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將在126下午於大湖國小舉辦說明會希望蔡堆實踐承諾,來現場說清楚,請不要再做違法的事,也希望郝龍斌能出來面對市民:

1.購入破壞山林的違建就地合法。
2.違反都市計畫程序,應重辦公開展覽。
3.應以原自然地形送審,而非默許、繼承破壞的現況。
4.規避環評,是台北市的「美麗灣」。
5.錯誤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應該直接駁回申請案。(最嚴重的!)
保護區將名存實亡,因骨牌效應而崩潰!

 

 慈濟別做違法的事  

 

 

慈濟內湖園區申請保護區變更的都市計畫書大篇幅強調做善事,那就該負起相對的社會責任,但即使用法律的最低道德標準,也有諸多違法。地方居民刊登公車廣告,也在花蓮地方報頭版買廣告,希望證嚴法師可以看見。台北市長郝龍斌也應該捍衛市民權益,而非協助配合違法通過此案,圖謀一百三十萬會員支持,讓卸任後官途更上層樓

 

開發案背景簡介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示意週邊圖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配置概念圖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計畫圖   

 

 

1.購入破壞山林的違建就地合法

慈濟說社會福利是保護區允許的土地使用項目,避而不談面積上限三千平方公尺(約一千坪)慈濟從1997年購入土地,接替前手的破壞到現在都處於違法狀態。推動本專案的蔡堆一再保證『慈濟不會做違法的事,如違法使用,市府官員早就會來取締了』。其實2007年都市計畫委員會就確認違法,並認為變更前應先裁罰,如果一直沒做是市府怠惰瀆職,因為被認定「既存違建暫緩不拆」,慈濟才能持續使用鐵皮屋違建,但依然是不合法。

 

既成違建會議記錄  

 

若在限度內使用,並沒有變更保護區的必要,若變更是貪圖數倍樓地板面積,那慈濟就得說明他與建商的差異在哪裡。本案不只是就地合法,還計畫擴大開發量體為九千坪,也就是擴增為保護區可用上限的九倍

 

 

2.違反都市計畫程序,應重辦公開展覽

目前計畫內容、範圍都和2005的都市計畫變更案不同,依法要從頭跑,重辦公開展覽三十天,讓民眾提出正式意見,辦理公聽會等程序。慈濟不辦公展說比照公展方式,便宜行事想速速過關,欲速則不達

 

 

3.應以原自然地形送審,而非默許、繼承破壞的現況

這就是被破壞前的溜地(溼地)的美麗,雖然現在的鐵皮屋不是慈濟蓋的,但他就不用負任何責任嗎?佛教的因果如何解釋呢?至少,資本主義的企業社會責任,是要概括承受的,如果不懂的話,請問台碱安順廠的戴奧辛污染吐案,接手的中石化要不要負責?答案是「要」!

 慈濟內湖保護區舊照  

 

蔡堆強調,溜地(溼地)在慈濟接手前被人為填平,雖名為保護區但實則已是破壞區,但名實之爭背後有法律效果市政府地政處認為應以原自然地形認定坡度,但慈濟卻違法以現況地形圖申請變更案,更有機會鑽漏洞規避環評

 

 

4.規避環評,是台北市的「美麗灣」

 

本案在都委會爭論排水、順向坡、斷層、舊礦坑...等環境敏感因素,還不算是環評法第五條 「對環境有不良影響之虞,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嗎?說本案是台北市的「美麗灣」應該不為過。

(實質問題,慈濟也有說法,都沒問題,再開另文討論)   

慈濟內湖保護區環境地質圖說明  

 

其原始地形山坡地顯然超過一公頃,違法填平後約略在一公頃邊緣,有16.5%是三級坡(15~30),平地佔77%,慈濟卻公開宣傳「都以平地為使用空間」。當居民在其說明會上再三追問,山坡地面積有多少,慈濟假裝聽不懂,重覆堅持說整體申請面積4.48公頃來搪塞:依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文教設施開發面積未逾5公頃依法不需環評,這跟一般開發商的標準說法一模一樣

