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任新聞局長,有用手指挑釁國會的莽夫,有錯將八卦當美聞的芭比娃娃,即將上任的蘇俊賓輕易就能表現超群,他卻說「很多事情不見得以喜字就可以詮釋」,應該是體認到將面對公共電視一直被當成政府電視的獨家挑戰,為政府發言人與環保團體理事之間的矛盾而頭痛。

 

有人批評「扣除外購與外製節目公視還作了什麼」,這些人應該都沒有看過公視,但蘇俊賓不可能不看。因為十年來「我們的島」已經是國內環境報導的第一品牌,前年停播危機就因廣大觀眾群出面搶救而留下,每年總統蒞臨NGO環境論壇,陳水扁與馬英九都靜靜收看公視剪輯的年度環境新聞,友達和華映的廢水違反環評承諾污染霄裡溪一案,也透過蘇的專訪傳達桃園縣政府的態度。

 

公視不只超越兩黨對峙的鴻溝,還能獨立擺脫商業污染。我們推動保護台北松山菸廠老樹、以第二座森林公園取代第二顆巨蛋的運動,曾經有一個「民間」電視台收視率不錯的新聞性節目,持續跟拍三個月剪出兩支專輯,卻在預告片播出後幾小時內緊急抽掉,畢竟開發商正是全台最大廣告金主,難免有所顧忌,於是「我們的島」的「獨家」報導未被搶下。

 

商業電視台習慣從網路上捕風捉影「製造」沒有營養的獨家新聞,公視新聞雖不自我標榜,卻總是我們真正想看的獨家。政黨輪替,公視記者依舊堅守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議崗位,囿於環保署陋規不能拍環評委員,記者必須長時間守候並發揮創意,才能從數小時冗長枯燥卻極關鍵的帶子剪出一兩分鐘可看的報導,讓遠在各地受影響的民眾知道他們的未來。許多公民團體也都習慣在活動前接到商業台記者詢問「有多少人?」「有什麼抗議活動?」,以畫面刺激度決定是否出機採訪。所以有個流傳很廣的笑話,如果有人問「台灣的NGO究竟在做什麼?」,就請他看公視。

 

立委點名年底前停掉「有話好說」跟原民台的「部落面對面」就一切好說,表面理由是各電視台的談話節目已經很多,實際原因卻是公廣集團為營造真正理性對話的公共空間踏出第一步。商業台不避諱地黨同伐異,甚至各擁其主介入黨內政爭,已成了台灣民主與媒體奇景,公視這兩個節目找真相而不找立場,當然讓意圖掩蓋真相的利益集團受不了。本人曾因蘇花高等環境議題上過幾個不同陣營的談話節目,除了軟調的娛樂節目,僅「有話好說」讓我好好把話說完,主持人還會制止來賓不符事實的惡意抹黑。

 

公視距離完美當然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不該以此凍結預算來懲罰,反而應給更多的預算讓事情作得更好。公視讓公民提問人參與的總統辯論會寫下歷史,公民記者的PeoPo網路平台,在世界公視年會等國際會議也成為焦點,卻因經費不足而無法順暢運作。蘇在馬英九捐助成立的新台灣人基金會任職期間,曾積極培訓並鼓勵公民記者報導地方動人故事,在面對欲掌控媒體的龐大黨國結構,個人如何機巧地扭轉局勢,還是熱血理想遇到政治任務就隱忍不發。大家都在看,一月一日下午一點的台北街頭,會不會巧遇多年好友的蘇俊賓夫妻檔。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