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要來談我在立委選舉和民進黨的選舉合作。

一、蔬食的比喻。

二、我和民進黨合作,綠黨依然是綠黨。

三、總統票「支持反核總統」,區域立委是潘翰聲,政黨票是綠黨。

四、我對在18日總部成立大會,沒有力陳政黨票,向綠黨支持者道歉。

五、綠黨和蔡英文非核家園的差異。

六、若當選「薪水全捐,受雇綠黨」。

 

政黨票請投綠黨!



 

 

蔬食

 

因為多重因素,2006年我開始吃方便素,有時我也說是隨便素,一般說法是鍋邊素、肉邊菜,在轉換飲食的過程,奶蛋也甚至吃得更多。我不是嚴格素食者,深層素食主義的各種理由,健康的、環保的、人道的、宗教的...我都覺得有道理;我只是個凡人,我希望茹素的人越多越好,卻不以百分之百的人都轉變過來為目標。

 

2007年下半年的某些因緣,我和素食的一些朋友認識,開始有意識的推動,包括在總統選舉辯論上提問,和2008年地球日舉辦「蔬食抗暖化」的連署活動。

當時我主張以餐飲業開始有人使用的「蔬食」來做招牌,以區隔傳統宗教味較濃的「素食」,在這個寬鬆聯盟裡面,有人較基進地認為肉品應該像菸品一樣用恐怖的圖片來標示,但多數意見還是認為要慢慢把人牽進來的溫和路線,也是我的運動路線、政治路線。

 

 

這次選舉,我面對三個層次上的衝突和矛盾,這是政治的考驗。

選票—綠黨支持者和民進黨支持者、選舉模式—環保的和傳統主流的、路線—社運與選舉。

我用葷素來比喻我和蔡英文/民進黨在非核家園的差異,也用在這三個衝突的處理。

 

 

該不該和民進黨作選舉合作?

 

我和民進黨的區域選舉合作,有像是素食者與葷食者同桌吃飯,第一次一起共餐必然有互相不舒服的地方,現在是要想辦法把飯吃完,雙方都不太能夠翻桌走人。

如果是穿著袈裟嚴格素食者和葷食者同桌,確實是不恰當的,應到素食餐館才尊重。

我自己是個蔬食者,經常和葷食者共餐,有時候我也會適時的提醒,哪些肉食有何問題(健康的、環保的、人道的),但不會用強烈道德批判,導致這頓飯不歡而散;素食者常受到葷食者的歧視語言,有時我也會出聲抗議,葷食者也分不出那麼多種素食光譜上的差異。

對自己來說,我已經選擇作為一個蔬食者,就要忍受看、聽、聞到葷食的不舒服,甚至有時會不小心吃到碎肉屑,面對是否吞下去的掙扎;我不會變成葷食者,因為我已經作選擇,在理性上、感性上、和身體上。

 

2006年我回到溫炳原重新啟動的綠黨,就是市議員選舉。之後,我也清楚表明,綠黨和我就是要透過選舉,取得政治職位所帶來的權力、資源、發言權,來推動結構性的改變。

綠黨是不是社運/環保團體?經常被混用,概念上不是那麼清楚,綠黨也還沒有共識的正式文件宣告。社會上也總是分不清楚,問我們是不是那個阻擋捕鯨船的綠色和平。

我自己的詮釋和認識,也經歷一些改變。1990年代初期,在大學時代我第一次接觸到南方出版社介紹德國綠黨的兩本翻譯小冊子,對「非政黨的政黨」很有感覺,那是在無法想像龐大的國民黨會倒台的情境下。最近這5年的實務經驗,當主流媒體和政治力量,把綠黨視為「環保團體」,意味著選舉是「選理念」不求當選,但是在於想要排除的時候,則又說我們是政治人物,影射是有邪惡企圖的。我漸漸認為,綠黨應該要更強調政黨的彈性性格,而社運的理想性,應該是強調核心價值,而非不接觸、不妥協。

 

對於有人堅決的反對跟主流政治有任何瓜葛,我予以尊重,但我的路線,是認為應該要進入體制去影響。所以有人會對於跟馬英九見面嗤之以鼻,有人對於我的評論認為「不該各打五十大板」,都是多元社會的呈現。

 

