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人民佔領立法院議場的和平行動抹黑成暴民,是當權者以不變應萬變的老梗;行動者自行運用低成本的即時傳播科技網絡,成功動員聲援民眾反包圍,也預見了傳統大資本媒體必然加速衰亡。當反服貿的民意跟廢核、反低薪高物價、反炒房一樣,都不被正面有效地處理,政治不但是台灣最落後的部門,也將台灣拖向滅亡。

當下正在和平革命的剃刀邊緣,馬英九「千萬不要做台灣歷史的罪人」!

 

台灣人上街遊行,會問有沒有跟政府申請,經過學校和醫院會主動關掉震天響的喇叭,閉嘴靜靜走過去,抗議活動結束會乖乖把垃圾清乾淨,警方設下的拒馬封鎖線可以突破也不會去動搖他,汽油彈和石塊早就已經絕跡。就算你的訴求百分之一萬正確得不得了,只要觸犯這些天條,國家機器的文化霸權意識形態,馬上透過媒體圍剿。

 

非暴力行動的人民,出發點是和平,但群眾運動本質上具有不可知的暴力潛能風險,就像一把剃刀要除掉鬍渣,必定有鋒利的刃面。國內遊行的暴力風險已經被馴化收服,這把刮不掉鬍渣的剃刀完全不具威脅性,僅剩下展示性的拚場人數,總統府只消動動嘴皮,輕輕吹一口「聽到了」,厚臉皮的政府根本不怕鬍子亂糟糟。

台灣的群眾運動應該是全世界最和平理性的了,但是當權者繼續軟土深掘、忝不滿足,而深陷政商權力和逐利邏輯當中的傳統媒體,更是繼續成為幫兇。

 人民佔領立法院的正面能量故事

主流媒體的文化霸權,霸佔了和平理性的定義,跟對岸的河蟹是一樣的,群眾運動在他們眼中,永遠是個壞孩子。主流媒體放大為了進入議場而不得不被打破的玻璃,但是同一個地點到了清晨,推擠對峙的人群中分讓出一條動線讓擔架進出,年長的街頭悍將護著被推擠出陣型的警察也由此通道離開,旁邊的人自動齊聲高喊「不要打警察」、「保護警察」,我身旁的女學生更對被偷襲的警察深深道歉。就在這裡採訪的記者,卻感受不到這股正面能量,還在複製二十幾年前的警民衝突,警民雙方都克制而成熟,只剩下媒體沒有長進?

 

以前的街頭和官署,警民衝突棍棒齊飛鐵定掛彩,即使休兵的時候,雙方還是紅眼怒斥。現在上級還沒下令推擠清場的時候,常見第一線的雙方謹慎攀談乃至破冰,後方則是在長時間的緊繃下放鬆,各自吃喝談笑或滑手機。人民被當作實境秀的轉播,甚至拉撒睡等生理需求,抗爭中的生活點滴被扭曲成一場玩樂。民眾其實可以把記者長時間加班(很可能沒有加班費)的情況下,打發時間的景象也拍下來上網廣傳,但是我們與底層的警察、記者們,都在這場荒謬劇裡被迫上場,同樣被壓迫的不同角色,弱勢者不該再互相踐踏

   

正因為現在傳統媒體有相當大的實質影響力,我們還會在乎你怎麼報導,媒體享有第四權的義務,是要監督掌權者負起責任。以前就算街頭打得再兇,執政黨和在野黨都會急著在深夜,進行高層緊急談判磋商,以化解衝突的危機,讓民主搖搖擺擺的往前,現在卻總是高來高去的放話,讓民眾在街頭長期抗戰。

這把佔領議場的剃刀,正是要幫國會的顏面刮乾淨以捍衛民主的尊嚴,可別把這剃刀推進民主與國運的喉頭!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 Charles Scchang
  • great criticism of taiwan's snobbish and refuse-to-grow media...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