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底我們為了保護松山菸廠最後一棵老樹的自力救濟行為,被市政府提出妨礙公務告訴,並被警方以現行犯逮捕移送檢方,將在本週四下午第一次開庭。而市府在移除最後一顆釘子樹之後,預計月底前將把大巨蛋預定地交給開發商遠雄集團,本週起禁止一般民眾進入活動,不只原來熱鬧的免費籃球場吹起熄燈號,光復國小棒球隊才參加全國預賽竟失去了練習場地,未來也極可能走上解散命運,對照興建大巨蛋來振興棒球的說法,凸顯了歷史荒謬的張力。

 

        松山菸廠興建於1937年,攤開藍晒的「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計畫圖,驚見大巨蛋預定位置上,畫著棒球場的扇型虛線。當時她是亞洲最大的一貫作業現代化菸廠,其大片玻璃的建築形式以及工業村概念都相當先進,不僅有宿舍、食堂、公共浴室、托兒所、育嬰室、哺乳室、醫護室、手術室、藥局、福利社,連水池、花木與運動設施也設想在內。

 

        而七十年後,棒球場同樣的位置,在菸廠關閉成為開放空間之後,成為社區棒球聯隊的練習場所。這片非標準的克難球場,凹凸不平的草地潛藏著運動傷害風險,孩子們與家長卻苦中作樂說「不規則的彈跳讓反應更敏捷」,拿早年物質缺乏的紅葉少棒精神來激勵自己。人民熱愛國球的自力救濟聽來令人鼻酸,而政客長期以口水救棒球,商界只談救職棒,少有人關注更基礎三級球隊、社區棒球場,少數不明究理的球迷更怪罪大巨蛋十幾年還搞不起來。

 

        體育園區的BOT案實質規劃內容,大巨蛋的投資額及樓地板面積僅三分之一,大多數都是台北東區已經太多的百貨公司和旅館,而大巨蛋本身更是「多功能」體育館,打室內棒球僅是表面上的開發藉口,背後是黃金地段五十年免權利金的龐大利益。而兩公里外的小巨蛋也是蓋在體育用地上,當初說要打籃球,結果職籃付不起場租,最後淪為政治、財團、宗教的大型造勢場所,經常舉辦的藝文活動,觀眾也抱怨連連,連週邊集客規劃也失敗,附屬商城變為市中心空蕩蕩的蚊子館。

 

        如果大巨蛋變成小巨蛋惡夢的規模倍增,將本求利的廠商為何參與BOT,因為合約規定,當廠商違約時(如經營不善等)市府將出資買回,讓廠商一定穩賺不賠。球迷對巨蛋的渴望,彷彿變成政客貪求選票的民粹壓力,令財團和政府議約過程予取予求。球迷的善意,可能造成市中心珍貴土地的嚴重資源錯置,也讓我們失去一座比大安森林公園更棒的開放空間。

 

        若干年前早期菸廠日籍員工組成的「氧氣會」來台,眼見廳舍前手植的三株迎賓黑板樹不禁老淚縱橫,愈老愈美的綠地與古蹟,與歷史連結更為緊密。日本國內已經擁有六顆巨蛋,其觀光客不可能千里迢迢來台灣參觀巨蛋,卻可能坐在樹下,看社區棒球場的孩子健康地頂著陽光揮灑汗水,思索過去來台殖民的功過,並傾聽小市民追求生活品質的動人故事。

 

        松山菸廠這塊土地上的球場有兩種藍圖,一張是為了社區居民健身運動的簡單野球場,另一疊是為了利益璣珠必較的商業大巨蛋,五十年後留給下一代哪一種球場?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上。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