然而本案屬《認定標準》第四條園區之開發,以及第三十一條十二款的老人福利機構,山坡地一公頃以上需辦理環評

 

慈濟內湖保護區坡度分析圖說  

坡度分析表  

 

 

5.錯誤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應該直接駁回申請案。

 

最令人擔憂的是後續骨牌效應,慈濟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竟未如早先那樣直接駁回,反而配合辦理。如果社會福利都能說成「善經濟」而變更保護區,未來只要先破壞,財團再轉手由旗下慈善基金會申請變更,市政府有何理由不准,保護區將名存實亡

慈濟不是變更保護區首例,蔡堆所舉「前例可循」包括,2008年北投行義路溫泉產業特定專用區和2010年松山慈惠堂宗教特定專用區,都是就地合法的惡劣案例,前者更和南投廬山溫泉造災因子如出一轍,在內政部都委會遲遲未通過,以救災和環保自詡的慈濟,竟墮落到向環境破壞者看齊

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將在126下午於大湖國小舉辦說明會希望蔡堆實踐承諾,來現場說清楚。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lorenzero
  • 我支持你們!
  • yijan
  • 慈濟蓋的東西很恐怖,到處都是證嚴法師的語錄,88水災後的永久屋那樣。這樣怎麼會是美化環境!無知的信徒被上層欺騙,聲援法師的清白,確不知功德會早已沒有功德背一堆黑業了!
  • 路人甲
  • 看看小林村的大愛石,就知道這群慈濟人是多麼可惡在強暴別人的宗教信仰.
    用google搜尋「慈濟真相」會看到更多這個事業體的事蹟.
  • 訪客
  • 轉貼釋昭慧法師1月10日在臉書上有特別提到小林村的石頭:

    【兩則針對跟帖的小回應】
    二、回應Murphy
    Murphy,你看,你也被誤導了,是吧!可見得網路流言是多麼可怕啊!當日我就是因為這篇報導,認為慈濟簡直是太白癡、太討罵了,將信將疑地南下,想要親見為憑。一進園區,立刻瞭解,原來那園區遍佈這種沒有多大的石頭(在網路照片上看來好像很大似的),每塊石頭裡有一行字,那都是每位園區居民抒發的感言。其中讚歎慈濟的少之又少,害我還得一顆一顆石頭對照著找,才找出幾則呢!詢問何以有這些石頭,方知是居民一人一言的抒發感想,而被逐一勒石。你想想看,倘若只要讚歎慈濟的感言,立即予以「不被勒石」的差別對待,對園區居民公平嗎?
  • 我愛逛街街
  • 人為造作 以為功德
    誠心誠意 順其自然
  • 武痴
  • 個人認為基層慈濟人都是出於一片真心對待他人 應該是高層的人在破壞慈濟名聲

    如果是事實慈濟這樣做真的不好 希望上人出來將明白 更希望上人將一些高層換掉

    看過太多不好的負面文章
  • Edward Chen
  • 慈濟這樣子搞…唉,令人失望…太令人失望了!!!
  • 訪客
  • 針對內湖園區案「系爭土地」兩造說明之總分析
    洪立明 [非慈濟人]

      這次算是最後一次我對於兩造議題的彙整與分析,但因為討論內容繁多,且缺乏反方論證,故這次多有質問反方。我將所有正反雙方的問題與說法一次整合,將我所認為的重點拉出,並提出見解。當然,在初版總分析中有些問題與分析上亦有些錯誤,也將在此做更改,但許多問題我想可以慢慢釐清,在改正後,已是可以見其原貌,在讀此篇時,建議先將昭慧法師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chaohwei?fref=ts)上的「針對內湖園區案「系爭土地」兩造說明之總分析」讀完,若有資訊與前篇不一的狀況,請以此篇資訊為主。
      我將現今的討論,分為四點問題與一點建議,給大家做參考:

