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綏生縣長幫忙開發業者「見證」背書的「四大保證」奏效 ,馬祖博弈公投得以過關,但縣長和業者態度卻立刻轉向保守,提出許多條件,這等於被「詐胡」了。原本公民投票制度,是以民主程序來化解高度爭議的公共政策僵局,縣長主張「尊重 」投票結果的多數民意,但澎湖和馬祖兩場博弈公投有許多極待改進之處,如果不能遏止漫天開價、形同期約賄選的歪風,徒具形式的投票結果反而是擴大對立的開端。

 

回顧台灣財團賭場合法化的歷程,先用博弈這個文雅的古典用詞來包裝庸俗的財大氣粗,透過商業媒體大量洗腦,廣告置入行銷的斧鑿痕跡顯而易見,灌輸民眾現代賭場老少咸宜的虛構幻象,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建立「只要管制得當,博弈沒有不好」的錯誤觀點。接著,以離島先行試點來控制可能的損害風險,除了化解本島人民的質疑,也是開發商看準地方相對剝奪感的心理,容易得到支持。

 

最大的民主弔詭,則是將主權在民的公民投票轉換為政客背書的工具。長期盤據在地政壇的一方之霸胸有成竹,對於操縱公投結果幾乎有十足把握,公投前幾年便透過代理人自行舉辦過數次狀況百出的鬧劇公投,泡製民意支持假象,意圖形成「沉默螺旋」令反對者噤聲。地方公投作為第一道關卡的制度設計,將政策成敗的責任丟回給人民,讓中央的馬英九總統可以維持不沾鍋形象,稍稍化解其天主教徒難以違抗教宗反賭立場的尷尬。

 

民進黨執政時期傾向開賭特區設於本島,與國民黨的主張略有不同,其中一項因素,是無黨聯盟未與民進黨達成政治交易,但外界並不知道他們究竟與國民黨有何條件或默契。立法院在2009年初通過離島建設條例的博弈條款,不分黨派主張設在本島的縣市政府和「利委們」願意放行,就是打算未來在博弈專法立法階段再來翻盤,此即兩次「離島公投,台灣喊燒」的奧妙之處。

 

博弈公投原本就是政客的權宜之計,他們當然不樂見公投展現真正的民意,更阻礙立基於事實和真相的公共討論,甚至運作行政權力和資源,為通過公投巧妙佈局。比如澎湖公投日定在中秋節前一週,馬祖公投與端午節差兩週,以短期間內重複返鄉的交通和時間成本倍增,降低自主公民的投票率。澎湖縣政府主導公投說明會,被抨擊行政不中立,便讓反賭人士上台論述,馬祖縣政府搞背書模式,放任業者大吹法螺,以抽獎為名義放送高價值獎品,都已涉嫌妨礙投票和賄選。

 

三年前澎湖公投,促賭者宣稱博弈吸引每年五百萬觀光客、一萬個工作機會,就被吐槽「天方夜譚」,以二百五十億元的膨風年產值,要達到每戶每年一萬元,也是簡單加減乘除的算術就可以輕易駁倒。但馬祖的四大保證,國際機場、跨海大橋、免費大學、高額福利金,每一項都比關鎖離島的濃霧更迷濛,每人每月八萬元的福利金,比澎湖空頭支票高出三百倍,根本是笑死人的海市蜃樓。然而一些名人誇談「別剝奪別人做夢的機會」,媒體報導許多人想遷戶籍到馬祖領八萬元,整個社會在理盲濫情之餘,還有「弱智」加在前面

 

要深化台灣的實質民主,應強制公投依行政程序法舉辦聽證會,釐清爭議焦點,任何人的發言都會成為呈堂證供,不得虛偽造假。當事實從民粹的口水中浮現,正面利益和負面風險並列,人民依其價值觀投票,公投才不是亂投。 而離島建設條例排除公投法投票率五成的門檻,足見母法條件限制過苛也該降為合理的一成或兩成,連署門檻過高等其他問題也一併修正,讓公投走出鳥籠。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