選舉合作當然是更深的接觸和互動了,問題應該是在於,如何互動,損益計算,而不是不能合作。

國外綠黨的經驗,選前、選後合作的情況都有,各個國家、不同時代都有所不同。在德國討論較多的是,能不能和右派基民黨合作,和左派社民黨合作比較常見(當然也是有人反對,或是認為社民黨背離左派),但綠黨還是綠黨,不會變成社民黨的側翼,今年甚至出現綠黨籍的邦總理,來邀請社民黨(該邦第三大黨)聯合執政。

 

認為我和民進黨合作,就是台灣綠黨和民進黨合作,那以後就不能再說「綠黨不是民進黨」,邏輯太過跳躍,有人推導為綠黨是民進黨的支部,根本是誣蔑了。

 

就我自己來說,我不會去參加民進黨。

我吃蔬食,但不會變成葷食,因為我已經做了理性上、感性上、身體上的選擇。

 

 

三張選票怎麼投?

 

就綠黨來說,總統沒有候選人,尚無規範可不可以支持誰,區域立委有候選人的地方就支持綠黨候選人,政黨票是各選區都要去爭取。

就我來說,總統票是「支持反核總統」,區域立委是自己,政黨票是綠黨。

 

12/17()晚上我參加蔡英文在信義區唯一場造勢會,12/18()我自己的競選總部成立。

大部分的人是從大眾媒體或網路媒體的片段了解,對事件發生過程的脈絡簡單說明。

前一場,民進黨作東我是客人,台下全是民進黨的人,蔡英文說政黨票要投民進黨,我同意民進黨支持者政黨票投給民進黨。

後一場,我作東民進黨是客人,但麻煩出現了,台下大半是民進黨支持者,綠黨支持者除了工作人員、受邀上台的來賓,來的並不多。所以,當王鐘銘以綠黨發言人身份,說政黨票投綠黨,民進黨支持者非常不悅,而後面,兩位議員以「蔡英文」逼供的情況下,我無法再啟爭端,只好默然。這點我必須對綠黨支持者表示道歉,包括無法動員足夠的非民進黨支持者到場,以及在台上談綠黨政黨票。

 

基本上,這裡談的都是「信義、南松山」的選民,在選區外,綠黨支持者當然就是政黨票投綠黨,毋庸置疑。

在選區內,我和綠黨一些人想法有所差異,我覺得政黨票是「各自努力」,但綠黨的想法是希望政黨票極大化。我自己認為,實務上,我已經跟民進黨在這個選區借了區域的票,還要再要綠黨政黨票是不恰當的,如果民進黨可以放下區域的票,我在這裡的政黨票也應該自己去努力,這樣就「夠了」,民進黨的選民可能因為透過潘翰聲而認識綠黨,進而政黨票投給綠黨,那必須是選民自己的判斷,而不是我在台上鼓吹搶票。在非民進黨的場合,我的選舉活動都是同時宣傳政黨票,這一點則引起民進黨一些人的不滿。

 

在與民進黨接觸的過程,僅以口頭上但沒有書面化的默契是,總統票「反核總統」,政黨票「各投各的」。

在民進黨領導層,大致可以感覺到尊重我的決定的善意,或者說,知道在策略上,必需要讓綠黨去爭取中間選票,這一席立委才有可能從國民黨費鴻泰手上搶下來。(見段宜康的發言影音)




但是在民進黨的基層,市議員不容易有這樣的視野,也因為他們必須反應基層黨員的心聲,所以採取要我表態的作法。這也是苦勞網孫窮理貼出來,讓綠黨支持者感到痛苦的片段。

 

表態是政治很重要的姿態,對政策表態很重要,不僅是政策的宣揚,也是對行使權力的承諾;對人表態,則是選舉比較血腥的部份,會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但選民也有自主的判斷力。

 

孫窮理的報導,很清楚我表態「反核總統」,雖然指向蔡英文,卻不講明是蔡英文。雖然很多人看了就是你表態了,但我還是要說,這兩者有不同之處。我相信選民自有判斷,因為我基本上相信民主。


我若講了蔡英文,差不多代表我概括認同蔡英文所有政策主張,或加加減減表示同意,但實際上,我對擴張科學園區等短期經濟數字成長的路線不贊同。

我接受的是蔡英文願意承諾要走非核家園,但他和我的反核還是不一樣。我用了葷素、快慢車道兩種比喻。

 

