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都會票:有一點點中產階級味道的新興發展區,綠黨得票都相對較高,各縣市的二級城市都是各該區域得票率相對高檔。環境災民票:低階核廢料儲存場所在地的蘭嶼,是凸出的特例。其他環境議題所在地,綠黨得票似乎有較高,但也有比四年前退燒的反例,未來需要更細緻的調查分析。

 

權力上的弱勢受害者在資訊的接收上也常常是弱勢者,未能分辨綠黨是個政黨,也不清楚政黨票的意義。綠黨在議題的投入,雖對當地政黨票開發有限,卻明顯有助於全國政黨票的累積,而且全國得票更多得多。綠黨得票是全國環保、公民團體共同撐大的,以及許多支持者主動的口耳相傳,其政黨立場跨越了主流政黨的兩極版塊。但是在一般人之中,綠黨的知名度還是很低,也就是努力成長的空間還很大。政黨票是基本盤的四年綜合檢驗,選舉期間活動大概只是固票,所能開發的新選民相對有限,一些風暴的整體影響也不大。

 

TW_greenparty  

<綠黨得票率分佈圖--感謝林怡製作提供>

分析綠黨得票的空間分佈。北二都得票佔總數的四成和上屆相近,得票率也高於全國平均,但其他區域得票整體都有提昇,分佈也較上屆平衡。再從綠黨得票率分佈圖來看,各都會區有一點點中產階級味道的新興發展區,綠黨得票都相對較高;如台北市大安、文山、中正、信義、松山、內湖、南港、北投,新北市淡水、板橋、中永和、新店、汐止等衛星城市,台中市西區、南區、北區、西屯、南屯,台南市東區、中西區、北區、安平、永康、新營,高雄市左營、楠梓、鼓山、三民、苓雅、新興、前金等區。

五都之外各縣市的二級城市都是各該區域得票率相對高檔,中產階級區域也相對明顯,也約略是縱貫鐵路的沿線城市:桃園市、中壢市,新竹市東區、竹北市,竹南鎮和頭份鎮、苗栗市週邊,彰化市、員林鎮,雲林斗六市,嘉義市東區,屏東市,宜蘭市、羅東鎮,花蓮市,台東市,以及南投縣埔里鎮、南投市。

 

這與歐洲綠黨發展經驗類似,綠黨支持者的主要屬性包括,都會區、大學城、中產階級、教育程度較高、年齡層較低;學者針對德國綠黨的選票變化研究發現,有環境議題的地區,曾有選票高峰,但選票也會隨著事件退燒而退潮,該地區選票不易形成持續、穩定的政黨認同。

 

關於環境災民的選票,低階核廢料儲存場所在地的蘭嶼,是凸出的特例。其他環境議題所在地,綠黨得票似乎有較高,但也有比四年前退燒的反例,未來需要更細緻的調查分析。得票率較高的有:桃園縣蘆竹鄉、觀音鄉(煉油廠南遷),台東縣的達仁鄉(新的核廢場預定地)、東河鄉(美麗灣等BOT)。屏東縣牡丹鄉(阿塱壹古道)、瑪家鄉和霧台鄉(反水庫、災後重建),也高過較都會的屏東市。彰化縣在鹿港鎮、和美鎮等北部鄉鎮得票較高(反彰火、反杜邦傳統),國光石化所在的南部芳苑、大城、二林得票則不明顯。而得票率退燒最明顯的是雲林縣海線各鄉鎮(反六輕)。也有暫時無法理解的地區,如台中市大安區的高峰。

 

上一屆綠黨在蘭嶼得票率2.2%為全國之首,這一次更飆升至34%、躍居第二大黨。希婻瑪飛洑(賴美惠)被提名為綠黨不分區第一名,她也在選前到各村跟耆老們拜訪說明,是最主要的原因。而當地總統票有更高比例投給國民黨的馬英九,有民進黨支持者在網路上憤恨不平的表示,他們支持許多的環境、社會議題,但受害者地區依舊投給國民黨。暫且不論表態支持是否真心還是增加正面形象的爭論,若依此簡單的選票交換關係邏輯,綠黨豈不虧更大,但事情沒這麼簡單。

 

