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14上午 補充說明

這件事情,一部分是綠黨發展路線、對組織做事方法的討論,另一部份則是溝通方面的問題,官網是否刪文以及所有相關人等、發言者的動機都被拿出來講。在苦勞網的討論到後面,網管都出來警告討論已經失控,感覺很大的負面能量。

赫然有人提到,綠黨官網並未放置這份「中央黨部組織辦法」,只有黨員才有收到文件,那麼非黨員是在瞎子摸象中如何說話?所以先放在我自己的BLOG上供大家參考(我將時間序列置於前一篇文章),也會建議綠黨官網放上這個文件,但尊重秘書處的職權。

我建議黨員有意見,就循程序提案,不論是在中執委會或是黨員大會,都可以,具體的提案主旨、案由、說明的格式,請洽秘書處。

另外,上次中執委會,有決議要辦黨員大會會前會,我不知為何提出質疑的黨員,卻沒看到會議記錄的這一項。2/22台中已經確定時間地點,暫定21在台北、23在台南、24在高雄,21已經有人願意出面承辦,但還要看相關配合的資源,23、24時間地點尚待確認。



對於綠黨中央黨部組織辦法質疑的回應(2011/2/11)

一、政黨本來就不是社團

1.就法治層次而言。現有的人民團體法,是戒嚴時期所訂定,政府箝制人民結社自由的惡法,而以管理社團的法規來管制政黨,更不符合憲政原理。行政院所提政黨法草案,對於政黨組織型態即未做細緻規定。故人團法對於社團理、監事的規定,不能套用於政黨中執、評委。

2.就實務層次而言。國、民兩黨巨大的組織架構都相當類似,但人民對組織的想像不應該只有政府那一套,小黨則顯現相對彈性,有秘書長(新黨)或一級主管(親民黨)列為全國委員會當然委員之規定(新黨之全委會近似中執會,親民黨則似黨代表大會)。

 

二、專職/兼職與支薪課題

1.各黨中執委為兼職故不支薪。黨主席專任或兼任,名目上多不支薪求政治效果,實務運作則有特支費。若中執委為專職的情況,何以不該支薪,難道政治只能是有錢有閒者的專利。

2.從網路搜尋資訊得知:國民黨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都是總統兼任黨主席時,領總統薪水,不領黨主席薪水。連戰不馬英九2006臺北市長卸任專任主席, 黨部打算發薪,馬表明不支薪,每個月有十萬元特別費。民進黨主席名目薪水12.6萬元,實務上多不支領,但主席公共關係費某一年曾因暴增三、四倍,近兩百萬元而遭質疑。

3.綠黨等小黨在大黨的諸多惡法限制下,致令財務長期極為窘困。綠黨創黨主席散盡家產後,停止運作長達數年,近年恢復運作,歷任三位秘書長薪資皆處於不穩定的狀態或欠薪未領。目前綠黨並無大量積蓄可供未來專職非兼職的中執委支薪花用,專任的中執委必須以運作績效衝刺募款收入,在高於房租、基層人事開銷等基本開支後,才可能在社會公開透明檢驗下是個別狀況支薪。

4.很多企業、基金會和學校董監事自肥,是因為道德淪喪、資訊不公開、其權力及財務來源可不顧社會觀感。綠黨中執、評委,一來無肥可貪,二來若為輿論所不容,就會立即流失選票、鈔票,因此關鍵在於資訊公開與監督。順帶一提,許多小到不行的環保團體,不就是因為被政府框定的「兼職」理監事而長不大嗎。

 


三、權力制衡與監督課題

1.再重申「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綠黨草根民主讓黨員可參加中執委會提案(黨章#6),必要時可由下而上召開臨時會(#10),其他政黨的代議制才是只有一年一次黨員大會監督。

2.制度可以是中性的,權力運作的解釋則是相對的。批評組織辦法為中執委擴權,實際上是秘書處一級主管賦予決策權,並要求中執委捲起袖子不要只是動口。批評中執委掌控地方支黨部,實際上可以視為地方支黨部進入決策核心(#8),並要求中執委負起經營地方黨部的責任(#13),及黨章中草根民主的原則。批評把秘書長一個人分散成六個人,不如正面看待為,再多找三個以上的專職一起來共同承擔。

