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於蘋果日報2012/11/28「當心環保之敵再變大」 

台塑啃蘋果l  

壹傳媒股權交易案即將簽約,旺中集團的角色特別受到關注,也有要求中信金辜家產金分離的要求,台塑集團則相對未受到同等的檢視。其實,台塑集團過去的言行判斷,全民應當特別當心高污染財團「黑金恐怖」的來臨,而環境污染的新聞,從源頭的經營權介入,很可能就是管制的第一步,「台塑啃蘋果」造成對媒體言論自由的污染,或許比「米果吃蘋果」還毒

自從六輕來了   

台塑王文淵上週五的聲明指出,他是「台化公司董事長,也是工會最高顧問,與工會互動良好」,但實際上,台塑經常利用勞工工作權來控制被污染社區的民眾。《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便清楚報導,雲林民眾陳財能三次被台塑「白色恐怖」的經驗,包括多年前因聲援沿海養殖業 的抗議行動,隔天當他要進入廠區工作竟被扣留出入證,上個月台大公衛所詹長權教授簡報六輕附近罹癌風險的研究,陳當場起身發言,隔天六輕「敦親睦鄰組」就來電,關切他兒子還在承包的小工程,接受三立電視台訪問,竟還收到存證信函「顯無根據並已損及本企業商譽,本公司特予澄清,並請 台端避免再有類此之言論……以免違法是禱。」

《蘋果日報.人間異語》也曾報導〈家鄉變調 只能以車為家〉的這個故事,《壹週刊》更多次揭露台塑關係企業的污染事件。王文淵說買《蘋果》後,「還是要顧一下老闆的立場」,其聲明也隱含了不會排除指派人去擔任壹傳媒高層的可能,未來入主後直接或間接干預報導內容,合理判斷應該是早晚的事。

 

蔡衍明的旺中集團,從併購有線電視到入股壹傳媒,因股權的大量集中引發公民社會對媒體壟斷的疑慮。然而台塑集團雖然還沒有媒體經營權上壟斷,但其政治經濟影響力,加上創辦人王永慶「經營之神」神話的文化霸權,在新聞內容上早已自動產生單一化的壟斷效果。甚至連廣告都可能受到影響。

無「恥」的台塑公車廣告  

環保團體曾經刊登公車廣告控訴台塑污染,結果廣告上的「恥」被挖空,台北市政府公車處並旋即通知要強制下架。

 

在中國因素介入方面。《蘋果》創辦人黎智英長期反,中共自然希望將此媒體收服,蔡衍明還不遮掩他為打手的身份,許多本土也認為旺中集團背後有中資但台塑在中國投資金額更大,與中共關係或許更久、更深後。數年前,陳雲林至王永慶靈前弔唁,便推崇為「民族企業家」,日前當媒體詢問中共如何看待台塑入主《蘋果》,王文淵也不掩飾地說「中國應該會歡迎。更不用說當年六輕設廠爭議台塑出走中國要脅,讓台灣政府讓利讓到脫褲子,污染根留台灣,毒害雲林製造癌症村。

 

旺中集團控告小民激起社會反彈,而有901大遊行台塑也有用龐大法律資源,對付民眾和政府的習慣。不但告揭發真相的學者莊秉潔天價求償,箝制學術自由,受訪者接到台塑存證信函警告,以往六輕四期用水超標被環保署罰款,和早年屏東發現汞污泥案,他們也寧可興訟,更優先於反身自省來處理實質的污染

台塑六輕四點七期環評通過了,只因台塑不滿環評條件,行政院馬上開會討論閹割《環評法》的種種作法,並有環保署長幫忙發新聞稿、寫投書,大戰雲林縣政府和環保團體、學者,還有更多媒體用社論為台塑叫屈,最近雲林地方甚至出現歌頌六輕親親報報」廣為發放。

為台塑六輕掩飾真相的親親報報  

已經在新聞報導和政策過程形成壟斷效果的集團,他要介入媒體經營權,眾人更要當心黑金恐怖的降臨!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全都碰到了老江湖
  • 2012.07.27 陳季芳(前華視新聞部經理)

    1
    我忽然想到三十年前《美洲中國時報》事件。《美洲中國時報》對大陸奧運選手太好,報導太多;國民黨不高興了,新聞局不高興了,就不讓台灣的《中國時報》給賠錢的《美洲中國時報》匯救命錢,余先生還是儲先生追著宋楚瑜(時任新聞局長)拜託都不行。據說,當時國民黨提了三條件才讓匯錢,其中之一是:總編輯得由國民黨派。(在臉書上,知道這段內情的人很多,我說的應該不至於太離譜。)
    我辦報,你派總編輯,這是什麼玩意?於是,余先生關了《美洲中國時報》。
    那是什麼時代?現在是什麼時代?
    今天NCC對旺中案提賣中天、改中視新聞台屬性的條件,彷彿有當年新聞局的影子──通通沒把法放在眼裡,都是「我就是要這麼幹」。
    余先生有他的風骨,關了《美洲中國時報》。而風骨從來不是蔡衍明的風格,他草莽、他有他的遊戲規則,大家來玩嘛!你有名聲,我沒有;你丟臉,我丟錢;錢我多的是,你丟不起臉。

    2
    反過來說,NCC這十八個月做了什麼?
    旺中案之前有個大富案,也是關於媒體集中的問題;顯見媒體集中不是新問題。解決問題,就訂出法來,不能光憑「我想」,不能光提條件。
    你看看蘇蘅怎麼說:台灣沒有媒體集中度衡量標準,她在卸任前建議,未來應將媒體集中度問題提高到法律位階。她是有想,就是沒有做──十八個月欸!
    這些部長級的委員,白領了十八個月的薪水。
    所以,十八個月後,蔡大亨秀了八小時,出來還比個大大的V ,「入我彀中矣」;這個V,就是這個意思。第二天,他就攤牌了、翻臉了,因為他可沒同意NCC的條件。
    蘇蘅也承認:面談後,委員會議決定三個停止併購案的條件,‥‥也立即請法務處相關人士告知蔡衍明等;蔡衍明當場並未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未置可否。哈哈哈,妳就是不用功,妳就是被耍了!妳就是老警總、老文工會、老新聞局,但是妳碰到的是老江湖。

    3
    時代在變,媒體變得更快。報紙、雜誌、廣播、電視,到今天的網路,一個沉、一個浮。媒體多嬌,江山多變。你以為電視媒體還能領多久風騷?十年?二十年?網路蓋過電視,大概比我們想的都快。
    我們在台灣隨便找個例子,譬如文林苑,譬如美麗灣,是電視新聞發掘的嗎?不是,是網路(哈哈哈,電視如中視,還打壓網路記者採訪呢,真是反諷)。
    媒體在換,新聞是不變的。新聞哪在乎什麼形式?
    所以,我就搞不清楚:旺中案不過有線系統的集中,好像給那些塔蛋、學客說什麼言論集中給說得好像要亡台一樣。
    「媒體施政、媒體翻天,都是媒體至尊的淺薄之見。媒體這件公器的運作理論壽命還嫩,不斷在更新,不斷在蛻變。世局風雲中,數也數不到媒體的什麼鐵律鐵腕可以翻天覆地。」這不是我說的,是董橋說的,引自《白描》。
    所以,NCC和反對一派的塔蛋,只會抱著過去、擔心過去,真他媽的沒救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