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動員50萬人上街遊行,的確是很嚇人,如果連TVBS都報導50萬,那實際人數肯定是更多了。但有多大的壓力呢?若是被訴求對象認為是敵對陣營原本反對者的集結,大概就置之不理了,紅衫軍把包圍總統府的「行情」打爛了,幾十萬人瞬間湧上街頭,可能也是船過水無痕。

 

社會運動跟政治動員不一樣。民進黨立委大敗後,很多人嚷著要重新穿草鞋,然而現在的走上街頭跟二十年的的走上街頭很不一樣了,不變的是主流媒體,還是用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用社會動盪恐嚇怕死的中產階級,不管是誰辦的遊行。

 

個別的遊行者或許有創意,但最後的大舞台造勢晚會變不出新把戲,用雷射光束打圖文在總統府塔樓上,也是好幾年前白曉燕案之後的老梗。

 

我為什麼老是斤斤計較「形式」呢?而偏偏自己也常常想不出太多的創意。可能是大學詩文學社一次社課上,學長講了「形式是內容的沈澱」,成了我一直擺脫不了的枷鎖。

 

一個月前的同志大遊行,感謝今年沒有選舉干擾,各大政黨都沒有候選人參加,什麼跟同志在一起的話都不知道跑哪裡去,所以綠黨的旗幟成了現場唯一的政黨。這高興沒多久,我焦慮一整年的事就來了。

  

同樣走在綠色隊伍裡,排在我們前頭的是「素食男兒」,用回收紙箱與布料紮一個地球放在單車上推,不料雨勢太大爛了之後又卡住輪子。這個創意,比我們綠黨還綠ㄟ。

  

緊跟在我們後頭是一群戴面具的藍衣人,一路上相機此起彼落照不停,起先好幾次還以為人家是照我身上賴皮的彩虹妹妹。有人誤以為美濃客家風,經我詢問,原來是四行倉庫送國旗的楊惠敏裝扮,除了為同志打氣,還有此一衣著具有當時時代進步象徵之意

 

就醬子,我們只扛旗子秀黨名,實在遜斃了,接下來,我將繼續焦慮一整年。明年應該還是沒有其他政黨會來,繼續打混,還可以賺個廣告效果。後年選舉前,各黨市議員一定又像2006年一樣,集合前段現身走個百公尺,終點再出現擠到台上亮相;尚無席次的我們,既不能上台,若再無突出創意表現,恐怕就會被淹沒了。

 

 

沒有像水男孩那樣誘人胴體,要怎麼展現自我?真令人焦慮。

既是意外也是意內的是,大雨滂沱之下,大家紛紛打起了傘,我這把彩虹傘,雖非標準的六色,詢問度也從集合延續到最後。

看樣子,來做把六色彩虹傘,銷路應該不錯,還能順便募款(要買的請舉手)

 

最後回來標題。誰穿草鞋遊行呢?看看咱綠黨e文魯彬律師,平常就穿草鞋趴趴走,遊行遇到大雨就高興地赤腳走勒。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