3.組織辦法的訂定,是在不修改黨章的狀況下,將目前貌似大黨的運作模式,調整回歸黨章及全球綠色憲章的草根、分權原則。茲將黨章中權力機構的關係提示如下:

a.黨員大會為最高意思機關(#9),黨綱、黨章、檢討、重大議案的決定、選舉罷免(#11)。

b.中執委會為執行機關(#9),制定內規、編制預算及決算、人事、督導地方黨部及直屬黨部(應是指議題支黨部或特種黨部)(#13),向黨員大會報告(#11)、募款和招募黨員(#14),每一項都是實權與責任,不是監督機關。召集人提名秘書長經中執會同意(#17),而中執會是合議制(#14),所以應視秘書長為中執會幕僚長(並未禁止秘書長由中執委擔任),中執會與秘書處是一體的,不是分立的「行政-立法」監督關係。

c.中評會為評議機關(#9),監督中執會推行黨務工作、內規及預算備查、審查決算、獎懲(解釋黨章是在獎懲決定時) (#16)。若認為目前中評會效能不彰,應是提強化方案,而非硬要將中執會變成監督機關。

 


四、懷疑政治明星等信任課題

全世界綠黨都是社運起家,所以對製造明星戒慎恐懼,台灣近年狀況更讓兩邊的人都心理重傷。綠黨及其政治人物會不會變壞,是實踐題多過理論題,願大家一起來實踐。就讓綠黨權力基礎來自各位民間的支持力量,而不是像其他黨來自於企業財力,因綠黨不願意也沒辦法用大黨花大錢的方式來選舉,也持續致力於選制等政治改革,而不是像大黨一樣順從「現實」的邏輯,暫時無法太快選上,但也不會變壞。

2007~09年年中,綠黨的資源集中培植了「潘翰聲」這個綠黨明星,外界和競爭對手當然會集中以此為箭靶,然而黨內如果沒有起碼的信任,那就失去了「人」的同志情誼,且信任讓組織不會因為靜摩擦力的耗損太大而無法前進。這並不是說完全信任聖君,全球綠黨生態智慧與多樣性的核心價值,超越了道德vs制度的兩難困境。

2010的市議員選舉,我們勇敢地大量提名,正看到綠黨品牌群星效應可能性,也目睹新人稍有聲勢就被可笑荒誕的流言中傷。這個組織辦法,的確就是接近黨員怡秀所說「創造n位政治明星來壓抑單一政治明星 (翰聲」,但不只是四個,為了向政黨票五%的門檻邁進,我們必須要有n個明星,至於集中與分散資源的拿捏,考驗集體智慧。

 


五、中執委募款及參選相關課題

中執委募款,必須是透過綠黨的品牌,依政治獻金法進入綠黨帳戶,就是要避免資源個人化的伺從體制,企劃部主任也不容易對外募自己的款,而不論是專案或是地方支黨部,都會有管理的辦法及資訊公開。

宏林在2009年下半年以召集人兼任翰聲所留下半年秘書長任期,同時還要外面專任維生工作,2010年辭職專任秘書長卻欠薪;前一任翰聲時有時無、在前一任炳原完全沒有。三個秘書長輪流接棒燃燒自己,綠黨永遠這樣子「栽培」人才,要選上只能靠奇蹟;秘書處近一年把線上小額捐款等瑣碎行政後勤機制都逐漸弄起來,也讓這群社運高手見識到一個秘書長處理黨務永遠處理不完,那怎麼募款養綠黨和自己?而兼任性質的中執委,歷年來能募款的也不多,有自己的工作、甚至自己擔任幹部的環保團體要顧。設計這個制度,是要讓敢為綠黨賭上自己薪水的人來當中執委去募款(秘書處部門主管並無募款義務),成功的機率比現在高太多了。而得高望重的前輩,就設置無薪給智庫或顧問職,比中執委更能發揮。

中執委或黨務工作人員參選,是現階段無法完全避免的事(組織辦法也不是所有中執委皆是候選人),除非3/5黨員大會之前,天上降臨至少十個區域立委候選人,加上四個不分區候選人。不容否認,現在就是綠黨找候選人比找工作人員難十倍以上,還要候選人自己可以活下來再難上十倍;另外,地方支黨部募款總是比區域立委候選人個人政治獻金專戶更公共,反對沒有道理,難道要援交被逮才聲援。而未來只要綠黨過五%,或當選好多地方公職,或一年可以募到兩千萬元以上,屆時就可以養得起很多打死不參選的黨務人員,這樣稍嫌潔癖會較好?

