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綠黨舉辦專業里長培訓營的文章,刊載於8/23中國時報。 


五都選舉除了牽涉總統大選前哨戰的政治意涵,基層政治正遇到一個難得的歷史機遇,里長的位置有可能超越傳統綁樁的工具性角色,成為推動公民參與和資訊公開的平台,為社區營造運動開啟新的階段。國、民兩黨將於八月底公佈提名名單,綠黨也恢復1998年舉辦過的專業里長培訓營,於8/21、22這個週末登場,九月中旬三合一選舉登記期間(9/13-17),是否有大量的新面孔下海,就是第一個指標。

里長培訓營-政見討論

由於里長與市長、市議員合併選舉,里長投票率可望從過去的三、四成大幅提昇到六成五,某些同額競選的里,過去投票率甚至只有一成多,有些人可能會是第一次投里長的票,大量不在傳統派系網絡內的新增遊離票難以預測其走向,如果有新的變數刺激,便可能跳脫兩大黨認同軸線


另一股傳統的力量卻更加渴求緊緊掌握里長的位置。五都合併或升格導致鄉鎮市自治層級取消之後,部份首長往上爬市議員,失去舞台又無力向上發展的民代則大量轉戰里長,以維繫選民服務與選票的政治市場交易通路,在地方政治格局地殼變動下,里長的份量也將會大幅提昇。以台北縣升格為新北市來看,異質而遼闊的行政區域,民情難以上達的積怨將會逐漸累積,政府失能危機的爆發,恐怕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當恢復區層級自治選舉的呼聲持續升高,里長的舞台就會成為培養未來區議員的搖籃。

 

如果未來的歷史很可能往這個情境發展,問題則會是,我們需要怎樣的新里長,來超越傳統樁腳政治。當年綠黨推動專業里長連線的背景,主要的課題是許多里長都兼有私人外務,經過這十二年三屆選舉競爭的洗禮,里長大多已是專職,但2005年修法增加五萬元的選舉保證金之後,草根參政的熱潮又受到壓抑。


近年全球化的環境危機帶動了對生活品質的要求,國內炒作房地產的逐利動機也在各地製造不少社會衝突,而里長作為最基層的政治職位,可以是社區意識的凝聚者,也可以作為幫政府取得正當性背書的工具。前者如台北市松山菸廠所在的新仁里里長李財久、和緊鄰的華聲里里長陳金花,就是堅持捍衛社區認同與公共利益的重要支柱,如今大巨蛋BOT案的環評變更已被否決,兩位里長和光復國小家長會長游藝,台前台下都是關鍵靈魂人物。


 

然而無法反應民意、或是社區利益分歧的里長,就面臨了社區治理的挑戰。台北縣土城市埤塘里的看守所遷建舊彈藥庫開發案,縣政府在環評等場合總是以里長有參與來為政策背書,里長也未將資訊公開給里民,實踐有機農村的反徵收農民自己便組織起來,爭取外界支援提出永續經濟的替代方案,此次看守土城愛綠聯盟總幹事劉麗蘭,已積極準備參選里長。 綠黨參與的台北縣市許多樹木保護個案,從徐州路綠色隧道、兒童交通博物館改建客家文化主題公園案、中和四號公園與永和仁愛公園移樹和砍樹案、松山區寧安公園砍樹案等,里長或許不見得有惡意,但在資訊公開和民眾參與的程序上欠缺敏感度,都備受民眾質疑。


而信義區廣慈博愛院BOT案,週邊四五個里長也需要更多智慧來整合社區歧見。北投區薇閣中學欲將山坡地保護區變更為校地,文山區捷運辛亥站的軍營遷移與滯洪池等開發案,更引起地方居民與部份里長激烈的對立。

 

還有更多的地方環境議題尚未浮上檯面,市政府的台北好好看政策將許多公有地的面貌大改變,都有可能成為社區經營的柴火,而動物保護界推動街貓街狗的TNR,更需要里長的高度配合。此外,里長也是社會安全網的第一線,當代專業里長角色越來越吃重,不再是傳統樁腳型里長多多辦活動而已。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risti78
  • 都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