環境議題大多發生在環境敏感地帶,也同時是人口較少的地方,地方民眾金錢所得(狹義的經濟發展)也較差。在全球化資本主義席捲下,多數人渴望分配到更多利潤,開發受害區支持保護資源以求永續發展的人,常常是少數。權力上的弱勢受害者在資訊的接收上也常常是弱勢者,未能分辨綠黨是個政黨,也不清楚政黨票的意義。某個能對原住民議題侃侃而談的朋友,卻說「我知道你們綠黨提名達悟族當候選人很棒,但我是『平地原住民』,不同選區沒辦法投」,根本不清楚政黨票。

而即使是經過資訊傳遞促使當地民意在議題立場上轉向,選民也可能更傾向支持實力較大的政黨。選後我遇到許多人說覺得綠黨很棒,但他還是要投給其他會當選的政黨。

 

都會中產階級在資訊取得上清晰且穩定,全球環境危機愈來愈迫近,而且已經大難臨頭,這些有環境意識的選民,比較知道綠黨就是環境政黨。綠黨在議題的投入,雖對當地政黨票開發有限,卻明顯有助於全國政黨票的累積,亦即「失之西鄅、收之東鄅」,而且全國得票更多得多,即使當地得票過半也不會是總體得票的主力。綠黨在資源窘困階段的經營模式,持續參與環境與社運各項議題,「成功不必在我,不論成敗一定有我」,綠黨因此累積了基本的品牌知名度,雖然尚未擴散到所有選民,但已經足夠支撐一批先行者,在積極的組織工作者之間,有基本的認識和信任。

 

綠黨得票是全國環保、公民團體共同撐大的,以及許多支持者主動的口耳相傳,其政黨立場跨越了主流政黨的兩極版塊。德國綠黨1980年第一次參選比例代表制,各地草根公民團體,雖然有許多未加入政黨的創建(不在環保、左派、性別、和平反戰四大領域的脈絡當中),也積極為綠黨拉票。

這次選後,我到中南部許多地方走動,部份地方團體組織者雖不熟識,都表態非常努力拉票。在新化老街社區營造協會的咖啡店,春節的走春竟成謝票,有在地人也有外來遊客,有許多素不相識的朋友過來握手鼓勵,「你不認識我,但我在電視上知道你」,說他們都為綠黨拉票,還有一位長輩打電話給他家小孩「你不是都在幫綠黨拉票嗎?他現在在這裡,你要不要趕快過來?」。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一定也有你身邊的故事。

 

但是在一般人之中,綠黨的知名度還是很低,也就是努力成長的空間還很大,有些已經比較關心公共事務的人(文史工作者等等),還沒聽過綠黨。一位投宿嘉義玉山旅社的年輕背包客,對澎湖反賭公投等等議題有感,但完全不曉得綠黨在這些議題中的參與和角色。

 

政黨票是基本盤的四年綜合檢驗,選舉期間活動大概只是固票,所能開發的新選民相對有限,一些風暴的整體影響也不大。尤其這次綠黨因為沒錢以及種種原因,欠缺整體的廣告和競選活動,對區域候選人的支援極為有限,唯一的共同文宣推出時機也過晚。反而是黨員吳銘軒自己做了「政黨票的故事」的投影片,在臉書上有一萬人分享,朱學恆對綠黨的反輔選(全球綠黨廢除死刑的基本立場),都引起PTT的討論。而黨員王浩宇自主找了幾個人,到桃竹地區的國內旅遊景點發文宣,許多黨員和支持者都主動到各區域候選人的地方去幫忙。

 

在論證了都會選民、環境災民與政黨票的關係後,另一個需要檢驗的假說是「區域候選人有助於提高當地的政黨票」。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
  • 我對這段句子比較好奇"都會區有一點點中產階級味道的新興發展區",可以解釋一下是如何得證的嗎?
  • 五都的「舊市區」綠黨得票低,如台北萬華、大同、中山,台中中區,高雄鹽埕區。
    我提的這些「新興發展區」有些其實也似乎不新了,大約是近20,30年發展起來的地區。看看台中國美館附近、高雄美術館(北)文化中心(南)附近,都有一點點像台北大安區的樣子,新竹嘉義台南的東區亦然。

    panhan3 於 2012/02/27 07:16 回覆

  • 張哲豪
  • 原來台中也有個大安區...我稍為查了一下
    該區產業型態以農業為主,當地有白鷺鷥保護區及紅樹林潮間帶
    南北相臨大肚及通宵火力發電廠...當地位於西部濱海地區,亦有大量風力發電機

    不知是否與相對票綠較高有所關聯...
    綠黨可以稍微瞭解一下,或許有助於下次選舉
    綠黨,23萬名台灣人在支持你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