 


 

六、溝通課題

對於就事論事的意見,理當虛心接受,無論匿名與否、或是否具備黨員身份。先前已經有過第一次的回應(當時秘書處的會議記錄不清楚),但過年前夕在網路貼文,要人立即第二次回應,似乎也太強人所難,春節過完遲了三天才回,這我感到抱歉,竑廣的辭職及退黨對綠黨是很大損失,希望這個說明可以回心轉意。

強烈建議對黨務發展有意見的黨員,兩個具體的處理方式,依程序在3/5黨員大會提案(這也是1/29中執委會的決議),另一是出來參選中執、評委,進來來做監督的事。

對匿名網軍人身攻擊、惡意扭曲之言論,則不予回應,並為侵蝕公民文化感到遺憾。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施泰翔
  • 如果我個人之前有在網路上,做出任何像是摧促翰聲前輩在過年期間就做出回應的言論,我在此表示歉意。翰聲前輩為社運跟綠黨辛苦了一整年,過年期間將時間保留給家人是再合情合理不過的,我也以為那些在其他論壇上,質疑綠黨中執委遲遲不對我們台中黨員的請益做出回應的網友,對此有加以體諒跟理解的必要。

    對於翰聲前輩的最新回應,我會再仔細的進行研讀跟思考,如果還有不太能理解或感到有疑惑的地方,之後還希望能夠繼續進行請益,也感謝翰聲前輩在處理相關議題上,所付出的辛勞。
  • 慢慢仔細看吧,實質討論比較聚焦。

    panhan3 於 2011/02/11 16:48 回覆

  • 就事論事
  • 所以綠黨未來是否要繼續抵制匿名留言或回應,而只在官網或是相關入出管道接受具名的公開發言,而刪除匿名留言呢?這點應該說明清楚
  • 溝通方式是另一件事,我這邊是沒有問題,我是刪除無理低俗的留言,跟有沒有署名不在意。
    但官網跟個人blog還是不一樣,但可以構想較多的溝通平台的設計。
    多談談實質課題吧。

    panhan3 於 2011/02/11 16:57 回覆

  • Yi Show Chen
  • 我在想紘廣會選擇辭職退黨,並不是不想循黨章和黨員大會的管道去反對一些議題,而是他的身分和立場,時常需要代表綠黨去回覆文章,或是連絡黨員,乃至於拉新黨員,因此當綠黨的一些作為和他的信念產生衝突時(例如刪除匿名留言),他必須透過適當的切割來表明自己的立場和態度。

    就像我是綠黨黨員,也和非常多親朋好友推薦綠黨,這次綠黨的事情,也讓我覺得非常的羞愧,套一句紘廣所說的話"無地自容到必須辭職與退黨表示立場。"。

    因為我當初推薦給其他人的綠黨並不是這個樣子,而一個政黨刪除網路匿名留言,在我眼中簡直是另一種白色恐怖及專權,即便我知道網路上有太多匿名留言和惡意抹黑攻擊,但是我過去總是告訴別人綠黨是很透明開放的政黨,綠黨的官網不會刪除別人的批評或惡意攻擊,而願意持續的解釋,及說明自己的立場(我常常半夜都在幫忙回應網路上的惡意攻擊。)所以如果今天不退黨、不辭職而去執行這樣的事情,就像是在欺騙相信自己的親友一般!

    今天瀚聲在網路上對於這次的事件有了公開的回應,我非常能夠體會也能理解,他們為何會選擇組織要做這樣的改造,但是相關的疑慮卻還是未說明清楚。

    要避免誤會的產生,或許都還需要進一步的說明:

    包含:
    一、政黨本來就不是社團:
    1. 故人團法對於社團理、監事的規定,不能套用於政黨中執、評委的原因為何,社團理監事規定的缺點為何?綠黨目前的制度設計,更優良的地方為何,是否有案例可循,還是憑空想像?