繼續用葷素比喻作小結—總統票(肉湯)、區域立委票(青菜)、政黨票(肉絲炒青菜)。

對於與民進黨同桌共餐的我來說,我(蔬食者)推薦大家吃青菜比較好(區域票),較沒問題,他們覺得要加蒜頭才夠味,我是可以接受,但看到那個程度;肉絲炒青菜(政黨票)則是各吃各的;總統票較麻煩,肉湯口味很重,有時太油膩吃了會拉肚子,只要吃了一口,他們就覺得,既然都喝湯了,幹麼不吃肉。

 

 

綠黨和蔡英文非核家園的差異

 

馬英九不在討論範圍。

 

我記得,2000年有天在計程車上,司機大哥和我聊到陳水扁,我說他至少作對一件事「核四停建」,他回說「到時他怎麼玩你們環保的,還不知道」。後來真的是一整個政治玩弄的工具,反核運動也從高潮陷入十年的低潮。

 

這件事,的確民進黨要給大家一個交代。股市大跌並非核四停建,卻成為政治上違背金融市場常識的歪理,民進黨卻不敢辯護。也可以看出,民進黨在反核這件事的罩門就是「停建」。

 

綠黨主張,核四停工、三座核電廠立即停機規劃除役,和蔡英文跟民進黨的2025不一樣。這部份,我在蔡英文場上的演講,已經說明,詳見前一篇的發言稿。

 

在核四課題,蔡英文原本的「完工不商轉」,現在也不提了,民進黨已定調「不插入燃料棒」,後半段向環保團體靠近。

前半段要不要停工,選舉期間要逼她出來再表態,需要更大的社會壓力,剩下時間不多。

既然國民黨政府的評估都已經說,停建賠一百億元比續建還少,我審慎樂觀的認為,未來社會共識有可能去達成「停建」,只要資訊公開,以及核四真的一直無法擺平層出不窮的問題。

三座核電廠停機提前除役,和核廢料處理,雙方也有所差異。

 

至於蔡英文算不算反核總統,綠黨內部有人認為不是,而不只是程度上的差異。

 

 

若當選「薪水全捐,受雇綠黨」

 

我和民進黨的接觸,大致上有讓中執委會知道,但確實有不同意見。

關於政黨的結盟,現階段黨對黨的談判,還不到那個程度,也毫無條件。對於我的選區的選舉合作,就是用個別候選人的方式,來做切割和控制損失。

 

至於「政治代理人」的課題,是候選人對綠黨,綠黨如何做到黨內的參與式民主,是一個課題,也有一部分是,組織的成本,投入還不夠的地方。

日本綠黨的議員有「薪水全捐,受雇綠黨」的制度,我已經在選舉公報上承諾「薪水全捐」,未來我若是當選,就由綠黨來決定付給我多少薪水,當然對於我的言行是有所節制。

 

關於選舉戰略、戰術的討論,選票的計算,就不對所有人公開了。

(對孫窮理報導,有一點提醒,立委選區比市議員小,扣掉稍藍的民生社區,這區去年的比例,民進黨是4成,而綠黨得票數應該還會成長)

 

以上是我個人的說法,不代表綠黨立場,但也對事實有些澄清。

不能接受我的朋友,還是懇切希望,政黨票請投給綠黨!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Spikle Wang(臉書之友)
  • 政黨票還是投綠黨,為台灣環境找一條正確的出路.
  • Hao Yang Cheng
  • 開幕那一天我有去,同一天費鴻泰的場比較早在九點開始,所以他們也比較早結束。因為動線的關係,有些人是有經過綠黨的場子的。

    不過很可惜的,那些人進來聽得很少很少。我想他們要是聽到台上有人在講"馬英狗"如何如何,就算在怎麼想聽也會離開了吧。那時候我在台下就在想,和民進黨走這麼近真的好嗎?比起塞得滿滿的民進黨支持者,我還寧願看到工作人員脫下背心自己人擠滿前座。至少看起來舒服點。

    其中一些上台的民進黨政治人物,乃至於主持人,也儼然把綠黨當成民進黨的藩屬了。這實在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事實上,我在回去的路上有遇到一些國民黨的支持者正在討論,他們當中還有人直接說:"前面有民進黨的支持者在造勢,最好繞路比較好,誰曉得會不會被打。"

