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份丈人手上帶來台北種的蘆薈,原本是要來吃,卻因為太懶而一直繁衍,花絮也隨著花季一直抽長,終於長到只能適合某些較苗條的小鳥。

以常見的野鳥都市三俠來說,輕巧的小精靈綠繡眼,每天早上都來陽台報到,近距離靜靜看他滿足地大快朵頤,享受冬天不情願出門前的一點悠閒,比起在匆忙的木柵捷運上,一瞥鑽到木棉紅花裡的夏日活跳身影,更感到自己還在這城市活著。

適合吃蘆薈花的綠繡眼 

<這只是傻瓜相機,又隔著紗窗,就別挑剔不夠清晰,反正大家都認得>

大一號的白頭翁,有時蠻強悍的,會去追趕綠繡眼。

但眼前這根如長鞭般的蘆薈花,他才站上就壓下三十度,待幌動穩下來,再踏出一步,又往下掉十度,猶豫一下,過一會再試試看,往大餐前進卻愈壓愈低,看得到卻吃不到的誘惑最惹人。眼見就要貼近水平,這會不會折斷呢?或許是為求兩全,白頭翁想「這不是我的菜」就放棄了,花序倏然回到原本向天的挺立。

不久,綠繡眼回來了,這是他的菜。

白頭翁吃不到蘆薈花 

 

這故事告訴我們:(小故事大道理的口氣)

1.這就是台灣人說「一枝草一點露」的道理,或者說,天必生某材為我所用(天生我才必有用-反之亦然),生態學上的「利棲」(niche),每個生物必然佔據生態系及食物鏈上的特殊位置,雨林不同高度的植物就會有不同的生物藉以倚賴維生。

 

2.企業經營上,就說是「利基市場」,與其說是源自法國建築的神龕小洞,或登山需要蹬足的小隙縫,我寧可附會說他與生態學的親密關係,畢竟生態學和經濟學這兩個學科的字根都是eco,是「家」,也是有限資源的有效利用,但資本主義愈來愈強調後半段的效率,而忽視前段的有限限制。

3.就台灣現實來說,(圖窮匕現了,落落長只為了講這段),

寶貝精緻的台灣(蘆薈花),若發展大規模標準化、以低價競爭的石化原料產業(白頭翁),或許只有初期勉強稍可承受,這肥大的吃水、耗能、高碳的怪獸,在持續成長之後的台灣(好長的花絮),一定會把我們壓垮的。現在的台灣,只餵養得起輕盈的低碳產業(綠繡眼)。

貪婪的中科四期、六輕五期、國光石化,請向白頭翁學習放下,饒過台灣吧!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David Cat
  • 這是很好的比喻,我很喜歡這樣的比喻。
  • 有知音真好!生活上很多小事的譬喻,也沒辦法一一寫出來,有這樣的鼓勵,我會繼續這條書寫路線。

    panhan3 於 2010/01/23 08:28 回覆

  • gardener
  • 這篇應該給拍鳥拍到走火入魔比設備比鳥種餵鳥騷擾鳥的鳥類攝影人士看看,不清楚的照片也有大道理
  • 也是可以靜靜待在那邊等他再來,就能拍出清晰照片,只是我太懶了。

    panhan3 於 2010/03/31 10:21 回覆

  • 水美公害抵制協會
  • 在這篇中,翰聲展現出他巨蟹座細心體貼與感性的一面了~

    國光石化、黑心遠東、放過台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