    原本的制度不良,但經過許多組織的驗證,弊端為何,有許多案例可循也比較好抓。一個全新且未曾經過實作的制度設計,會是很大的考驗,甚至也有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產生比過往更大的弊端,需要格外審慎的評估和討論。

    2. 人民對組織的想像可以有很多種,但所謂的彈性,並不是任意的修改,應該是有更具體完整的做法,如果要修改必須要有更清楚完整的說明,讓黨員都更清楚,而不是一次的中執委臨時會議做出這樣的決議,造成黨員和工作人員的焦慮不安。

    二、專職/兼職與支薪課題

    1.專職當然要支薪,但轉變中執委兼執行者兼參選者的必要性為何?這是能夠長久持續的架構,還是配合現在人事現狀所做的權宜之計?兩千萬的門檻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2中執委支薪若為專職工作人員兼各部門主管兼綠黨的政治明星,而主管單位又是無法了解內部運作的黨員時,支薪標準為何?工作內容為何?績效評鑑為何?相關的防弊措施為何?

    在任何一個組織,除非你是老闆,錢都是由自己的口袋掏出來的,否則既然是支薪的專職工作人員,就要有審核的標準和檢驗機制,即使不是企業,而是非營利組織也是需要。不是列出薪資明細就足夠,否則一旦通過此組織改造,且這"四位orN位"正式上任,可能就完全"無法可管",特別是在執行上及資金動用上,更是因為沒有相對的審查單位而為所欲為。

    我很清楚綠黨目前無利可圖,但是綠黨的每一分錢和資源都是支持者的血汗,如何運用也非常重要,且現在沒錢,不代表以後沒錢,在制度設計上,必須更有遠見,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沒錢就象徵清廉,也不能因為信任而忽略了制度。

    就像我很信任瀚聲或其他綠黨成員的為人,但是我還是非常擔憂這樣的制度設計,因為這些事情不能混為一談,而且綠黨未來想要當執政黨,想要治理國家,想要監督其他政黨,自己在這方面,就必須以更高的標準和規格來檢視,否則如何說服民眾?

    三、權力制衡與監督課題

    1. "批評把秘書長一個人分散成六個人,不如正面看待為,再多找三個以上的專職一起來共同承擔。"工作是要合作,不可能一個人能夠完成,重點不是一個人,三個人或是更多人,而是這些人的分工在專業上,是否能夠互補,否則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故事,也是一個借鏡。就如同我之前一在質疑的,把多重角色集中在目前四位,未來N位的政治明星的必要性為何? 一個成功的政治明星,不見得會是好的行政人員、行銷人員、業務人員。目前政黨資金資源有限是可以身兼數職,但是不應該定訂出規定把這些多重角色的權力和資源綁在一起,造成未來的困境。

    2. "應視秘書長為中執會幕僚長(並未禁止秘書長由中執委擔任)"同樣的邏輯,過或是依照原本組織架構,並未反對中執委擔任綠黨黨內政治工作,為何如今需要大幅調動。

    我唯一看到的具體差別是,調動後,各部門中執委兼部門主管兼政治明星的"權力"擴大,可自行決定許多事情,不需向主管報備,且可直接募款,或許短期看來會更有效率,但是制度的設計,是為了防範萬一。萬一這四位或N位,不如想像的完美,而許多執行細節或內部作業也不是一般黨員和社會大眾清楚的,誰來箝制,且制度修改後,要再變更回去又更難,一個政黨豈能如同兒戲般,幾個人說改就改,想怎麼搞就怎麼搞,這樣要如何對黨員和社會大眾負責?

    四、懷疑政治明星等信任課題

    1. 信任不代表制度不應該存在,且黨員提出質疑和反對的聲音,不代表不信任對方,就事論事,對事不對人是一個政治團體成員非常需要學習的課題,特別是政黨會面臨很多議題,而議題思考的面相也很多,能夠理性的溝通,是真正信任的表現。

    五、中執委募款及參選相關課題

    1. 為何綠黨沒有候選人? 是因為大家都認為綠黨選不上,環保沒有票,而不願代表綠黨出來參選,還是因為綠黨沒有錢?如果是後者,難道有錢就選得上了嗎?

