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於2013/1/3蘋果日報

這跨年煙火的盲目跟風到了極限,越來越多人要來搞點不一樣的,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便在自由廣場「放人生的煙火」,都市更新受害者協會則在文林苑烤麵包,原本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還準備癱瘓台北捷運,蘭嶼青年跨年迎曙光祈求核廢惡靈退散也好多年。

這年頭,我們一直跨不過末日之年。商人操作下的假末日,當然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就叫冤大頭繼續花錢吧。可怕的末日,不是世間一切幸與不幸都劃下句點的終止日,真正恐怖的是末日之後持續存在的痛苦,求出無期的無間地獄。這不是在講災難片不一定會到的未來,而是指現在進行式,日本福島核電廠的高輻射污染仍持續擴散中。

 希望之國  

日本鬼才詩人導演園子溫,以往的作品常以屍體的影像語言,刺探生死之荒誕,這部即將上映的核災劇情片<希望之國>,卻看不見具象的死亡甚或一滴鮮血,來表達了沒有子彈與飛彈的「隱形戰爭」,在無預警核災的世界末日之後,三對伴侶的絕望路途,各自探底走到片尾,在輻射探測器噠噠聲,和雪地與火焰中,升起天堂的曙光,愛就是要一起攜手回家。

日本社會所面臨的真實點滴建構了本片劇本,議題嚴肅卻不說教,故事敘述相當流暢,一流的剪黏功力之外,應是導演走訪災區半年累積的基礎,實力派演員們精湛演出,也讓人容易入戲探索生死風險。全片唯一超現實的場景,是海嘯後傾頹破屋前,童男幼女要失速的工業社會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慢慢走。

 

核災劃定二十公里的逃命圈,這個家庭恰好院子一半在封鎖區和主屋則在安全區,揭開荒唐的序幕。這也讓觀眾大大取笑科學技術所判定的「安全劑量」,而法律和政治的強制力,怎能將多元社會的歧異一刀切?現代生活在風險社會,將文明、便利、利益和風險綁在一塊,但分配極不平均,因人而異的認知和感受,也令逃不逃的抉擇異常艱難。

封鎖線的木樁具體展現國家機器的暴力,有賴縝密的統治技術把被揭穿的荒謬合理化。睿智的老人說「是醫生在電視上說謊」,譴責泯滅良知的專家和媒體,他警告「如果相信政府,以後樁會打到你家」,也鼓勵勇於自己做出判斷,「只有勇敢的人才敢逃」。

迎接新生兒的喜悅,在醫院產檢轉為揮不去的憂鬱和無可防護的恐懼,為了保護孩子的健康,年輕爸爸從軟弱從眾,到覺醒「逃去不遠的地方跟不逃的差別不大」。非常清楚輻射危害,強迫兒子媳婦避難的老爸,為了陪伴失智症老媽,卻留在災區邊緣,照顧不能擠的乳牛和鄰居所托的老狗。當老媽不斷追問「核電廠蓋好了嗎」,並懇求「我們回家吧」,聲聲質問人類社會的集體失智和冷酷懦弱。

 

對受害者歧視,弱者間相互踐踏,我們或多或少都在共犯結構體制內的一部分,然而即使是再冷酷的官員,也難忘老樹「一輩子的印記」。愛護家園和土地正義的主題曲,這一兩年唱遍台灣許多被官商勾結踐踏的角落,然而核災卻是無可討價還價的,魔力來臨之際將全面強制徵收。最近夏威夷居民對日本政府製造核災提出集體訴訟,核污染其實無所遁逃於天地間,末日之前我們勇敢所做的皆是為了愛。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