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刊載於2011/7/11中時>

這棵曾經是台北平地最大的老樟樹,2009年因大巨蛋開發案而移植死亡,最近台北市政府決定永久保留老樟樹的枝幹作為紀念。希望郝龍斌市長進一步誠心悔過,面對松菸老樹之死,否決第二顆巨蛋,用第二座森林公園,作為將功抵過的贖罪工程。

 老樟枯枝4.JPG    

那一年的二二八,我們總共有六個人因環抱老樟樹而被警方逮捕、拘留,溫炳原還待在樹上27小時,後來檢察官均以言論自由而不予起訴。當時環評還在進行中,上千棵日本設廠時就種下、應列為受保護樹木的老樹,卻被推倒砍除或移植,以便淨空交地給開發商遠雄。我們之所以採取抱樹(Chipko)的自力救濟手段,是因為見到前一年市府移植三百棵老樹,才幾個月就死了一百多棵,樹木銀行變成列隊等死的樹木墳場,老樹張著枯朽的枝椏向天,令人驚心動魄之餘,市議員陪同學者專家前往現勘以鑑定樹齡的前夕,自知理虧的市府,竟全數送往焚化爐「毀屍滅跡」。這樣的政府值得相信嗎? 


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第六條明定「屬公有土地者,其受保護樹木以原地保留為原則」,市府的眼睛只看到「無法原地保留」的後半段,樹木保護委員會淪為討論技術的「移植」委員會。然而技術不可能真空於社會地堅持專業中立,而常常受到政治與商業利益的干預而扭曲,技術萬能還是不能,總是先射箭再畫靶。彼時樹保委員主張,光復南路大門兩列蒲葵應該原地保留,業者認為從下方挖空施工成本太高,且技術上無法確保樹木能夠存活;同一個會議上,場景換到這棵最受矚目的老樟樹,開發商卻突然有完全的信心,樹保委員陳中副教授也大力背書移植可存活。在高層強勢運作下,樹保委員會無奈同意移植,只好花時間討論要不要保留橫著長的粗枝,以維護完整樹形。

 

近年各地層出不窮的民間自發護樹運動,政府對媒體報導「砍樹」都極力澄清只是移植,面對松菸老樹移植大量死亡的質疑,則稱「得到很多經驗和教訓」。但花博移植上百棵老樹,許多龍柏仍舊在移植後暴斃,綠建築因此染血;文化局自己的市長官邸ROT開發案,至今牆上告示仍以搬遷變電箱隱瞞綠地蓋房子的事實,更粗暴地把老樟樹攔腰鋸斷。唯一暫時獲救的是廣慈博愛院BOT案的七百多棵老樹,樹保委員會退回開發商樺福建設的移植計畫後,剛好爆發社會局副局長黃清高到業者飯店開協調會的弊案。

 

松菸這棵老樟樹並非位在基地的正中央卻非移不可,一則因為廠商極大化商業利益而全面往下開挖,另一是L型的基地大幅限制了設計的可能性。老樹原本就急需呵護,移植就算沒死也剩半條命躺在病床上,有權力的人,把長輩的生命放在財團的利益之後,這是老樹悲劇最該被檢討的政策價值順位。老樹軀幹留下來紀念的地點,應該是他成長一輩子的原生址,而不是現在悲愴的受難地。

 20090224老樟樹移植前  

至於樹保委員會處罰主導大巨蛋BOT的教育局十萬元,左手罰右手都是納稅人的錢,一點都不痛不癢,早在20079月環保局就對教育局開出兩張各三十萬元罰單並勒令停工 ,把老樹當作「地上物」處理的心態未曾改變。這些官員不懂十年樹木的珍貴,當然更不懂百年樹人的道理,搞出天怒人怨的北北基聯測爭議,也不會太意外了。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內湖居民
  • 民國29年,日人在鐵道機廠旁建占地約19公頃的松山於​廠。光復後,該廠改名為省菸酒公賣局松山菸廠,製菸工廠​為2層樓的單棟建築,佔地4,500坪,中庭為巴洛克式​庭園,中庭四周依序是不同的生產作業場,建蔽率約為45​00/(0.3025*2*19*10000)=0.0​39,空地約佔95趴,且松山菸廠在建廠之初就非常重視​綠美化,在預留的開放空間修築庭園和大量栽植各種園藝植​物。松菸停止營運之後,由於自然環境干擾減少,其舊有的​植栽加上後來自生的本土植物,形成了一個半人工、半自然​的生態環境。⋯⋯從生態史的角度來看,可見海灣時期及沼澤溼地時期的植物​;從氣候特色的角度來看,可見熱帶、亞熱帶、暖溫帶及涼​溫帶之植物。
    廠區內尚有水塘等水生及溼生環境,因年代已久又不常受干​擾,近年來自然生態越來越豐富,最常見的動物有夜鷺、紅​冠水雞、翠鳥、小白鷺、鯽魚、鯉魚、鯰魚等。生物棲地相​當多樣化,是台北市東區較大且自然度較高的綠島,也是南​港山系自然環境導入台北市區的綠色廊道中第一個生物中繼​站。
  • jysnow
  • 遠雄集團財大勢大,有口能張的人尚且不放在眼裡,更何況是樹。
  • sun
  • 樹保條例僅保護一種受保護樹木,但符合條件的樹木畢竟少​之又少,所以在原地保留成本最高,移植保存成本次高,砍​除新植成本最低的"經濟"考量下,大多的綠樹都會遭到"​合法"砍除的命運,所以樹保條例實質淪為毀樹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