    2."敢為綠黨賭上自己薪水的人來當中執委去募款"同樣問題之前已經提過,這個勇氣,牽涉到機會成本,當你有名望有地位有資源時,你為了綠黨賭上自己薪水的賭注和風險就變得很高,而如果你是一個社會新鮮人,沒有錢、沒有地位、沒有資源、不須養家活口,這個賭注相對的勝算就高上許多,因為就算沒有賺到錢,至少賺到"經驗""名氣""人脈"。

    所以這樣的制度設計,會不會容易造成出來參與賭盤的,都是一些相對負擔機會成本小的人,長期下來,綠黨的"政治明星"的格局會不會越走越小,綠黨的形象會有甚麼樣的轉變是否被評估進去。

    此外,這樣的制度究竟是對那幾位參與者的賭注大,還是綠黨所下的賭注大呢?我想絕對是綠黨所下的賭注大。因為參與者失敗了,不想做了,搞砸了,兩三個月拍拍屁股就走了,還是過自己的人生,但是綠黨這些長期支持綠黨的人,要如何重振綠黨,甚至收尾,誰要負擔這個風險和責任?

    所以綠黨若要押這麼大的賭注,是不是要加慎重?

    3. 一個政黨,養活"候選人"的必要性為何?因為擔心沒有人出來參選,所以就要養著"候選人"嗎?舉例來說,現任綠黨秘書長張宏林過去在荒野及公益團體自律聯盟工作,培養了良好的社會形象及人脈資源,綠黨沒有養活他,但是他因為認同綠黨的理念,全職投入綠黨,代表綠黨出來參選,這樣的人選社會觀感和勝選希望,難道會小於一個工作經驗,人脈資源全部都侷限於綠黨,由綠黨自行"培養""生產"出來的候選人?

    如果說綠黨的"準候選人"希望能夠在選前一年或兩年全心投入耕耘基層,而不願分心去其他公司工作,導致每年選舉的籌備都非常充忙,為何不把這個需求和困境單純的說出來,讓綠黨的黨員和支持者共同決定是否願意捐助金錢和資源幫助這些他們想支持的準候選人,即使有政治獻金法規,也是能夠透過其他形式如賣書賣產品,來養活候選人,而不是把問題複雜化,而轉移了焦點,事情不是會更單純?

    --
    許多人,或許沒有辦法全職投入綠黨,甚至在表面上也並不是非常高調的支持綠黨,但是我認識很多人,也許還是學生、也許是在外縣市,他們都一樣用各種方法在幫助綠黨,支持綠黨,如果認為有做事,或是有出來抗議的人,才有資格說話,會讓綠黨失去支持,也會讓願意幫綠黨做事的人越來越少。

    綠黨如果不能用更開放的心態的擁抱人們各種形式的參與,而把別人花心思考綠黨的問題和提供的意見當作出一張嘴,甚至是阻力,綠黨勢必無法成為一個人民參與政治的平台,假如今天綠黨把自己的條件和制度都做到最好,沒有人出來參選,沒有人投綠黨,這是全民的選擇,也是全民的損失,並不是綠黨目前幾位主事者的責任,長期以來,瀚聲等背負了他們根本不該背負的諸多的責任和壓力和期待,然而政黨永遠是因為人民的需求而存在的,而我看到的是台灣人民其實非常期待的是一個可以信任、可以託付的政黨,也有很多人期待一個能為生靈發聲的政黨,如果綠黨真的是這樣的政黨,一定會有越來越多人支持,所以綠黨要贏得人民的支持,要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


    怡秀
  • 在苦勞網的討論串已經亂成一團,我個人覺得很大程度是匿名所造成的,因為根本不知道在跟誰對話,即使怡秀你很想就事論事,也難免情緒被影響,而認為胡亂攻擊的人,是綠黨黨員或支持者。
    而你的質疑,有些是可以討論的,但太多的看法不同,我恐怕沒有辦法在此一一仔細回應,真的是很抱歉;另一些則是你對「青年參議願」的歷史情緒,希望可以把這個部份放下。

    panhan3 於 2011/02/14 05:24 回覆

  • 周宇修
  • 參加綠黨迄今快兩年。看到這個情形,剛好翰聲也做了回應,那麼我就針對這個回應做進一步的討論。

    就第一點和第二點而言,政黨在政治應然上或許不該被視為人團法中的社團,但這畢竟是應然,實際的運作仍應回歸現行法制。面對不合理的現行法制我們該做的是如何去改變法制,選擇以不服從的方式實踐理想,除了有被其他政黨大做文章之外,要求其他政府機關守法,可能站不住腳。簡單來說,如果法律規定不能領薪水,那麼該做的應該是先質疑這個法是否合理??現行制度之下多少大黨迂迴的裝作沒這件事,而證明法律感不上需求。現在的做法在先後順序上有調整的必要,亦即先解決法律問題,在法律框架下再變更現行制度,才是合理的作法。
    更進一步來說,如果要直接說中執、評委並非理監事,而無人團法規定之適用並非不行。但是基於避免自肥的嫌疑,應該參照憲法增修條文第8條,從次任開始支薪。

