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綠黨成立,「廢物國代、資源回收」的選戰開始,總是有人「善意」建言「你們的理念很好,可是台灣現在時機還不成熟」,這樣說的人還不乏許多社會運動界的前輩。社會運動不就是要主動積極改變社會嗎?怎麼遇到政治,就退縮地要等待時機呢?

 

換個說法、跳個Tone來說,投資理財是「愈早開始投資愈好」,因為複利計算的威力驚人,還要有「第一桶金」丟下去錢滾錢;用巴菲特傳記的說法要有第一顆濕雪球,加上很長很長的斜坡。

 

我至今還會半夜驚醒,在時空交錯的會議室裡被質問對市場走勢的看法。記者會問我,綠黨這次有把握拿多少票,支持綠黨的朋友也會問,幹嘛要參與大安區立委的補選。如果談得比較深,我會以我過去在投資業界的經驗說,只要我們的判斷是對的,走得路是對的,「市場」終究會證明我們是對的,綠黨一定會成功。

 

大至氣候變遷、飢荒戰亂、金融市場失控等等地球與人類社會的重重危機,或看到國內政壇的兩黨惡鬥,眼前顯然就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斜坡,讓綠黨可以愈長愈大。問題是,綠黨何時才能滾出第一顆雪球,讓他變大。

 

經過2008年政黨票的普查,綠黨在都市中產階級的選區(士林、北投、大安、文山、松山、信義、五大省轄市),以及環境議題及災難區(花蓮、雲林、蘭嶼),得票率相對較高。大安區是台灣平均收入最高之區、平均教育程度最高之區、書店密度最高的地方、重要教派的主要聚會所群聚之區、還有五所頂尖的國立大學(台大、師大、國北師、台科大、北科大),而大安區東北角與松山信義交界處,就是這兩三年綠黨用力甚深的大巨蛋BOT案的松山菸廠。

 

根據TVBS2月中旬(候選人登記完成後)的民調,綠黨溫炳原就有2%支持度的基本盤,經過羅文嘉票投溫炳原以及溫炳原在松山菸廠抱樹,兩個事件的大量媒體曝光的催化,加上溫炳原每天四點起來到處掃街拜票紮實經營,我們的支持度甚至可能在10%以上,只要突破兩成便有贏的機會,至少廣泛的知名度已經打開,不再總是被誤以為另一個政黨。

 

這次大安區補選是綠黨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直接挑戰兩大黨,而沒有其他小黨在形象上的干擾。

如果328日時間截止時,我們滾出了最大顆的雪球,而進入立法院,這將是綠黨第一顆雪球,台灣政治局勢將因此改觀。

如果我們沒有贏得席次,但獲得可觀的得票率,不僅驗證了小錢搞選舉的技術可行,更給綠黨支持者莫大的信心,讓更多有心從事公共事務的人,敢投入綠黨這個平台。

 

每天九點到九點,競選總部都有各式各樣的志工、黨員、支持者前來幫忙,趁這最後兩週,大家一起滾雪球吧!

 

「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一定要有我」,

這不只是溫炳原的選舉,還是我們綠黨的選舉!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