      一.解編與其效應問題
      環團認為最大的爭議點在於這塊地為「保護區」,不該解編,而此地解編將帶來所謂的骨牌效應,也就是擔心一旦解編,勢必有許多財團也將會巧立名目解編其他保護區。所以還是要回歸到為什麼這塊地需要解編?在慈濟民國86年購地時,這塊地已經被非法填土而成了大部分都是平地的狀態,其上之建築物為當初作為公車總站等等功能的鐵皮屋,現今由慈濟作為環保站使用,在沒有申請改建與解編的狀態下,這部份雖然是違建,但卻是沒有辦法動的,且依據慈濟101年6月主計畫書附件二中審查會議提到此地算違建,仍應先進行裁罰(主計畫書P34),這不能因為其是「歷史共業」而去規避。但裁罰是裁罰,或者說慈濟有沒有被市政府裁罰不是重點,不能將其能否解編混為一談,否則就有誤導之嫌。於是我們來看:
      1.慈濟為什麼寧願被罰錢(?)也不願修整?在保護區明定的條款當中,社福團體是可以有條件開發保護區的,慈濟回答因為需要做國際救災中心與志工大樓,如果不解編而用現下條件開發,則空間不足以容納會員。是故慈濟若不解編或無法解編,那麼僅能依循限有的條件做開發,但在空間不足的狀態下,則無法當做國際救災中心與志工大樓。依慈濟之主計畫書來看,解編「其實」已沒多大問題!然決議是希望慈濟能與里民做溝通,應爭取當地居民的意見與認同。先不論居民,這還是得回到「為什麼慈濟堅持等到解編後才肯動工」這上面來看,這個問題也很簡單,如果慈濟先在條件下依法修整,勢必要先動工,這會有兩個問題,一是如果解編通過,代表工程又將做更改,勞民傷財又事倍功半;二是若解編沒過,反方勢必一樣有人會用著這是「保護區」不得做「任何開發」的名義抗爭。這下子慈濟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為什麼?因為這塊地現在正在審議:「在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審查並經審查通過此變更案前,現地無法進行開發工程,導致水保生態與社會福利功能空間不能進行建設。」不管審議有沒有通過,這都是被懸在那邊的案子造成進退不得的狀況,造成根本動不了!別再要慈濟現在就改建還是拆掉地上建築物了,快點讓案子結束(不論有沒有過)這塊地才能夠重新申請拆除。
      2.對於解編土地造成的骨牌效應是否真有可能?也是我先前所擔心的部分。但「既有前例」,骨牌效應著實應該出現!但是並沒有。但我不能因這個個案就說不必擔憂,但最大的問題在哪?主計畫書中附件二(P30)第1次討論會會議發言摘要中,林建元委員說:「未來相關宗教、社福團體一定會比照辦理,若無通盤政策,個案就會一直來,建議還是要有個通盤原則。」發展局回應:「市府為維護保護區之環境生態,對於申請變更保護區之案件多予嚴格審查,因保護區土地並非全屬環境敏感地區,部分非屬敏感地區土地,仍可在嚴格的條件及考量容受力下檢討使用。」其他我不多引,請見主計畫書附件二之第一項次。所以,慈濟對於申請這部份的問題,不屬於法律層面,而是拉高了道德門檻,認為慈濟應樹立榜樣,不應該這樣做。但如此要求慈濟是本末倒置的,無法解決真正的解編後骨牌效應的問題,因為究理而言,審議是由市府決策,這部份才是應該要去督促、緊盯政府,而不是跑來要求慈濟,因為整體而言,慈濟有其「合法性」去依循政府法令申請,有沒有過則是另一回事。