    至於第三點部分,最大的問題應該起源自人團法的第49條:【政治團體應依據民主原則組織與運作】,學者便以嘲諷的方式指出,一個不民主的政黨在選舉中取得民主國的執政權,是最大的諷刺。因此,監督跟制衡是政黨絕對必須存在的要素。當然,陽光或許是最好的防腐劑,然而以目前綠黨黨員跟黨中央的互動,這個光有多強??或許應該說,難道只要有陽光,一切就夠了嗎??
    先回到整個問題的重心:究竟依照現行黨章,中執委能不能兼任秘書長??確實黨章並未明寫可或不可,只是沒寫不等於可以做,否則憲法也沒說總統不能A錢或出賣主權,難道總統就可以A錢或出賣主權??所以關鍵在於這麼解釋現行黨章。
    就條文層次應該先討論黨章的第12與17條,其中第12條認為,【中央執行委員會置委員七至十五人,候補委員三人,由全國黨員大會直接選出,任期一年,連選得連任。中央執行委員互推兩人為共同召集人,男女各一名,任期一年,連選得連任一次。】跟明顯的說明召集人本身具有中執委身分。但17條則說明【中央黨部置秘書長一人,副秘書長一至二人,由召集人提名,經中央執行委員會同意後任命之,其任期與召集人同。】很明顯的與第12條的體例不同,就是認為秘書長應由中執委以外的人擔任,否則第17條應該要寫成【中央執行委員互推一人為秘書長、一人為副祕書長】。
    再者,這種由A提名、B同意所任命的人(姑且稱之為C),整體來說就是希望要切斷C與A、B之間的關聯,若是ABC三者關係密切,那麼直接寫明由A、B共推即可,尤其這裡的A還具有B的身分。
    最後,中執委依照第9條是執行機關,但是要執行甚麼??應該是依照13條執行會員大會決議、制定內規、編制預算及決算、人事、督導地方黨部及直屬黨部。若再兼任秘書處,那麼會完全架空第17條之規定,並不合理。
    因此,在現行黨章之下,秘書處不應由中執委兼任。如果目前中執委仍然覺得這個方向很正確的話,真正該做的應該是適度的修正黨章。改變沒有不對,但一個被認為有疑慮的改變,或許需要更多的討論。
    台灣的社運環境讓大家覺得走下去真的很苦(沒錢、沒權力、沒地位..etc),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應該更彼此支持,否則也只是小者恆小,強者恆強。

    話有點多,也不是必定全然正確,希望大家可以再想想看!!

    作者為綠黨黨員、政治大學法研所碩士、律師考試及格。

  • 謝謝你提供的見解。
    我想問的是,那國民黨給黨主席特支費、民進黨給黨主席12.6萬元,是否合法?如果有人就此質疑,他們的法律見解為何?
    我的意思不是政治口水的「他們可以為何綠黨不可以」,而是真的想知道,如果你是綠黨的法律顧問,面對這樣的問題,一個政黨黨主席專任且需要支薪的時候,法律上如何解釋?(暫不擴大到中執委的情況)

    panhan3 於 2011/02/14 05:29 回覆

  • 小頌 黃
  • 「中執委能不能兼任秘書長??確實黨章並未明寫可或不可,只是沒寫不等於可以做,否則憲法也沒說總統不能A錢或出賣主權,難道總統就可以A錢或出賣主權??」

    憲法本來就不需要規定所有詳細犯罪行為,憲法沒有規定不能偷盜,我們還是不能偷盜?這是為什麼?因為憲法沒有的規定在刑法當中存在。法律本來就是分層分工的設計。拿「憲法沒規定總統不能貪污,總統就可以貪污嗎?」來詰問「黨章沒規定中執委不得任秘書長,就表示中執委得兼任秘書長嗎?」不覺得牽強附會嗎?憲法沒禁止貪污,難道我國就沒有貪污制罪條例了嗎?那麼,黨章既未規定禁止中執委兼任秘書長職務,如果找不到其它的黨內規定有明文禁止的話,自然就表示中執委得兼任該職務,否則黨務要如何「照章辦事」?

