定氣閒去制壓加油加油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