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選票道歉,何不向公義道歉?
 

握有權力的人多謙卑,就能檢驗台灣社會有多民主。民進黨已將下野半年了,也要等野草莓靜坐超過半過月,蔡英文才到廣場為過去八年執政未修集遊法及樂生拆遷、新移民政策等侵犯人權道歉。而馬英九總統為選舉政見六三三跳票而道歉,選前為四傻衝進謝總部道歉,都是向選票道歉,卻堅持不願對陳雲林來台期間警察侵犯人權道歉。第二次政黨輪替之後,社會上最擔心的就是「老國民黨回來了」,馬英九何不向公義道歉,走出總統民調低迷時找極端支持者取暖的窠臼。

 

大法官會議第445號解釋宣告集遊法部份條文違憲,迄今已超過十年,第四條仍限制「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早已不合時宜卻遲遲不修,立法怠惰極為嚴重。上次紅衫軍為城時曾是修法的契機,卻因落入政黨惡鬥而功虧一簣;如今野草莓學運引起社會更大的討論,卻又重複政黨惡鬥的歷史鬧劇,19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初次審查,兩黨立委仍是作秀第一、遲遲不進入實質討論,也拒絕學生及公民團體進入旁聽。27日立法院公聽會邀請六名教授與會,竟無一名支持野草莓的學者,主張廢除集遊法的廖元豪也未被邀請,內政委員會召委是馬家軍的吳育昇,令人懷疑馬英九是否有心「傾聽人民聲音」?

 

蔡英文對過去執政八年因「不夠注意」未促成修正集遊法道歉,但實際上,紅衫軍時民進黨是「反對」修法;這次多位黨籍民代為自己在街頭被暴警襲擊而流淚,並未引起社運界共鳴,蔡英文可能因此才警覺到執政負債傷痕之深必須道歉。因大量社運基層工作者在民進黨執政後期被起訴判刑,兩年前數十個團體因而組成集遊惡法修法聯盟,並討論出民間共識版本,國民黨朱鳳芝版本即源於此,民進黨黨團版本也幾乎雷同。

 

在這個修正集遊法的關鍵時刻,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的另一位提案立委鄭麗文,也在國民黨內鷹派抬頭的氣氛下,低調表示「時機不宜」。過去八年的政黨惡鬥留給台灣社會極為深刻的傷害,馬英九獲得七百六十五萬票的支持,多少寄望社會更為和諧,不料這半年來對立依舊;由於牽扯到陳雲林來台引發的對立情緒,此次修法必然成為兩黨鷹派嗜血狠鬥以吸取選票的場域,站高位者必須對民粹力量的誘惑有所節制。

 

馬英九這次的政治操作,算計選票超過對公義的堅持,透過媒體放大流血衝突的社會不安情緒,模糊先前警方禁止國旗出現及強制關閉上揚唱片事件,並將野草莓學運定位為敵對陣營所發動,鞏固支持者的陣地;再將學生訴求焦點轉移至集遊法修正,立法院則以拖延化解壓力,政治責任的道歉要求便消失於無形。如果最後集遊法修成保守的內政部版本,則馬英九總統「把街頭還給人民」政見將變成一個口號,即使在這場戰役上贏得漂亮,也會輸掉社會良心支持的戰略,原本謙卑要求修法的中間派也會被逼成廢法的基進派(Radical)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理
  • 比爾蓋茲可不是啥外交使節啊, G8抗議沒畫封鎖線? 你唬我啊? 還有圍毆載走是民進黨媒體和那個造謠成癮的民進黨員林昶佐(藝名Freddy)在造謠, 根本沒這回事...現在的問題應該是"管制區"的問題, 警方強調他們的一切行為都發生在管制區內, 而貴單位因為不希望管制區無限上綱, 所以要求修集遊法, 沒錯吧? 所以還是那句話, 既然警方是依法行政(就算它是應該要被修掉的惡法), 層峰都沒有道歉的必要. 如果後退一步, 成為警方道歉, 藍綠共同修法, 或許衝突會少一點, 要求馬劉道歉就是罪大惡極.
  • 小理
  • 潘先生, 我的表達能力真的這麼差嗎? 我說的明明是"打"或"嗆""都是"國際公法所不許, 換言之就算張銘清事件沒有發生, 陳雲林事件仍然是國際公法所不許的事! 無可否認, 如果沒有張銘清事件, 警方對陳雲林的保護不會這麼嚴密, 但結果會如何? 除了讓全世界都知道台灣是一個野蠻國家之外, 什麼益處都不會有.張銘清事件之後, 藍軍支持者想到的是引起一次大戰的"斐迪南事件", 萬一陳雲林遭遇不測, 成為老共統一台灣的藉口, 而且師出有名, 國際想幫台灣都幫不了. 這是逞一時之快的野草莓所不會想到的.
  • 小理
  • 您一定要有意無意忽略"打或嗆來訪使節都是國際公法所不許, 在國際間這樣的行為也必然遭到警方的強力攻擊"這句話嗎? 就算社會沒有兩極對立, 這句話也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 竑廣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小理
  • 社會的不和諧, 主因就是對國家認同的差異, 選馬英九的, 就是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選謝長廷的, 就是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 因此, 雖馬英九以高票數當選, 社會的對立仍然不會停止. 此次發生暴力事件, 說穿了就是因為打張銘清, 嗆陳雲林. 既然馬的支持者都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那麼打張銘清, 嗆陳雲林的人, 就是敵人, 既然是敵人, 那挨警察打也是剛好而已, 如果馬道歉, 那就是向敵人低頭, 萬不可以.就算退10,000步, 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好了, 但"兩國交戰, 不斬來使", 打或嗆來訪使節都是國際公法所不許, 在國際間這樣的行為也必然遭到警方的強力攻擊. 如果忽略掉這一點, 自以為公義, 要求執政者道歉, 這才是真正的不公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