    「很明顯的與第12條的體例不同,就是認為秘書長應由中執委以外的人擔任,否則第17條應該要寫成【中央執行委員互推一人為秘書長、一人為副祕書長】。」

    這段一樣看不懂是想表達什麼。如果17條寫成「中央執行委員互推一人為秘書長……」,這個規定就不是「中執委『可』兼任秘書長」,而是「秘書長『必須』由中執委擔任」;相反的,正是因為兩條規定的體例不同,因此得知「召集人『必須』由中執委擔任」,因為根據12條,召集人乃由中執委「互相推舉」,故「不可能」推舉到中執委以外的人選,故根據12條,召集人「必然」由中執委出任。但相反的,由於17條並未規定「由中執委互相推舉秘書長候選人」,故該規定的恰當蘊涵應該是「秘得長『可』由非中執委擔任,但不排除中執委任秘書長之情形」。這應該是具備基礎語言能力(或邏輯能力)就可以判斷的事,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扭曲成你那個意思。

    最後關於架空秘書處則違背17條規定云云,由於是建立在前兩點不合邏輯的錯誤推論之上,故不予置評。
  • 以前大學的時候,法學緒論和理則學都不夠認真,兩位的論戰,讓我學習很多。感恩。

    panhan3 於 2011/02/14 05:30 回覆

  • 周宇修
  • 法律的解釋本來就不是有唯一答案,多方的討論有其必要性。感謝你的回應,至少證明有人願意花時間看。

    我想就第一點的部分,您的說法是:A法律沒說不行,但如果BCDEF法律也沒說不行,就是可以了。這樣的說法並非不成立,只是法律很多時候沒規定不代表就是空白,而是需要透過解釋。簡單來說,我的推論是:A法律沒明說不行,但從A法律的整體架構而言,應該是要得到不行的答案。
    舉例來說,最明顯的例子是司法院釋字第30號解釋,他說:「憲法第七十五條雖僅限制立法委員不得兼任官吏,但並非謂官吏以外任何職務即得兼任,仍須視其職務之性質,與立法委員職務是否相容。同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國民大會複決立法院所提之憲法修正案,並制定辦法行使創制、複決兩權,若立法委員得兼國民大會代表,是以一人而兼具提案與複決兩種性質不相容之職務,且立法委員既行使立法權,復可參與中央法律之創制與複決,亦顯與憲法第二十五條及第六十二條規定之精神不符,故立法委員不得兼任國民大會代表。」白話一點就是:憲法沒有明文規定立委不得兼任國大,但因為兩者關係太過衝突,所以不得由同一人兼任。引這個解釋,只是要說明「默示禁止」的概念在法學是習以為常的。如果還有興趣,可以參考Karl Larenz的法學方法論,不過我怕離題了。

    至於第二點,根據您的說法,第17條跟第12條相比,可以得到「秘得長『可』由非中執委擔任,但不排除中執委任秘書長之情形」。確實從條文內容來說可以這樣解釋,不過如果忽略了整部黨章的脈絡而單純只用文義,其實是很危險的。所以我前面才要鋪陳「默示禁止」。簡言之,兩個條文相對照下,確實12條是「應由中執委兼任」,而17條並沒有「應」這個字。不過直接用反面解釋所以就是「得」,某種程度上忽略了整個法體系所架構的涵攝範圍,也就是,要先確認「得」是被黨章所允許,才能得到得這個結論。我的推論順序或許有點錯,應該是1. 可能有「默示禁止」2. 依照一般法理的制衡,從17條觀察是有意要讓秘書長獨立於中執會之外(也就是ABC的推論)3. 12條跟17條的體系解釋得到答案。


    無論怎麼說,最沒有爭議的方法就是變更黨章,最近一次變更其實也是去年而已,理論上不困難。如果真的要變更而且經過大家討論,我想我也沒有理由不支持。

    感謝樓上花時間回應,再次強調我並非絕對正確,大家集思廣益才是好方法。
  • 我個人的想法,黨章頻繁的變動似乎不是頂好,所以,用位階較低組織辦法,如果下一屆新選出的中執委要修改,才比較好彈性處理。

    panhan3 於 2011/02/14 05:33 回覆

  • 小頌 黃
  • 既然要舖成「默示禁止」,你就得從黨內所有對相關之職務職權的規定來做分析,指出中執委與秘書處職務之間的關係乃不宜相互兼任之職務。而不是丟一句「如果可以兼任,就會寫成由中執委會互相推舉」,因為根本沒有這個「就會寫成」。

