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拿圖畫書講睡前故事,下雨的主題中,有一頁是撐傘、穿雨衣雨鞋,另一頁是讓孩子拿貼紙貼青蛙和蝸牛。

「為什麼下雨沒有看到青蛙?」采紅疑惑的問我。

 

蝸牛沒有問題。因為我們上學途中,在花圃窄窄的洗石子邊上摸過一隻非洲大蝸牛,不敢太計較是不是外來種,在中崙高中這座差不多百分之百向下開挖的校園,能有家犬、麻雀以外的動物就很偷笑了。隔天經過同一地方,她問說蝸牛去哪裡了,我說等下雨天才會出來,她稍稍遺憾的點點頭,但依然很高興地撿起剛落下的葉子和花朵。

至於青蛙,采紅當然認識,以前我就常常帶她去土舊彈藥庫那邊玩,回家後她喜歡翻著青蛙圖鑑,不喜歡動物園裡的標本,但是她卻無法將青蛙和下雨做連結。

 

我很震撼,也很難過。

我常常在外面演講用的梗,竟落在自己女兒身上,這也叫是一種現世報嗎?

我們的孩子失去了蛙鳴,失去了天地的律動感。

下雨天的外出變成只有麻煩,沒有天時幻化的趣味。

每個死寂的夜晚,汽機車引擎聲由遠而近,輪胎與柏油的摩擦爭吵,令雨聲不再浪漫。

金錢數字的進步,正以生命品質退步為代價。

--

 

「你的孩子聽過蛙鳴嗎?」 這是大陸工程青山鎮建案的廣告,曾矗立在光復南路的路口很長一段時間。這個促銷郊區豪宅的邏輯,預設了城市vs鄉村、人工vs自然、工作vs休閒的二元對立。所以城市是賺錢的地方,不需要綠地,如果想讓孩子擁有我們這一代曾經擁有但已經逝去的自然,就要加倍努力賺錢買個郊區大宅院;在此之前,週間五天孩子和我們一起承受空氣污染和噪音,假日出去親近大自然,擠在捷運車廂或者陷在路上的車陣裡。

 

這廣告其實放錯地方了。建商富豪和廣告才子不知道的是,同樣在光復南路的松山菸廠,有著龐大的貢德氏赤蛙的族群,只要家住在聯合報舊址所在的新仁里,就可以聽到蛙鳴。在台北市政府還沒交地給遠雄而圍起鐵皮之前,在籃球場邊的夜晚,每天都演奏著交響樂,開放免費聆聽。

 

從我小時候,二層行溪雖然就已經很髒沒有魚了(官名二仁溪、人稱黑龍江),但下雨天還有蛙鳴,村子裡連火金姑也會飄進院子。我國小住在高雄市區,雨後當然伴隨蛙鳴,後面幾年搬到後驛,蛙鳴的音量更是驚天動地,上放學途中,會蹲在田邊抓青蛙玩一玩再放回去。在彰化短暫念初一/國一那年,校車在泥土操場邊緣壓出長長彎彎的水窪,我們會去撈黝黑大頭的蟾蜍蝌蚪養起來看它蛻變。

 

在這高度都市化的台北城,青蛙生態是自然科學、環境教育的特殊學門知識,需要特地從學校安排課程去學,不再是生活經驗自然而然就會從爸媽這邊知道的事。

 

金錢數字的進步,正以生命品質退步為代價。

我們的孩子失去了蛙鳴,失去了天地的律動感。

下雨天的外出變成只有麻煩,沒有天時幻化的趣味。

每個死寂的夜晚,汽機車引擎聲由遠而近,輪胎與柏油的摩擦爭吵,令雨聲不再浪漫。

 

看妻子和孩子熟睡的臉龐,我無法入眠。事情應該可以不必這樣。

 

2008年2月27日到3月1日,台灣第一個抱樹運動,發生在松山菸廠最後一棵因為大巨蛋BOT案而必須被迫遷的老樟樹,溫炳原待在樹上超過一天,我們前後總共有六個人被依妨礙公務罪和可笑的「非法入侵住居」逮捕,關進台北地院大牢,但終於突破媒體最大廣告主的新聞封鎖。

 

3月12日植樹節,我們在原地種下一棵小樟樹苗,因為剛好是連續大雨過後,我們就順便帶走一些蝌蚪,擔心龐然掩至的挖土機會令他們沒有棲身之所。

 

2009年,監察院因我們舉發這個BOT弊案,做出糾正台北市政府的決議,使開發案實質停擺,但遠雄還繼續在圍牆上掛的反諷的廣告。

2010628日,台北市環評委員會否決了環評變更案,因為開發量體與交通衝擊過大。一千多棵從日本時代就有的老樹通通白白犧牲了,而市長郝龍斌到現在還沒有為老樟樹的冤死道歉。

反而台北市政府一再展延遠雄未依合約取得建照的「改善期限」至年底,連續處罰的罰款上限也沒有按照合約來走。

 

遠雄的開發腳步卻邁開步伐。

12月選後,大巨蛋BOT的都市設計審議與土地開發許可(簡稱都審)在場委員人數不足,且有不同意見中,都發局長丁育羣強勢做出通過的違法決議。

同時開始製造支持巨蛋的假民意,並重新推出環評的替代方案。

 

依據環評法第十四條的規定,在原基地進行相同開發行為時,開發單位所提的替代方案不得違反不應開發的決議。

目前遠雄的替代方案,僅縮小3.7%的量體,且多是地下停車場的縮減,交通衝擊顯然會更大。

如果環評委員是專業的獨立審查,根本不可能「昨是今非」地通過,最關鍵的是官派委員的態度,也就是市長郝龍斌的態度。

 

2006年我是唯一主張松山菸廠做森林公園的市議員候選人,2010年國、民兩黨都有現任議員也認同這樣的主張,未來四年,他們會不會實踐承諾,冬至這天是第一個檢驗:

 

【大巨蛋BOT案環評替代方案】送件前公開說明會

時間:1222日(週三)晚上7

地點:松山高級中學大講堂(臺北市基隆路一段156號)

 

松山菸廠文化園區的古蹟區已經要蓋巨大的高樓,如果體育園區這邊,再蓋滿百貨公司和旅館,財團的癌細胞,會繼續蔓延到每一塊珍貴的公有地,特別是北邊比鄰的台鐵台北機廠。

 

我只想讓孩子在下雨天聽到蛙鳴!

拜託,請把綠地留下來!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