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朋友問我「你作環保運動有沒有被威脅過?」我都笑說「原本他們嫌我們太小咖不理我們,現在被打的話就是新聞了」。

陳椒華老師受到這樣的攻擊,政府從兩年前我們陳情到現在還是麻木不仁,還是不要太鐵齒。


<節錄刊載於2011/3/27自由時報 標題為[陳椒華被打,馬政府知恥嗎?]>

 

 政府成了謀財害命的幫凶!

台灣環保聯盟前會長陳椒華教授,日前遭歹徒毆傷住院,這並非獨立的個案,若歹戲拖棚的永揚事業廢棄物環評案不儘速落幕,警方也遲遲無法破案,司法和環評制度也無法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環境健康,政府等同成了黑道財團謀財害命的幫凶共犯。

如果兩年前馬英九總統把這個暴力威脅當作一回事認真處理,政府將歹徒繩之以法,那麼陳椒華教授就不會受傷,去年六月台南環盟前任理事長黃安調也不會遭到鋁棒襲擊。環保人士為了捍衛公共利益,阻擋財團的私利,竟然要遭受「擋人財路」的暴力對待,那這社會豈有公理正義?

 

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設置於台南縣烏山頭水庫集水區危害人民健康,2001年通過環評已是現在進行式的陳年舊案,其造假不實被法院判決環評無效撤銷,開發商和環評顧問公司偽造文書也被判有罪,但是從中央政府,到地方上合併前、後的台南縣、市政府,卻不敢依法撤銷其開發許可。

 

2009年在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當地,陳椒華的座車連續發生兩次車胎被惡意刺破危及生命安全的事件,但警方找不出兇手。當時台東縣核廢場公聽會上,反核的釀醋達人徐蘭香被警方非法逮捕。417日綠黨和聲援的環保團體就這兩個案件到警政署陳情,卻吃了閉門羹,再到行政院陳情,所派出參議也是制式反應,七個代表便帶著百合花轉往總統府,竟未如一般政府機關以情陳室或會議室接待,而被指引到員工餐廳,當時接近用餐時間人來人往毫無尊嚴。接見的陳情科參議,先是以高額退休金說明自己官階不小,接著教訓民眾在核廢場公聽會不該嗆聲和鬧場,又要求兩人分別寫兩份陳請書「拆成兩案一定辦」,我們回敬稱他「官僚」後,該名官員臉色大變竟翹起二郎腿,也不願將辦理情形以副本回覆給聲援團體,雙方不歡而散。

 

當時總統府官員意有所指的說,有時候環保團體的抗議會牽扯到一些利益,竟要陳椒華自己保重,這簡直是「別擋人財路」的鄉愿粗人,豈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務員該有的態度

歷年來許多環保運動組織工作者都被暴力攻擊過,前環評委員文魯彬在2007年台塑鋼廠環評會議進行中,甚至被雲林縣議會蘇金煌副議長在環保署內公然毆打。去年馬政府刷新史上最快紀錄的蘇花改環評,花蓮地方惡霸公然落下狠話威脅要求審慎環評的人,「你們的臉我們都記得」都透過電視傳播出去。這次打在陳椒華教授身上的武力恐嚇,等同是在威脅環評委員。民間要求環評審查應該依法資訊公開,環保署官員以往的說法是,擔憂環評委員會遭到威脅,真不知人民納稅並同意政府擁有武裝暴力的意義何在。連案情如此單純的情況,政府都無能終結一個違法的開發案,還要人民自己用肉身流血來捍衛土地,都不會感到丟臉嗎?

 

在台北遠雄的大巨蛋BOT案,前年某一場說明會上發言反對的民眾,在會後就有「好心」的人過來私下警告「小姐,你這樣講話都不會擔心嗎?」。去年廣慈博愛院BOT案柏德開發的一場說明會上,甚至有人公然耍流氓高喊「出來講」。連「首善之都」的台北都如此,大眾媒體照不到的中南部,環保運動工作者的處境更為艱難。

而最近都市更新的諸多個案,龐大的土地利益令小市民生命遭威脅還背盟上釘子戶的污名,台北永春捷運站旁、忠孝松山路口舊警察宿舍的更新案,居民也深陷挖土機與黑衣人的雙重暴力威脅,高價的國有土地則被賤售成為財團的禁臠。

當有人為了社會正義而站出來「擋人財路,擋的是不義之財。我們該說的不是小心是痛心,面對這種文明中的野蠻,國家應該除暴安良,而不是袖手旁觀,事情發生還麻木不仁。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