      二.環評問題
      此間最大之爭議點除解編土地外,仍有環評問題是反方強烈質疑與要求的。內湖園區的土地大小在主計畫書中記載,約為4.5公頃。環評最大的問題,依之前討論後僅剩一件,也就是反方認為此土地係屬「山坡地」,應使用「『環境影響評估法』第五條、第二項規定:下列開發行為對環境有不良影響之虞者,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二、道路、鐵路、大眾捷運系統、港灣及機場之開發。」與「『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第四條:園區之開發,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九、位於山坡地、國家風景區或台灣沿海地區自然環境保護計畫核定公告之一般保護區,申請開發或累積開發面積一公頃以上。」若以慈濟這塊土地而言,三級坡以上佔1.0016公頃,正好超過需要環評之標準,但這邊會有兩個問題:一是這塊地77%以上屬於「平地」,依據「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附條件允許使用核准標準 修正時間:中華民國101年11月30日 第八組 二、基地範圍平均坡度不得超過百分之三○。五、基地面積五○○○平方公尺以上者,須完成都市計畫變更之法定程序始得設置。」,故這塊地有77%以上屬於「平地」,怎麼會把它看做是「山坡地」?這於理已經不合。二是反方引用環評法與認定標準來看,「申請開發」或「累計開發」我對這個部分有著非常大的疑問,反方用內政部營建署的回覆說明是申請的整體面積,而非「建築量體所座落的基地」,關於這個說法,我請反方提出相關證明,但這部份的證明不應只有營建署吧?環保署與市府部分的相關法規應該都得釐清,證明慈濟這塊地應該做環評。如果是這樣,請慈濟依法行政。但如果慈濟本來就可以適用「臺北市土地使用分區附條件允許使用核准標準」,那麼為什麼需要用其他名目硬去做環評?換做是你、我、他,會這樣做嗎?
      但這邊又有另一個延伸議題,根據我聽近兩次的座談,反方是要求慈濟需要比別人「更高的標準」,而並非「依法行政」(若依法行政則慈濟引用之條文則無問題),這無非又是把「道德」拉高,將慈濟「封神」,然後逼慈濟「必須是神」,要有神般的道德標準,不能犯錯、不能是「人」。
      至於挖(順向坡)坡角的問題,大家不用去實際現場看,真正可能挖坡角的地方,坡角都早就被挖了,照園區要開挖的八米道路來看,由地圖來看也沒有動到順向坡的問題,如果反方這邊還有疑慮,應實地了解並拿出證據證明在哪些位置將會動到坡腳、動到順向坡,最好有地圖與照片佐證向大家說明。而在計畫書提到應於南北基地聯絡道路,係屬都市計畫委員會所提,慈濟已有回應因康湖路已通,應無必要再建置聯絡道路。
      最後,引用慈濟何日生先生的說法:「此地非敏感地質,無斷層、無山坡、無礦坑,所以不適用一公頃法規。」而反方還是不斷在環評上要求慈濟要有高標準,請問這下子又將會浪費多少時間?還有這些社會成本與人民捐款花在這無謂的地方,如此更多錢被浪費了,這樣反方不是也間接在害得這些錢流失?既然你們要論道德,那我也要反問你們這部份能不能也有點良知?
    三.土地與空間問題
      慈濟為了要解決土地的「歷史共業」,花了不少心思,所以欲將現有面積65%開發為自然綠地,其他35%則是建物主體面積。慈濟對於這塊地土地與空間的利用,可參考蔡前部長的說明:http://www.youtube.com/watch?NR=1&feature=endscreen&v=ip_aLzkTgMA,故這部份我不再多說。
      說說原本溜地的狀況,因為三十年前的違法填土,造成溜地變為平地已是不爭的事實。據「內政部八十八年三月三日台(八八)內地字第八八八八六四四號函」說明,原則上,只保留「田」、「旱」、「建」、「道」四種, 其它(含溜)不再辦理登記,也就是說, 這就是所謂的想廢溜也沒辦法了,因為政府"不辦了"。請不要再質疑或是硬說他是「溜地」的事了,因為不論事實上,或名目上,他就是「已經不存在溜地只是平地」的狀況。
      再來,我們這邊要來探討一下,反方質疑慈濟建物超過九千坪,也就是保護區可用上限的九倍。的確,在沒有解編之前,這樣的說詞說得過去,那解編後呢?慈濟解編的原因之一不也在這?這部份要弄清楚喔!如果慈濟可以在沒解編的保護區蓋九千多坪的建物,那不用說一定違法,但是如果解編後,這部份是否有違法?更不用說案子審議時,你如何動這塊土地了,這種說詞明顯有刻意引導他人認為慈濟有違法之實。
      或者有人可以說請慈濟回復原有的溜地形貌或改建水保公園,那麼,原本的環保站該怎麼辦?這是慈濟人該另外想的?不對!如果你們「總認為」慈濟「理應如何」,利益只往自身想,那豈非是有「鳩佔鵲巢」的心態?慈濟在這的志業都不用作了,你們以為台北市的土地很好「合法取得」嗎?還是你們認為慈濟很有錢可以這樣亂揮霍眾人的捐款再去買塊地?反方光集資30萬買廣告都那麼「辛苦」要呼籲大家樂捐了,何況慈濟的錢?這難道不是辛苦募來的錢?隨便就「唾手可得」嗎?當慈濟真的在開金庫就是了?如果慈濟敢這樣亂花錢,我第一個跳出來罵!

