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用壓制而非協談來解決反對聲音,我們就來跟他們算帳。

十四十五號公園的案例,馬英九不要忘記!

(摘要版載於12/07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

政客手中的血工程選票

血鑽石是指產自武裝衝突地區的鑽石,其絢麗的外表下隱藏血汙,消費者以良心而非價格來選擇,破解資本主義下鈔票沒有寫名字的迷障。維持表面和平的民主社會,政客則慣常運作眾暴寡、強凌弱的權力,來排除工程障礙,以政績換取選票,在城市現代化變遷下常見底層弱勢人民的血淚,人民必須看穿這些血工程、血選票的合法暴力,才能從「少數服從多數」民粹社會,進步到「多數尊重少數」的實質民主政治


對政客來說,只要將少數人的權利與多數人的利益對立起來,便能輕易壓制反對力量,而懶惰的官僚從來不願構思替代方案,以溝通化解歧見調和多方利益。1980年代為闢建台北縣二重疏洪道,強制拆遷洲後村的抗爭震撼社會,在威權統治的戒嚴時期,卻未激起政治漣漪。


以進步城市理想贏得解嚴後第一屆民選台北市長的陳水扁團隊,擋不住缺乏實體建樹的壓力,十四、十五號公園開發案掉入「展現魄力」的陷阱,無視於都發局頒獎的民間共存版替代案,反將康樂里窮苦老人打成既得利益,甚至挑動族群指責居民都是霸佔公共空間的老兵。1997年初強制拆除日之前,一位老者自盡,當天凌晨則有一把無名火燒掉整片社區,驅走準備死守抗爭的聲援學生,與第三世界國家迫遷的暗黑手法如出一轍。此前積極協助在野的民進黨,推動地方發展策略的規劃學者和學生,從此變成逢扁必反,隔年選舉時公園並未化成選票,拆遷反而成為道德沈重包袱,精於計算選票的政客終遭反噬。而今欠缺特色的公園逕自兀立,任何人若瞭解這片公園的血史,從晶華酒店俯瞰必不忍卒睹,散策其間也難以自在。


樂生院區架設圍籬爆發嚴重衝突,主流媒體仍以少數人權價值與多數人交通便利的框架看待,但十幾年前新莊機廠用地從輔大旁遍佈違建的農地轉到合法居住的樂生院,是眾人不敢面對的正義課題,少數人炒作地皮與開採砂石的利益卻是「地方繁榮」的共識,當警察以電鋸破門攻入貞德舍的同時,曾任新莊市長的縣議員和身穿白袍的院方主管正在外頭開懷大笑,含淚的青年學生則被野放山區。金光閃閃的黑暗代價,是台灣社會積欠漢生病患數十載的血債共業,活體解剖與藥物實驗的人間煉獄裡,連八個月的胎兒都被強迫墮胎拉出哭到斷氣,結紮禁婚、終生隔離,活在沒有未來的集中營,多少人被迫自我了斷,過去社會因污名隔離而從無所知,但此處靈骨塔七、八千名冤魂,恰被工程爭議擾動而被看見,或將是捷運乘客永遠纏繞不去的陰影


政客與官僚總是雙手一攤「怎麼不早說?」,已經超過五年,漢生人權法案勉強通過時,已有許多老人等不到遲來的殘缺正義逐一凋零,和自救會齟齬的新院區黃阿伯,都在去年夏天跳河自盡,全家窩居組合屋的劉阿伯更自砍頸部身亡,政府宣傳照護完善的新大樓裡,因重病被綁在輪椅上的李阿伯竟火燒重傷亡故。連補償金發放,也被政府作為威逼利誘院民搬遷的工具。


曾經志得意滿地說「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馬英九總統,必須對這一切概括承受地負責。至少不要忘記黨主席任內,不贊成強制搬遷的承諾已經跳票;選前說過,只要有替代方案就願意考慮,各級官員卻堅拒分段通車或延長至桃園、樹林的替代案。未來如果位在斷層帶的樂生院像貓纜塔柱般坍塌,可不要推說這是民進黨執政時寫的「判決書」,國民黨只是代為實際執刀來撇清責任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lomon203
  • 「散策其間也難以自在。」這句「散策」疑是「散步」之誤。茲附上苦勞網收錄的中時摘要版為證:http://www.coolloud.org.tw/node/31476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