    他們這種言語中帶著歧視,把民進黨當暴力黨的說法,固然讓人覺得不舒服。但是綠黨被當成民進黨也不是很讓人愉快。真的要和民進黨走這麼近嗎?我能理解,要是沒有民進黨支持者,某些選區連一拼的機會都沒有。但是我想綠黨也應該是需要國民黨支持者的票的。

    如果能讓國民黨和民進黨支持者一起坐在台下聽演講,我想畫面一定很棒,綠黨真是可惜了。
  • 黃啟翔
  • 翰聲: 競選總部成立那天, 因為公務不客前往, 後來朋友過去, 轉告了民進黨在台上要求你表態支持蔡英文的訊息, 我第一時間雖然感到疑惑, 但是憑藉幾年來對你的認識, 加上現在看到你的說明, 真感概你受到的誤解和用心良苦.

    民進黨是十分熟稔選舉操作的政黨, 在這種場合, 我相信是她們強力主導和動員民進黨的支持者到現場, 導致了這一場爭議的活動.

    綠黨, 跟民進黨有很大的不同, 也不是社運團體.

    綠黨是全球性的政治組織, 擁有許多先進的政治理念, 透過正當程序進入政府體制, 盡力改善結構性問題, 更是全球綠黨共同的使命.

    我期待未來在工作之餘, 更加投入參與綠黨, 台灣與世界, 迫切需要綠黨帶來的綠色政治!
  • 政治ABC
  • 過去面對國、民兩黨支持者,或是對政治冷感的中間選民,我可以很驕傲地說綠黨不同於國民黨,更不是民進黨,是有自主與改革理念的第三勢力政黨,要求對方就算區域有自己支持的人選,政黨票一定要投綠黨。但現在這樣一搞,很難洗清一般人以為綠黨就是民進黨的印象,連帶衝擊綠黨的政黨票。如果真的很想進入體制內改革,掛民進黨的旗幟代表參選,那又何妨?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那也無可厚非,因為綠黨依舊是綠黨。但為了贏得區域席次忍痛讓民進黨吃盡豆腐,只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連帶影響綠黨政黨得票。講實在,綠黨透過政黨票拿一席的機會遠比在區域大得多。就算在區域選舉得了幾萬票,又如何?這幾萬票真的是支持綠黨的理念,還是看在民進黨的面子上投你?但這都不重要,民進黨自己都知道在這區選不上,換支持綠黨就會選上?政治的算計告訴我們不可能,民進黨不派人參選只是省得浪費,還賺得禮讓綠黨的好名聲。但就算最後區域的潘兄拿到幾萬票,若最後沒選上,就是零!但你敢說這些選票是支持綠黨的理念嗎?反對國民黨與支持環保是無法劃上等號的!更何況你們當初忘記不分區選舉制度訂定,民進黨是如何與國民黨合謀幹掉其他小黨的生存空間嗎?
  • 訪客
  • 我覺得會陷入現在的爭議,是相當可惜的事

    就純政治操作的角度來看,綠黨根本無須作出這樣的犧牲
    綠營的選民為了拉下費鴻泰,原本投給你的機會就很高
    而這次大選變天的氣氛很濃,國民黨流失很多淺藍的年輕選民
    一旦綠黨被民進黨染綠,不僅讓費鴻泰有藍綠操作的空間,鞏固藍營鐵票
    原本觀望的淺藍年輕選民,也會遲疑這一票的意義在哪裡

    如果你覺得民進黨選民投票給你,是民進黨"借票"給你
    讓你在實務上覺得不好意思說政黨票投綠黨
    那麼當選之後,你要怎麼還民進黨"借票"之恩呢?