      四.水域與淹水問題
      其實居民最關心的是這個議題吧?我想應該沒有問題。關於此點,慈濟提出證據,證明大湖山莊地區與慈濟原區分屬兩者不同水域。造成大湖山莊淹水的原因是因大溝溪因來不及排水,而造成大湖山莊淹水的情況,而慈濟屬牛稠溪水域,自然與大湖山莊淹水無關。但這部份可分為兩點來看:
      1.反方說不論哪條水域,都於下方大湖匯流,如果大湖水排不出去,到時兩條水域的水流競爭,難保不會因此又「堵塞」大湖山莊地區的排水,如此一樣會淹水。這邊就得看整體水文,所以我傾向如MisSh網友所提:「到底內湖的暴雨洪峰的降雨量是多少;這塊基地所能補益的能量最大要多少;已經完成的13萬蓄洪池可以幫到多少;這些水蓄了之後若基隆河同時暴漲,排得出去嗎;這些用水文模式可以知道結果。」這部份慈濟也是需要面對的,當然因有些部分已在總分析中提出,然而以我就區域降雨量之面積與水系分布來看,大湖山莊有著較大範圍的水域,也就是說,如果兩地同時有極大降雨時,又遇到大湖將屆滿水,牛稠溪水域的水反而會因大溝溪與米粉坑溪的水量較大而堵滯,也就是說,慈濟位在下游勢必會淹水,注意,是淹慈濟,不是淹居民。其他,大湖山莊與大湖公園的水排不排的出去則不是慈濟該負責的,因為,慈濟不會因為建了這問題才存在,問題是在沒有建這些,他就已經是存在的了。
      我們另作假設:如果今天大溝溪與牛稠溪水系排水皆無問題,在慈濟也沒有建設的狀況,大湖山莊的淹水問題是否與這塊土地有關?以以往的資料來看,是完全無關的,況且如果大湖公園的湖水若淹到大湖山莊,那麼整個內湖都將泡在水中,這更不是慈濟的問題。其他問題,或可見內湖區長張金鎮先生的說法: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3585229819158&set=vb.100005030432303&type=2&theater
      2.我較擔心的是牛稠溪上游的狀況,也就是體育場預定地再上去,據說因慈濟此塊溜地被填平後,上游區域就因下游失去滯洪功能而遇到大雨便常淹水,上游居民也因此叫苦,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是這樣,是否慈濟開發之滯洪池也能順勢解決這項問題?上方的土地是這次幾乎都沒有人關注到的,請問慈濟是否有關注到呢?
    五.我的建議
      兩造論點,其實一點都不複雜,大家卻一直把它給複雜化。簡單的說,反方應是照此案送審後,依解編前與解編後兩大議題去做推演,但反方將已將兩者混為一談,並將「歷史共業」(諸如填土、淹水等問題)全推給慈濟,那就不是「共業」是「別業」了,這樣的作法其實非常不公。但慈濟是否有行政疏失與違法問題,也是需要檢討的。故以下給雙方建議:
      給慈濟:既然你們已經無法從「神壇」走下,你們勢必要坐在神壇上,更使他人敬崇你們,這也是你們的「共業」。我知慈濟是為了自己的志業在努力奮鬥,但是此事或許仍有不盡人意的瑕疵(如反方所提的30天公廳,這沒你們的回應,所以我就當做是有其事,請你們說明),但瑕疵可以改,也可以與大家道歉,說明有這些瑕疵的存在;如果你們有違法,那也請遵從法律。時間一分一秒在過,也許你們沒什麼時間了,但此事延宕了十幾年,也不差此時重新來過。我心知你們也必有所委屈,然而有沒有委屈是另一件事,我僅希望你們看清一件事實,證嚴法師要慈濟人對此事:「心寬念純息紛爭」,但我的理解中沒有不要你們:「據以力爭」,不然,又怎麼會堅持這塊土地那麼久?但當中分寸如何拿捏,就請你們自行拿出智慧了。至於若無法解編,我認為你們也不應只執著在「沒有比這塊地更適合」這樣的想法中,應該是想著在沒有解編下,你們能夠為環保站、為志工提供一個良好的環境,同時也為周遭環境做貢獻,畢竟這塊土地你們必須要負責。若土地解編,請你們一定要做好承諾,不然,別說反方或環團會抗議,我也會抗議的。
      給反方:依你們的立場,是為了保護環境而作種種的抗爭,我也能理解,但回歸到我所知道的狀況上講,我感到部分有著焦點不清,甚至刻意引導他人、使人情緒激動而無法清楚辨別事理的問題在,所以在這個部分,我衷心希望你們能有更明確的主軸,不要打模糊戰,不要不敢回應別人的質疑,不要漠視與你們相反的意見,慈濟都能讓我們如此質疑了,你們為什麼不能?注意,我與許多人皆是站在第三者的立場上,絕對有權力對你們如對慈濟那樣嚴格質問,而你們也必需回答而不是把問題丟回來反問的(你反問我做啥?關我啥事?你會去質問居民嗎?)。我不了解社運生態,但我仍然強調「事理越辨越明」,況且我並不認為你們在這次運動如果「輸了」就會天崩地裂,你們還可以負責後面的監督;如果你們贏了,麻煩就此放過慈濟,請看看那幾乎已完全破壞掉的保護區,讓慈濟在有有限條件下做合理與合適的開發吧。最後,為了避免模糊焦點,我這邊就不去質問你們炒「地王」以及「廣告」,等種種逼慈濟是神,又將其「妖魔化」的事了。還有,小學生很無辜,大人的事請留給大人,不要跑到小學去發貼紙做宣傳。

      另說,我僅站在觀察角度分析兩造說詞與提出質疑,該向大眾釐清的是你們雙方,我並不想要一直去查閱與我不相干的問題,請別把查閱證據的事一直攬在我身上,這不是我的「正業」,而是你們雙方,請不要再把這些事情丟給我了!我跟洪美惠小姐一樣,也沒有那麼多時間,不同的是,相信我至少比他有誠意些。

      以上為個人見解,僅供參考,最後,事件總會結束,我期待著這件事,能夠圓滿,當中若有疏漏不足與錯誤之處,還請見諒,謝謝大家。
  • 1.你將不同的法律規範標準混淆了:違建的建築管理、都市計畫土地使用的管理、環境影響評估,變成張飛打岳飛了。而我很清楚的分點論證,建議你再詳閱。
    2.本文談的是適法性問題,關於開發必要性(慈濟所需的樓地板面積是否一定要在這塊土地)、慈濟的道德標準、環境衝擊和致災風險,都歡迎你參與1/26說明會,了解清楚。

    panhan3 於 2013/01/19 00:57 回覆

  • oet68k6e
  • ﹋LIGHT LED光§源~技術支﹂持﹉

    doxa.in/alo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