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遊修法爭功諉過—黑心政黨下架

早在十年前就被大法官宣告違憲要求修法的集遊法,因野草莓學運而有了啟動修法的可能,14日院會將討論民進黨黨團版本的「逕付二讀」提案,國民黨版也將在19日內政委員會初審。但綠黨、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等公民團體,在立法院大門口演出「檢驗政黨黑心成份」行動劇,質疑兩黨爭功諉過,是玩弄權術毫無誠意的黑心政黨,應該立刻下架。

國民黨立院黨團13日召開公聽會上,內政部也一再以德國報備制為例,主張保留准駁權、禁制區、解散權及刑罰規定,完全倒退復辟、自我否定黨內進步版本,令公民團體憤怒不已,也激起野草莓的鬥志,將力爭到底。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抨擊,國民黨先在上個會期提出進步版本營造社會形象,但北投分局長李漢卿入侵上揚唱片與圓山事件後鷹派抬頭,迫使曾參與野百合學運的提案人鄭麗文轉趨保守,鴿派即便支持也只能說「時機不宜」。雖然馬英九重申「將街頭還給人民」的政見,完全執政的國民黨卻有「明推暗擋」的三套劇本。目前就是第一套的烏賊戰術,以警察受傷與非法集會等問題模糊焦點,馬便耍嘴皮子「問題不是報備、是暴力」。第二套是舉辦公聽會的拖延戰術,以「未有社會共識」推諉,然而兩大黨版本皆源自集盟的民間共識版,簡直是史上難得的超有共識。第三套則是「黑臉白臉不要臉」,未來面臨攤牌的時刻,馬將會可憐地假裝控制不住立法院,放手讓鷹派阻擋法案,甚至是沒有形象可言的附屬小黨立委出面鬧場。而民進黨現在快馬加鞭要逕付二讀,蔡英文應先對民進黨執政時反對集遊法修正一事道歉,否則其虛偽面目也與馬英九不分軒輊。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鄭中睿分析比較,兩黨版本的相似度與共識度高達98%,符合野草莓學運與集盟版本的四原則:許可制改為自願報備制、廢止集會遊行禁制區、廢除行政刑罰、廢除解散命令、限縮警察機關裁量空間。微小的差別僅在於,國民黨版則有國家賠償條款,兩黨亦同採自願報備制,僅部份條文文字略有不同。請兩黨不要再繼續複製過去八年的比爛惡鬥,否則將會被人民強迫下架。

青年樂生聯盟是近年最頻繁、最大規模被集遊法侵犯人權的團體,野草莓在行政院前被驅離時,就是因為樂青被載到林口深山海邊「野放」的案例被點出來,而就近放在市區的台大後門,才能迅速於自由廣場重新集結。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崔愫欣強調,執政者玩弄法律的心態不改的話,還是會有層出不窮的人民抗爭,並說明反淡北道路聯盟在傳單換罰單事件,與參加北縣無車日遭便衣警察施暴的事件。而包括看守土城愛綠聯盟、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等爭取都市的綠地環保團體,也厭倦了一再於街頭被迫與警察玩舉牌三次的遊戲,呼籲將集遊法改為自願報備制,讓警察不再疲於奔命,而能好好服務民眾。人民火大聯盟則堅持,集遊法應該是全面廢除,回歸到正常的法律規範,而不是提進步法條作幌子,實際上卻愈修愈倒退。

共同行動團體:綠黨、青年勞動九五聯盟、青年樂生聯盟、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人民火大聯盟、看守土城愛綠聯盟、大澳山愛鄉聯盟、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民間司改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看守台灣協會、綠色陣線協會、綠色主張工作室、反淡北道路聯盟、化作春泥更護花青年行動聯盟、GLCA 同志伴侶協會…


附件: 兩黨版本比較


國民黨

(朱鳳芝、鄭麗文版)

民進黨

(黨團版)

集郵惡法修法聯盟版本

內政部次長簡太郎於國民黨立院黨團11/13公聽會

「許可制」改「自願報備制」

自願報備

自願報備


自願報備

X德國報備制

廢止「禁制區」

X

廢除「行政刑罰」

X

取消「解散命令」

X

取消罰則

警察侵權有國賠條款

(最進步)

X

國民黨11/13公聽會翻案,據媒體報導全盤推翻學運與公民團體四大訴求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理
  • 潘先生,我不懂自我矛盾在哪裡. 具備民進黨黨員身份的野草莓學生和他們派出來的中年打手, 不正是整個活動已經被政治力介入的證據嗎?首先, 被追打的兩位女學生, 有名, 有姓. 然後, 在她們行動前所發表的聲明稿中所提出的指控, 也有名, 有姓, 有憑, 有據.簡單來說, 她們把所有在中正紀念堂前示威的野草莓學生們的姓名查了出來, 並且提出明確的證據, 證明他們沒有一個不是民進黨學生黨部的黨工.我想她們提出的聲明稿, 應該不是媒體捏造的吧!
  • 小理
  • 現在兩岸交流頻繁, 很多場合我們都能接觸到大陸人. 但我們仍然生活在台灣, 日常生活中還是經常碰得到和我們意見不合的人. 而前者對我的態度比後者親切太多太多. 或許如您所說, 對立是政客媒體動員出來的, 但人際相處的愉快和不愉快, 這個感受卻是假不了的.昨天野草莓的學生又追打意見不同的兩個女學生了, 動手的人裡面還不乏穿著黑衣的中老年人. 您現在還相信他們是單純的嗎?
  • 小理
  • 潘先生,其實這8年來, 我感觸非常深. 其實您可以回頭去看我評論台北巨蛋的文章, 還有這個討論串的前幾篇. 沒錯, 或許依您的理想, 世界不應該兩極對立, 但從這8年的日常生活中, 我都可以感覺到, 對岸的共產黨對我的態度可能還比支持民進黨的鄰舍對我的態度還好, 還親切. 所以我會輕易地被"飛彈是瞄準台獨份子, 不是瞄準你"這樣的說詞給說服; 所以當張銘清挨打的時候, 我反而會感同身受, 好像挨打的是我自己一樣; 也因此, 當上揚事件發生的時候, 我失去了對他們的同情心.8年. 8年啊......
  • 小理
  • 民進黨暴力, 是張銘清事件. 因為有了張銘清事件, 所以陳雲林事件不管國民黨如何侵犯人權, 我都認為可以諒解.
  • 小理
  • 我還是那句話, 集遊法不是不能修, 但民進黨為陳雲林事件搞暴力之後, 又有一群挺民進黨的深綠學者(西洋鏡已經被戳破了), 發起了野草莓.我還是堅持認為, 要討論修法可以, 但若要搞到總統行政院長道歉, 失職人員下台, 那就是不可原諒的事了.昨天看到一則新聞, 即使修法, 馬劉不道歉則他們仍不願意解散, 更讓我對他們的觀感從"無意見", 變成"憎惡", 因為修法與公平正義只是他們的手段, 政治鬥爭才是他們的目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