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去問到這這標案是在啟動拆除工程的前一天簽約,真的非常氣憤。

的確如馨文說的這是「戰役的開始」...

---------------------------------------------

建商手上的樂生血鈔票

 

 

捷運新莊機廠工程重新招標案在二日悄悄地簽約,隔日國家便再度以合法暴力進行強制拆除,引發社會震撼。台北市捷運局長常岐德對媒體表示,因工程延宕損失七十五點二億元,市政府沒有說出口的是,誰拿走了這些沾滿鮮血的鈔票。其中前任包商工信工程的解約求償金額有四十億元,重新招標另外增加卅五億元,新任包商則是努力塑造社會形象的殷琪所經營的大陸工程。若是追到最初的規劃,將機廠設在輔大旁蓋滿違建的平坦農地上,工程款不到二十億元,這些林林總總的利益究竟進了誰的荷包。

 

工信工程原承攬新莊機廠工程,於2004年七月十五日動工,因停工一百八十三天依據合約規定於今年初解約,捷運局透露的求償金額約四十億元,高出該標案工程款的三十億元,簡直是獅子大開口,並刻意嫁禍給樂生自救會和青年樂生聯盟。但反觀該公司所承攬的內湖捷運工程,捷運局同意該工期展延長達二百七十八天,卻未曾站在市民權益依約求償三十二億元,反而宣稱是「依法行政」,也令馬英九當初設下今年通車的政見跳票;更不用說2004年因捷運涵箱施工不當,造成東湖康樂路地區大淹水的民眾財物損失。

 

工信工程總裁潘俊榮,曾任中國國民黨中常委,綿密的政商關係下承接此工程拆除樂生院,只是在原本不佳的形象上再添一筆。今年六月本案開始重新招標,綠黨質疑標金倍增遠高於原物料價格上漲幅度,樂青並多次到開標現場關切,使得廠商有所忌憚而流標四次,直到十一月才完成發包,未料竟是愛惜羽毛的殷琪的大陸工程得標,宛如相對較潔白的布去染上大片污點,令人費解。

 

從小在工地玩沙的殷琪,1977年回國進入父親的大陸工程,33歲就接任總經理,負責任的成功女企業家形象深入人心,以先人為名的浩然基金會,近年也積極推動台灣與國際進步的社會力量接軌。她在學運重鎮的UCLA就讀經濟系,坦承受到馬克思很大的影響,所崇拜的偶像契.格瓦拉(Che Guevara),其著名的「摩托車日記」原著與電影中,在偏遠的漢生病隔離村,無差別地對待病患,是最為人稱道的片段。如果她還記得年輕的理想,如何面對為了她的企業能進場施工,而緊接著在簽約的次日,開始以暴力驅趕青年學生與老邁病友,動工拆掉國際級的漢生病隔離村遺址,這般沾著血汙的錢如何能安心地放入自己的口袋。

 

殷琪曾表示營造是一個污染性嚴重的產業,因而總是思考,怎樣在達到目標的過程中,有意識地改善一些社會問題。大陸工程最成功的典範案例,便是台灣高鐵為了保留客家庄信仰中心的伯公廟老樹,願意花大錢變更路線設計。但樂生院對台灣社會、甚至全人類的意義更大,被迫遷的老樹、老人、老屋更多,大陸工程卻標下這個案子,其企業核心價值的一致性是否出現嚴重的矛盾?

 

殷琪對於台灣企業界的兩極化現象不以為然,「要嘛是奸商、要嘛是很不成功那種」,欲將大陸工程營造成新的典範,便要面對現實世界極大的挑戰。一個以社會責任為號召的企業,當然也可以承攬一個惡名昭彰的工程,但她必須自我證明如何讓鈔票不沾染鮮血,不然的話,要嘛別再說自己是個有道德的企業,要嘛就到別的地方去賺錢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