    趙孟之所貴,趙孟能賤之

    最後,希望綠黨的候選人對政治可以更敏感一點
    我政黨票還是會投給綠黨的!!
  • vvrrscqeg
  • 還再找您需要的實用軟體,遊戲,情色片嗎?到此站啊!
  • 政黨票投綠黨8號
  • 政黨票投綠黨8號!
  • 陳佳揚
  • 支持對台灣有想法的任何一位人!!
  • 訪客
  • 和民進黨合作是互利(交換)而不是民進黨"借票"給你,所以若選上沒有所謂回饋民進黨的問題,這觀念應該要清楚!
  • 反對跟民進黨合作(純粹只是自已的想法,若有冒犯請刪除)
  • 沒當選又如何,畢竟這是有志者得宿命。
    要在環保理念中要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就算崎嶇不平,也用不著搭順風車。
    試問,在公海阻擾獵殺鯨魚的環保團體,如果跟石油產業財團結合,只為了買到更好的船去執行不殺鯨魚環保理念,讓石油產業逃過因結合的曖昧不便抨擊結果繼續污染地球,這樣的環保理念,不覺得奇怪嗎?
  • 灼眼喵露
  • 我也是吃了10多年方便素的人,吃素的理念是「護生」,潘翰聲以「葷食」、「素食」、「疏食」的比喻綠黨與政黨的合作互動,我個人覺得很妙也很能體會,在此分享自己吃喜宴的有趣素經驗,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我參加的喜宴多是葷食,素桌是另開一兩桌,我通常會報名素桌,但由於親朋好友都在葷桌,於是我會拿著盤子到素桌夾菜到葷桌與朋友一起用,這時素桌的賓客一定會有人反應「怎麼可以拿去葷桌吃呢!這樣不好啦!」,也會有人質疑我「妳真的吃素嗎?」,我總是笑笑回應「親人朋友都在葷桌,很久沒見面了,想跟他們聊聊天」。我也曾經遇到一對母女,媽媽吃素、女兒吃葷,女兒不想跟媽媽分開,於是把葷食帶到素桌來吃,卻被素桌的其他素食者嫌惡,感覺看到了葷食就污染了他們的眼睛,於是媽媽很不好意思的請女兒離開,讓女兒獨自在葷桌與不認識的陌生人共食,而自己也不敢離開素桌。

    對我而言,不論待在葷桌或是素桌,一點都不影響我吃素的理念,而平常外出與葷食者共桌而食也不太困難,因為葷食朋友大多會尊重我吃素的原因,留幾道讓我點青菜,我覺得這樣的互動滿好的,大家有機會多吃蔬菜,也有人漸漸認為多蔬食也不錯。

    這個社會本來就是葷食與素食共存的(而且很不幸的是葷食多數),「素食」的理念要如何推廣是一大智慧,如果一直與葷食者楚河漢界,對葷食者抱著「嫌惡眼光」,又如何交流如何推廣呢?如果說,與葷食者共桌、眼睛看到葷食就會被汙染,這樣的「素食者」首要檢討的可能是自己的意志。

    關於藍綠選民對綠黨此次與民進黨合作,如果我是欣賞綠黨理念的藍色選民,我會難過「國民黨為何爭取不到與綠黨的合作」,而不是計較「綠黨為什麼只跟民進黨合作」,這想法上是有差異的。

    如果將民進黨支持者比喻為「葷食者」,既然與「素食者」潘翰聲同桌吃飯,是否能尊重他「素食」的身分與理念,不強迫他吃葷呢?也請民進黨支持者思考一下。
  • 把綠黨與民進黨合作比喻為葷食、素食、蔬食,根本不倫不類。
  • 素食,也就是不吃葷食。
    葷食,也就是葷食素食都吃。
    蔬食,這是第1次聽到,創造這個詞彙的人,腦袋裡終究還是有一點自命清高,想昭告大家,我是愛護大自然的衛道人士,但又不敢保證一輩子會像宗教信仰的素食者一樣絕對不碰到任何一點葷食,所以創造出來所謂的蔬食1詞。
    但無論如何,以上素食、葷食的意義也僅僅為人類對所攝取食物來源的戒律而已,怎麼會用到複雜的政治理念呢?
    更甚者,我認為綠黨的理念就是素食,環保就是環保,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核四、大巨蛋該停就停,不能為了現實而妥協,不能為了有一點點的勝算,就改口說不如我們將素食改為蔬食好了。以大巨蛋為例,改為蔬食的理念,也就變成不反對興建,但是要保留更大片綠地,以核四為例,改為蔬食的理念,也就變成不反對興建,但是要做到最安全。我們的理念真只到這邊嗎?
    民進黨是一個已獲取最大政權為目的的政黨,綠黨是一個推廣理念的政黨,若要綠黨以獲取政權來讓自黨的理念打折,就喪失意義了。
  • 彭威雄
  • 有點失落~

    大不了再蓄積幾年的能量~
    有些事或許很急~
    但是急不來~
    需要時間~

    這樣的合作~
    就等待時間來檢驗吧~
    只是覺得犧牲了那些選民~
  • ZZZZ
  • 你犧牲很大
    有沒有想過說
    如果民進黨真的要禮讓綠黨
    那淡水為何不比照辦理?




