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我和家人到廣島旅遊,親身見過原爆博物館,改變了我原本的一些偏見,也更覺得人類和核子魔鬼的這趟交易,到現在的負債還沒還完。

DSCN0736     

<宮島鳥居>廣島必到的有日本三景之一的宮島,這水上鳥居,也有其他地方類似的,但以此處最有名。令我永難忘的,還是全世界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所留下的歷史傷痕。

Atomic_cloud_Hiroshima   

<原子彈蕈狀雲>

原爆圓屋頂Hiroshima Peace Memorial(Genbaku Dome)是最為是人所知的印象,他並非真正的原爆中心,而是爆炸點附近唯一倖未傾倒的建物。原本目標是市中心顯著的T字型相生橋,實際上是在島病院上空6百公尺處爆炸,此圓頂約離醫院2百公尺。原先規劃的攝影專機,其底片因核爆輻射線全數失敗,只有另架飛機拍攝了唯一的照片。見到這魔鬼的人大多數都死了,我們看不到他張牙舞爪肆虐的猖狂,但從殘留下來的石頭刻痕,想像當時煉獄的苦痛

DSCN0778   

<原爆圓屋頂>

我從公車下來,喧囂車陣路旁的樹蔭相當濃密,市民經過而不駐足,我則感到不安的騷動,壓抑了急喘的心跳,像其他觀光客挪移位置取景拍照後,快步到對岸的紀念公園。

在公園裡信步走著,猶對圓頂念念不忘,頻頻探視它在樹叢中的模樣。

而「廣島平和記念公園」所設計的南北軸線,從平和記念資料館,往原爆死没者慰霊碑,直抵這個原爆圓頂。

52980031  

年度的紀念活動都在此廣場舉辦。 

慰靈紀念鐘,有許多孩子所折的紙鶴,結成彩色的紙串。

52980029  

 

資料館內則展示了許多原爆當時所留下的物件,並附上說明的短故事。

52980032     

指向原爆時間的手錶,紀錄194586日上午815分(日本時間)

52980035   

一個被高溫碳化的便當,另一個焦黑燒灼的兒童三輪車,小主人呢?

52980036     

更脆弱的人體,若當時留在戶外,有個石階上,人只留下一具黑影。而倖存者皮膚肌肉潰爛,行屍走肉宛若遊魂。最令我不寒而慄、不忍卒睹,也就沒有從資料館拍下相片。

 

火燙的數字這麼說:這個魔鬼炸彈被稱作「小男孩」,50公斤的鈾235的連鎖反應,爆發50萬億焦耳的能量,相當於15千噸TNT當量。其中一半的力量是衝擊波,中心氣壓達數十萬個大氣壓,風速約每秒440公尺。紅外線的熱能佔總能量35%,在3秒內釋出,使得爆炸中心達3-4千℃超高溫。當然也釋放大量的α射線,β射線,γ射線和中子,推算每1平方公分有高速中子12千億個、熱中子9萬億個。

而原爆巨大蕈狀雲含大量輻射塵,形成了「黑色的雨」污染了河流,喝了髒水的人在幾天內死亡。估計約有7萬人因核爆立即死亡,該年底累計死亡人數約914萬。加計癌症和其他長期併發症,幾年後共達到20萬人死亡。

 

這麼悲慘的人間煉獄,令參與研發原子彈的科學家歐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對美國總統杜魯門抗議「我手上沾滿鮮血」!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和德國競爭研發原子彈,但原子彈真正研發出來的時候,希特勒已經敗亡,日本也在強弩之末。要不要發明、使用原子彈投入戰場,是個曾經令人煎熬的歷史公案。

 

 52980033    

當魔鬼從地獄被釋放出來,就再也回不去了。核子魔鬼,比原先的兩顆多更多,威力大得多。

反對投擲原子彈的科學家們,所預言的軍備競賽果真出現,這世界很快又進入冷戰,反而面對更恐怖的核武地球

 

我這個世代的孩子們,在反共復國的洗腦下長大。那時熱門的科學小飛俠卡通,每一集幾乎都以原爆紅通通的蕈狀雲作結尾,讓小學生們爭辯「共匪丟幾顆原子彈台灣會不會沉下去」。後來中科院張憲義「叛逃美國」事件,揭露了台灣「十大建設」裡的核電廠,其實是為了研發原子彈而鋪路

 

在核子寒冬的陰影下,最前線的西德,反核武的和平運動,是西德綠黨興起的四大支柱力量之一。而蘇聯瓦解後,美國轉向製造恐怖主義的假想敵,伊拉克海珊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的謊言,被證明完全是為了開戰、在油源中東插旗,所捏造的假情報。

相反的是,美國自己在前一次波斯灣戰爭,將核電廠和核武的高放射性輻射廢料,混入子彈彈頭作為髒彈用於戰場上,不只土地和孩童受害,完全被蒙在鼓裡的美國士兵也身受其害。

DSCN0275  

<髒彈受害者>

 

廣島原爆三天後的194589日對日本長崎市,日本天皇為避免更多平民受害,於815日宣布無條件投降。

DSCN0791   

廣島的路面電車,在原爆後,迅速恢復運轉,給了當地社會重建極大的心理支持,至今仍在這座繁忙的大城市運轉。

我搭電車離去,然後站在貴翻了的新幹線車廂內,經過幾小時之後的夜晚,前往另一個原爆城市—長崎。

 

全世界唯一承受兩次核彈攻擊的日本,在戰後美國和日本政府的宣傳下,大量興建以「和平用途」的原子力發電(原發)。許多人把核武和核電作切割,但去年三一一福島核災後,作家村上春樹在西班牙泰羅尼亞國際獎領獎時,演講中二度提到廣島慰靈碑上刻有「請安息吧!我們不會重犯這樣的過失!」,深刻反省,以「非現實夢想家」站出來反核,「在核子這個壓倒性的力量之前,我們每個人都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因為我們無法遏止敵方使用這種力量進行攻擊,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加害者。」。

 52980024  

廣島原爆,這個負面的世界人類文化遺產,是一面心靈之鏡,映照我們心底的魔鬼。

 

延伸閱讀(一定要看村上春樹演講全文!):

1.村上春樹的反核演講 身為一個非現實的夢想家 陳炯霖譯

2.村上春樹反核大出櫃(劉黎兒)

3.STS論壇】科學與民主:原子彈發明與不發明的故事 撰文∣高涌泉(台大物理系教授)2010326日台灣大學『科學、技術與社會』研究團隊整合研討會之講稿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皮卡神樣
  • 我只有去過長崎
    當地也是有路面電車

    原爆遺跡猶在,但那些死去的人卻都不在了
  • 希望明天可以把長崎的回憶寫出來.

    panhan3 於 2012/08/08 13:29 回覆

  • 訪客
  • 不要忘了之所以原子彈會被投下是因為日本殺害了無數的亞洲人和美國人。這難道不是日本的自作自受?美國已經多次勸說日本投降,可是日本持續發起自殺性襲擊,不得已才投下原子彈的。而且已經避開東京和大阪了好不好。這是日本的傷,也是日本自己犯的罪。光看到日本的傷痕,對被日本人殺害的人來說不是很不公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