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講理念到求當選

青年佔領政治在嘉義   

社運參政往往被認為『選舉只是為了講理念』,有些候選人也抱著同樣心態,當選民覺得你不把選舉當一回事,他就不把你(和你的理念)當一回事,這個自我實現預言的惡性循環下,如果還抱怨低票數『我們的理念這麼好,這麼努力為大家做了那麼多事,怎麼沒有當選』,被譏為左派幼稚病並不意外。當你認真求勝,即使選民認為你不會贏,他還是會被你感動,投票給你。(真心且經過評估討論,決定用選舉傳達理念、或是有其他運動策略,即使最低度競選活動「掛票箱」導致保證金被沒收,在經濟上也是划算,甚至也可能達到政治上的效果,這類不以票數高低為目標和評斷標準者,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我們厭惡主流選舉模式燒大錢、破壞環境又敗壞民主,社運界許多人因此輕忽選舉技術。然而選舉有其邏輯,這是相當勞力密集的產業,有許多基本款的苦工要做,而我們的資源幾乎是大象和螞蟻的差別,我們更應該重視分析與效率,才能把時間精力花在刀口上

對選民來說,政客選後變臉稀鬆平常,選前認真又有禮貌的,選後都有可能變懶,那麼,如果選前就看起來不那麼認真,那麼選後就更可能不見人影。所以,站街頭、市場掃街、挨家挨戶拜票...等等,都是入門基本功。社運參政的,就要多做議題倡議活動,在媒體曝光也是一種認真。我們所專長的政策研究和政見,更要在選舉公報表現突出。

 

幸好,稍微認真一點的選民還是鼓勵我們「勤能補錢」,分辨得出主流政黨和素人參政的不同。主流政客如果沒有撒大錢造勢,選民就會認為他們是在「選假的」,或者認為實力不足而被棄保掉。社運參政在都會區,如果不插旗、不買看板、不用大型宣傳車,只要認真拜票、辦活動,還是可以蒐集到許多選票。就以街頭分送文宣來說,他們要用面紙或小贈品為餌,我們卻有技巧可以讓選民願意(甚至主動)拿我們的卡片或傳單。

 

主流政黨的市議員候選人,初選就要燒掉一千萬元,正式大選再燒一千萬元,這還僅是形象牌候選人的花費,也不算賄選的買票錢,在一級戰區的軍備競賽下,還可能高達六千萬元以上。素人參政大約可以用一百萬元為第一階目標,而國、民兩黨黨內初選登記相關費用就差不多是這個數字了,如果募得到兩百萬元,整體聲勢就不輸他們,當選機率大增。(這是實然面的經驗值,在應然面我還是覺得太高,多數情況下負擔不起。

 

選舉三度關卡,知名度、支持度、看好度,任何候選人都要度過這些難關

主流政黨的模式,因為有習慣忠誠、支持版塊的基本盤選民,只要贏得初選,加上保守穩健的提名策略,幾乎十拿九穩,就等同保送上壘。知名度是第一道關卡,新人很吃虧不易出頭,由於廣告及無差別式雨露均霑的競選活動,至少有一半敵對立場的無效選民接觸,也就是說,從知名度到支持度的轉化率非常低,這是主流模式的核心,因此不得不採用燒大錢的強迫式洗腦競選活動

 

另一關鍵在選民投票行為的心理—看好度,每個選民都期待把自己手中的票發揮最大效用,也就是希望自己所投的候選人可以當選,而不是落選而成為實質上無效用的廢票。主流政黨的支持者,費盡心思來棄XO和集體配票,這「理性」的投票行為是個博弈過程,不是選賢與能,不是選出自己覺得最好的人,而是猜測他人的投票行為,務必使最討厭的人落選,求敵對陣營席次最少、我方陣營席次最多,以使選票效用極大化。

 

社運/素人參政模式的特性是:1.知名度很低。2.轉化率很高。3.看好度不足。在多席次的民代選舉中,席次愈多的人口密集區,當選門檻愈低,最低可到5%左右,保證金退回門檻也降到1%左右。只要夠努力「勤能補錢」衝過知名度關卡,便能得到足夠票數。但是當選情愈是兩極激化,非主流的好人才愈可能被擠壓而被棄保,非國、民兩大黨陣營的新政治,需要形成一股聲勢,儘管在政治立場上的光譜相當分散。

 青年佔領政治  

以中長期的政治戰略路徑圖(road map)來說,沒有2014就不會有2016,在此次地方大選缺席的政治力量,即使有高知名度,若未經操練與選戰洗禮(最低限度應該要有助選或其他積極的介入方式),將難以在2016立委選舉通過5%的政黨票門檻,甚至要推出十個區域候選人的法定條件都很勉強。(這是國、民兩黨勾結設下的不合理門檻

2014已經露出百花齊放的徵兆,社運參政的能量應該還不足以成為另一種主流,但可以在素人參政的浪潮上扮演重要角色,也讓青年參政的新陳代謝衝勁來刺激自己因應時代變化。而選後如何立刻在一年內整合出新政治的聯盟,邁向2016,將是下一階段的事。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