  • 訪客
  • 素食分很多種類,動保素、環保素、宗教素、健康素等,都有其背後的理念在,並非因為吃不了宗教素而強加的新名詞。

    我們最先認識的素食是「宗教素」,有強大的不殺生理念,為何連蔥薑蒜都不能吃不能沾,有說法是說諸佛都不喜歡這些味道,有說法是這些刺激性香料會妨礙心智修行或不利健康,有說法是對傳道不利(因為吃了有異味,不禮貌),無論如何,遵循戒律是佛弟子很重要的修行,因此不能越軌,也因此很多時候比較嚴格。但近代佛學導師如印順長老與聖嚴法師皆提倡「人間佛教」,力倡佛法精神應走入社會融入生活,對於大眾基於環保、健康或動保的理念而選擇素食,皆持正面與鼓勵的態度,因為各種素食主義都達到了「減少動物苦難」的目的,更加入了環保、健康等有利眾生的意識,這都是大師所樂見的。

    我從來不見大師批評過這些素食主義者吃得不乾淨,怎反倒是大眾自己分類起來,執意什麼才是素食正統?

  • 訪客
  • 再補充一下,台灣目前所流行的「蔬食主義」是來自於西方的素食概念,西方社會的素食主義盛行由來已久,主要出於動物權與環境保護的理念,因集約農場的飼養過程對奶牛、蛋雞無止盡的虐待,大量栽種牧草侵蝕其他農作物面積、飼料製造引發的環境污染等,西方素食主義主連牛奶、雞蛋都不吃。

    世界不只是宗教素一種素食主義,每一種素食主義都有他的理念,這需要細分與尊重。無論如何,素食主義基本上都是護生、節能、環保的利益眾生行為,無須分別心對待。
  • 訪客
  • 素菜餐廳從去年開始
    就因為菜色好
    客人呈倍數增加

    改賣蔬食
    或許顧客會變多
    但是也有可能會變少

    等結帳時就知道了
    但是真的很冒險 很委屈

    加油啦
  • 訪客
  • 加油!
    永遠堅持一開始的夢想最重要
  • Miky
  • 我覺得這樣很好
    綠黨本來就應該多方運用資源
    今天和民進黨合作是很棒的選擇
    因為綠黨若持續孤軍奮戰 其實效力有限(就像荒野後來有點曲高和寡)

    希望潘翰聲持續跟民進黨合作
    這是很棒的決定
    將來小英若當選總統
    一定也會多傾聽綠黨的想法
    這是台灣的一個希望

    綠黨加油 潘翰聲加油!!
  • 訪客
  • 左營高鐵站 附近
    那邊的垃圾場
    實在是很破壞景觀

    翰聲如果選上的話 希望可以著力
  • 訪客
  • 加油!!!
    看到在寒冷中其腳踏車的翰聲
    感覺到
    台灣還有希望

    非核家園
    原來只有這群窮到只能騎腳踏車的環保人士在推動
    加油 潘翰聲!!!
  • 中坡南路住戶
  • 拜託不要在來宣傳車了,每兩天連續播一個小時...
  • 唉
  • 怎麼說呢
    我應該要投綠黨的
    我也吃素,也反核,是個gay,熱愛動物
    理論上我應該是綠黨的鐵票
    但無奈的是你和民進黨合作了
    而民進黨的意識型態(民族主義式的愛台灣)是我最最鄙視的東西
    雖然好像扯遠了
    但如果政黨票投綠黨
    我不免會過度聯想
    自己的一票和民進黨有是否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關連
    我想
    這就是你和民進黨合作之後造成的後遺症
    你讓綠營支持者轉而投給你(但他們當中或許很高比例可能根本不認同你愛地球的心啊)
    卻讓藍營,中間偏藍,中間偏紅,或直接就是中共同路人的我之類的一群人中,跟你理念一致的選民卻步
    這樣的你
    就算選上了
    真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