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賺最多的,不只是史上最高的選票,而是知道現實、了解現實,我們不見得就是要完全屈就現實。但不顧現實,只想埋著頭硬幹,只會讓我們永遠望著理想彼岸的倒影,而踏不上從現實的此岸發出的彩虹橋。

-----------------------

C.綠黨的軟、硬兩種選票(魚肉和魚骨)

 

面對20142016開啟一場新的循環賽,政治局勢已經重新洗牌,無須留戀上一個牌局我和民進黨的結盟,未來必然與各黨將開放合作的任何可能性,立法院以環保議題跨黨派合作已經是一個新的顯學。

這個「轉大人」蛻變過程的政治衝擊。正面的是,讓社會和政治圈認識到綠黨是可以結盟、合作、談判的政治團體;負面的是,失掉部份純粹基本教義派(並無貶意)的支持,因誤解而動搖的支持者則必須澄清和爭取。

 

與其爭論有無中產階級、中間選民、第三勢力,或者加以定性是怎樣的票,不如思考綠黨自己的選票來得重要。我大膽地再用譬喻的方式,尤其是冒著簡化的風險。

綠黨有社運團體幹部及支持者的票、一般關心環境的選票、痛恨兩黨的賭爛票。分別是魚頭魚骨、魚身魚肉、魚刺。

一般人關心環境的選票是最大量的(魚身魚肉),他們沒有那麼多的精力(或是根本沒有興趣)去了解所有的事,或許不那麼了解價值觀的每個細節,但是他們接受、認同了綠黨。環保團體的活動(魚頭魚骨),讓大家去接觸全球的或者是在地的環境議題,票不多,甚至選舉的時候也不一定全部都有時間認真去拉票或助選,如果魚的骨架沒有長大,魚肉的成長是有限的。因為社會是多樣的,會有人就是要打破沙鍋問到底,有些是有組織的魚骨頭,有些是看似雜亂的魚刺。

如果綠黨想要吃掉魚(佔有這些選票),要嘛把這些魚刺挑出來,耗時費工、滿嘴腥羶又被說吃相難看(慘烈的鬥爭、吵鬧),要嘛打落牙齒和血吞,就讓這些魚刺在喉頭不舒服(乾脆被罵不回口,誤會一直存在)。另一個選擇是,綠黨不要想吃掉魚,而是和魚共處,找更多的魚,養更多的魚。

 

大眾報導或是網路媒體,所報導的選舉,只是真實選舉的一小部份,大部分的時候,我所進行的很不主流、非常綠黨風格的選舉方式。很遺憾的是,對一些獨立媒體來說,「表態政治」也是他們比較關心,有新聞性的部份。而讀者、綠黨的支持者,沒有時間或沒有意願,去看看他們所批評、擔心、質疑的選舉過程真正是怎樣的,也沒有設身處地(社會學想像)為何會作這樣那樣的選擇,也可能也不認為選舉是自己的事,但卻認為綠黨的選舉就該只有那幾種形式。

在這場選舉中,民進黨賺得多,還是綠黨賺得多?不同的算法會有不同的答案。而選舉過程中,我總是在花心思如何爭取中間選票/綠黨政黨票,卻常常要停下來,處理和民進黨的距離,在夥伴、友軍(這一次)、敵軍之間拉扯。這就是我認為黎的參選造成破局,雖然這也在當初預擬的幾種可能中,畢竟還是發生了。

 

經過一個,綠黨中執會內部進入冷戰狀態,我終於沈澱下來,完成這篇檢討,在這春雷響起、乍暖還寒的春雨中。若是選舉期間此刻滂沱的冬雨清晨,我領著競選團隊、騎我們的太陽能三輪車、頂著斗笠,猶豫要不要用一次性的暖暖包,要不要把手從手套中抽出來,在十字路口對通勤上班者揮手,拿麥克風在街頭演講,抓緊紅綠燈倒數的時間,將能源稅化繁為簡,把刻板印象翻過來。

選舉,就是綠黨在環保運動界的分工裡頭,所進行的草根實踐工作,面對真正的群眾。

我覺得賺最多的,不只是史上最高的選票,而是知道現實、了解現實,我們不見得就是要完全屈就現實。但不顧現實,只想埋著頭硬幹,只會讓我們永遠望著理想彼岸的倒影,而踏不上從現實的此岸發出的彩虹橋。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