    撇開那些邏輯術語,簡單來說,無論是你的前一篇回應,還是現在這篇回應,你都沒有針對中執委的職務性質與秘書處的職務性質,就黨內的所有相關規定來進行分析,那麼你舖陳的「默示禁止」的範例就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我們現在都知道了,立委和國代的職務關係衝突太大所以不應相互兼任;你還是沒有指出中執委的職權和秘書處的職權有任何衝突,使得黨章即使沒有禁止,也不應相互兼任。

    當然,其中一種可能的說法是,中執委會的功能是兼督秘書處的行政執行,因此不應相互兼任。但在翰聲的回應裡面已經很明顯地指出這是一個誤解,也是過去在實務上因應各種限制而對中執委會的功能做出的扭曲實踐。根據黨章,中執委會的功能是執行行政事務,在制度上和秘書處的功能相同。而負責監督行政的機制叫做「中央評議委員會」。故中評委或不得兼任中執委,或不得兼任秘書處職務,可被視為乃因職權之衝突;但中執委與秘書處職務卻沒有衝突的問題,則似不適用你所謂的「默示禁止」。

    也就是說,你的「2.依照一般法理制衡……」沒有法理上的基礎。
  • Yi Show Chen
  • 瀚聲,從那些留言的內容,我確實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那是黨內人的匿名留言,否則黨外沒參與的人,不可能知道那麼多事情。

    而且我提到青年參議願,並不是任何歷史情緒,因為我除了跟詠梅過去有點爭執外,對其他人並沒有任何過節,今天就算是換作其他團體,我還是回提出一樣的質疑。

    然後,我一開始原本還蠻聚焦在討論議題上面,直到有人跳出來說我們是在營造假象,就變得越來越混亂,而許多對改造案的問題,還是沒人答覆。

    我不是絕望,我是對黨內有這些人失望,不過我還是很認真的澄清了,因為雖然認真會讓自己難過,但是該解釋清楚的還是要解釋清楚。

    希望我對組織案提出的疑慮,不會讓你覺得是我對你個人的攻擊。


  • 1.我不會認為你是在攻擊我,但是你有些攻擊到真實的綠黨的話,卻來自於貌似綠黨的影子。
    如果我有可能,我會再另一篇文章回應,基本的想法,你在我的臉書已經看到。

    2.後面兩篇實在太長了,我並不是沒有看到,只是我有回應,你卻認為沒有回應。
    而宏林在中執委+秘書處群組的討論內容,他並無意公開,所以我在內部所做的回應也不會在此公開,除非宏林選擇要公開。
    所以,我把後面兩篇刪掉了。

    panhan3 於 2011/02/16 01:07 回覆

  • 哇系訪客
  • 中央黨部組織案那篇文裡的組織架構圖似乎沒有出來~不知是否為連結沒弄好,還是有使用哪種瀏覽器才看得見的限制XD
  • kati'
  • 匿名的留言當然直接刪了(根本不該有匿名的留言功能)
    這是使用網路這個媒介工具的基本認知
    上綱到言論箝制這也太搞笑了吧!

    如果開宗明義是“政治口水版“
    那絕對就不該刪任何的留言

    綠黨的「官網」,是這樣定位的嗎?

    綠黨的政治討論是要開大門走大路
    「拿上檯面」其實考驗每一個人的公共性與自身的人性陰暗面
  • 殘待者
  • 翰聲:多年來看妳到處拼命實在很不忍,我們只能從網站資料明瞭綠黨的人員體系背景結構,但是當我們在支持許多您的行動或主張時,我們很多朋友發現在貴黨體系的學脈裡面充滿許多同一社團或學術團體兩面角色,這些疑惑困擾許多嚴謹認真的朋友!每當看到綠黨選票成長率與您的努力不成比例時,心疼但猶逾,許多票掌握的鐵票沒有全部投下去!或許對您而言您無法理解,但是如果綠黨是健康透明的好資質,相信會有健康的機制讓民眾更放心,高速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