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郝龍斌表示「感謝監察院提出糾正,讓市府重新檢討整個大巨蛋案」,將準備與遠雄重新議約,本案出現了重回原點的契機。郝市長是否也該感謝我們到監察院提出檢舉,創造了「馬規郝不隨」的下台階。今年二月底為阻擋松山菸廠最後一棵釘子樹被迫遷,台灣第一次「抱樹運動」,溫炳原在樹上待了二十七小時才被強制抓下來,而我們也硬被關在信義分局、送到地院地牢11小時,不久前司法還給我們「妨礙公務」不起訴的公道,卻遲遲不見市長道歉。而枉死的數百棵老樹誰負責?違法失職官員要不要撤職查辦?

 (本文是<老樹後面果然有弊>更新版,載於9/14自由)

當初我們強烈質疑「老樹後面有弊案」才被除之而後快,現在終於確認馬前市府嚴重向財團傾斜監察院糾正文指出39條明確違法事項,並比較BOT招標草約與正式契約,修改後有利於財團高達47項、僅2項有利於市府。接下馬英九爛攤子的郝龍斌對監委無奈地說「本府現今似無立場強予解釋」,而當初議約的兩位前市府局長早就雞犬升天,李述德穩居財政部長,吳清基則先升任副市長再接任教育部長。

 

        環評與都市設計審議今年以來的焦點,在於總樓地板面積從招標公告的九萬六千坪暴增一倍至十八萬一千坪,不但加大環境容受力的負荷,也幾乎等於把市民的公共利益送給少數財團。政府機關將其歪曲為容積樓地板面積的解釋,居然可以凌駕法律對於專有名詞的定義,迄今甚至遲遲提不出相關公文。最離譜的是,馬的前市府對於遠雄原合作建築師劉培森的回覆,居然和其他申請釋疑的廠商不同,是否意圖讓其他廠商「知難而退」,已嚴重影響招標公平性,檢調不該視而不見。

 

        最應該負責的前市長馬英九,習慣把法律當麻糬在玩,卻自我保護當不沾鍋,根本就應該為此案被彈劾,如今因貴為總統,監察院可能不忍心再找另一個代罪余文,只好用針對機關的糾正案代替。而郝龍斌回覆同黨籍的林奕華質詢時,也急於撇清說「我們一定按照大家公認的總樓地板面積的方向,而不是根據『函釋』的解釋」,擺明了不願意再幫馬英九的接連出包來擦屁股。

 

        曾被爆料捐贈大筆政治獻金的趙藤雄政商關係良好,遠雄集團在三月底取得大巨蛋土地後,原計畫月份啟動上百億元的銀行聯貸案,市府也恰巧密集安排都市設計審議與環評審議,監察院的糾正文打亂整盤棋局。剛從全球房貸危機中喘息的該集團,是否以出走對岸要脅政府,或更加倚賴近年在中國投資事業的資金挹注,值得關注。

 

        松山菸廠老樹為政客與財團貪婪而無辜犧牲性命,或許正在這慈悲月大大顯靈發威,請馬英九為他的錯誤政策以及衍生的弊端,向這千棵老樹深深鞠躬默哀九秒謝罪吧。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全民鐵血肏中狗
  •  既然已確定未妨礙公務了,應該反告信義分局及栽贓你們妨礙公務罪的獸條吧;你們和其他受害人若持續不告,只會使那票螞蝗小走狗有恃無恐日益猖狂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