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針山(圖片來源農委會) 七月底台東太麻里的金針山便開始大力行銷「體會農村再生的精髓」,一些網友見知本金帥飯店被沖倒,對照相片中消失的美景感到詫異,留下「日昇之鄉還是會像金針花一樣綻放美麗」的願望。許多人玩過知本溫泉後,會順道南下金針山,或許還對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簡易污水生態淨化池的樣板拍拍手,卻很少注意到這三百多公頃的農業區,海拔達到一千公尺已屬「超限利用」,當地鄉公所卻曾要求讓民宿就地合法。

金針山+太麻里山的農墾 

太麻里溪流域衛星圖上,山頭成片墾殖的坑坑疤疤顯而易見,應該就是河床淤積與下游潰堤的遠因之一。如果拉近到各地現場去看,每條河川中上游都被倒進一車車的水泥,將野溪改造成一個個不適魚蝦生存的排水溝,暴雨因不透水工程無法被山川吸收,愈積愈多的水量沛然莫之能禦,與零存整付的攔沙壩融合成千軍萬馬的土石洪流。


這些無端修理大自然的整治工程,讓人們遭受被大自然修理的現世報,納稅人的血汗錢不僅被丟到水裡,還把水弄髒,甚至花錢害自己。

延伸閱讀:八八水患的思考上中下集(http://gaea-choas.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_09.html


天災的背後都有人禍的影子,天地萬物早已口耳相傳:『人』出沒注意。

地球暖化導致的氣候極端化,使旱澇交替的暴雨集中常態化,一兩天之內就把一整年的雨量全部下完。台灣溫室氣體排放總量佔全球1%,單位面積排放密度世界第一、每人平均排放量也高達世界的三倍,台灣人就是氣候變遷的加害者之一,現在也成了受害者。


落到國內的層次來看,這次水災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關係,似乎還沒辦法馬上釐清,此時也不宜在傷口上撒鹽,而為了紓解工作壓力而四處消費大自然的民宿觀光客,或許要負擔一點道義責任,但政府無法管制環境敏感帶的土地利用,更要負擔最大的責任。


不論近代西歐的荷蘭,或是東方古老的傳統智慧,治水上策都是「還地於水」,築壩築堤等工程再怎麼精良都算中下之策,至於救災只是事後補救。政府理當像德國一樣,建立透明公開的洪泛地理資訊系統,讓人民的日常活動與事業投資有所本,再編列預算或以換地方式,讓村落與生產事業逐步遷離製造與承受災害的敏感地,所耗費的金錢與物力絕對比現在更省。


立院救災應順天而行

為因應莫拉克颱風災情,行政院長與立法院長及朝野黨團協商後,決定不啟動緊急命令,也因有四百億元經費暫時不需編列特別預算,原本有立委建議的八八水災重建特別條例也不會提出。政客終於逐漸改變撒錢了事的反射動作,令人從厭煩的究責與卸責口水成災中脫困,接下來立法院的救災行動應該從長計議,儘速進行「國土復育條例」立法審查,逆天而行的上千億元治水預算應該重新檢討,可能製造下一次災難的農村再生條例更要懸崖勒馬。


立法院國民黨團在風災前夕提出的臨時會十一項優先法案,榜首即是農村再生條例。如果立法院擋不住農委會亂搞我們的國土,而民進黨為了競逐選票,無法停止對農再條例金額的加碼,過去國、民兩黨聯手推動治水預算的一齣爛戲,續集上演的災難更加倍擴大。

 

民進黨執政時代,少數可以傳世的環境政策,重要個案包括退回蘇花高環評與中橫停止復建,全面性政策則是經建會力推的「國土復育條例」。但國民黨重掌政權後,開發勢力也想跟著復辟,連最低限度、以確實執行現有法令為宗旨的「國土復育計畫」都束之高閣。在當前舉國皆陷入救災意識的熱情,立法院應當將此民氣,用於對抗阻礙復育的選票壓力,為美麗寶島療傷止痛。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林村要真相
  • 綠黨有國際專家人脈, 小林村自救會已經不指望馬政府的御用專家查出真相, 是不是能請秘書長幫忙小林村民聯繫國際專家組織介入調查?

    曾文水庫越域引水工程疏失?小林村民要自己查
    【聯合晚報╱記者藍凱誠/甲仙報導】
  • 感謝你的關心!從一開始,國內NGO就盯住小林村在查,昨天連主流的TVBS都在談這個議題,雖然很多水保及水利的「專家學者」都說與越域引水無關,但事實總會水落石出。
    綠黨人力極為有限,無法陷在個案裡面,希望能串連各界,一起來監督後續的重建,短期目標是越域引水計畫及亂七八糟的治水預算必須停止,長期目標是國土復育條例或國土計畫法。我們也在聯繫國外的治水經驗。

    panhan3 於 2009/08/18 10: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