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地桐花節的推波助瀾下,五月雪成為極鮮明的客家文化象徵,二十日舉行動土儀式的台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也預計植入數十棵油桐樹,但現存苦楝、烏桕等同屬客家植物卻遭到移除。目前北部滿山遍野的油桐花,已是認識客家文化的觸媒,雖不必因其殖民史的陰暗面而除之,但也不該成為客家文化的唯一元素,公園應呈現多樣風貌,而不是繼續強化刻板印象與偏見。苦楝結果


客家崇敬在地自然環境,呈現審慎利用珍貴資源的族群風格,「靠山吃山」的茶園與梯田即是適應山川的人文地景。現地僅是小丘並無自然流水,若硬把它從山坡地搬到平地複製,違背自然的代價得運用水電資源,即便部份由建築物雨水蒐集系統補充,並架設風力發電機來做碳平衡,也讓人覺得多此一舉,耗資數千萬元的反面教材,恐怕將陷客家文化於不義。前幾年房地產市場興旺,許多鄉間老樹被建商挖來都市做造景,油桐花絕不能再複製這樣的災難。

 

根本來說,文化最好是讓民眾到原鄉去體驗,而不是懶得走出都市,玩玩幾件樣板就以為瞭解客家;在各地陸續興建了客家文化館之後,台北市客家公園要如何凸顯特色,分擔什麼樣的角色,都是在硬體建設之外必須詳加規劃的。展現都市客家移民的生活是一個途徑,彰顯敬天地、護老樹的客家文化,更能將傳統文化搭上最新潮的樂活價值,很遺憾的是目前的設計卻是背道而馳。


在每個客家庄都有圍繞老樹的生活與傳說,若你登門拜訪客家鄉親,他也會先述說院內這棵樹是哪代先祖囑咐要好好照顧。但客家公園約移植一百五十二棵樹,約佔總數三分之一,再移入上百棵樹;將樹木如此大風吹,雖然不死也殘肢斷腳,只能暗自哭泣,依附而生的貓頭鷹、老鷹、螢火蟲、蛙類、蝙蝠,更不是召之即來呼之即去。

兒童交博館竹林彎道

舊鐵路拆除後的彎道旁,一叢茂密竹林頗有客家庄的味道,卻將剷除後擇地另種,親子在兒童交通博物館的歷史記憶完全被抹除尊重原有的空間脈絡來作設計,將銀合歡等高侵略性物種整頓移除,保留相思樹等部份平地林相演替的軌跡,就是現成良好的生態教室。


最近春夏之交開滿粉紫色小花絮的苦楝,因諧音「可憐」且冬季禿光宛如死樹,在平地聚落不討喜而愈來愈少見,客家庄卻認為落葉是「刻苦耐勞」而幸運留存。客家公園的興建,尚未進行樹木保護計畫的審議,幾棵苦楝卻已被鋸斷枝幹。

另幾株烏桕,雖然和油桐一樣是從中國大陸帶過來的,它的葉子是客家染布不可或缺的黑色染料,這些林林種種的民俗植物,從頭到腳皆有用途,只要好好保護它們,公園落成時就能馬上做客家文化的活教材。

烏桕葉子是客家黑色染料

老祖宗崇敬自然的智慧不能忘記,我們不該因為短短百年的科技進步,就變得狂妄自大。只要原地保留形態良好的樹群,就能將生態與客家文化作結合,何須好大喜功地耗資六億,用假山上的茶園與梯田來展現並非專屬客家的文化。在市府強勢動工之後,才準備啟動樹保計畫的審查,姑不論行政程序違法爭議,只要樹保委員能夠開拓性地將樹木群落指定為受保護樹木,開發單位就必須進行變更設計,開啟一個文化與保育雙贏,讓客家公園好好做下去的契機。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embertlin
  • 借轉貼至ptt

    在PTT/政策版及綠黨版有相關文章,
    但無此文,借轉貼全文以供分享。
    會附上網址及作者
    若不能轉貼請告知,將盡快刪除
  • 感謝轉貼。
    最新進度是,6/6(補上班)上午九點半樹木保護委員會審查本案,市政府外我們應該是會有活動。

    panhan3 於 2009/05/31 08:51 回覆

  • 流浪的稻穗
  • 同樣關切這個議題

    我在美國念環境人文、一直很關切客家園區這個議題、我用客家人的角度在前一陣子寫了篇短文(http://blog.yam.com/kokopelle/article/21462868)、希望能保存下這片珍貴的樹林。我們的立場很接近、我也希望能夠與國內環保團體有所交流、就算在國外念書、我在乎的仍然是自己的鄉土。
  • 我們也是這樣質疑在都市蓋梯田,客委會在6/6樹保會議承諾「梯田沒有了」,結果最新出來的變更設計案竟是「水田」,這種「不換湯也不換藥」只換名字就想矇混的作法,看看明天7/2都市設計審議的委員怎麼審了。
    在國外唸書很難吃到台灣好吃的米很辛苦吧。廖桂賢在西雅圖寫給台灣很多不錯的治水經驗,公視也報導過,最近還出書了《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有回來台灣不管時間長短都歡迎碰面聊聊。

    panhan3 於 2009/07/01 23: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