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研究院依合約向建築包商索賠廿萬元,創下建商為弄死一棵樹付出高代價案例,新光華商場為一棵大樹改變建築配置,台北縣市也都有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台灣似乎正走向富而愛樹的社會。但松山菸廠蔚然成蔭的整片森林被從地表剷除,並造成百餘棵老樹橫死,卻未受到社會廣泛的關注,一個金融危機下搖搖欲墜的財團竟能呼風喚雨,讓樹木保護委員會束手無策,當生態保育遇到開發利益就低頭,仍只是個護樹不救林的矛盾社會。

 

建於1937年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松山菸草工場,是亞洲第一個現代化菸廠,並引進工業村的觀念,普植林木理當是建築規劃的一部分,除了象徵南洋風情的各式椰子樹,防蚊驅蟲的白千層撫慰對瘴癘之地的恐懼,還有日人宗教信仰下偏好的森氏紅淡比。日本退休員工舊地重遊,見到手植三株黑板樹已達數層樓高潸然淚下,這是台日糾纏的殖民史活見證。

 

台北市政府在2003年大巨蛋舊環評報告,和2005年規劃報告書定稿本,皆引述台大生命科學系副教授郭城孟的研究,以樹種認定植栽年代,松菸公園催生聯盟依此推估,至少有489株符合樹保條例「五十年以上」應受保護的標準。但開發單位卻錯誤引申一篇雜誌文章,稱範圍內大多數為「台灣光復後」所植,而剔除於保護之列,已遭原作者台大園藝系退休教授凌德麟指其為曲解。

 

市府公燈處最早初估整個松山菸廠有千株可列入保護,但後來開發範圍內僅認定136株,其中有78株是樹小根淺方便移植的棗椰類,另有29株具園藝價值準備讓開發商再利用,在地方居民提出環評法公民訴訟告知程序,環保局開罰三十萬元並勒令停工後,樹保委員會才重新審議。一年來,民間努力蒐集各年代航照圖證明老樹一直都在,樹保委員會卻迴避樹齡課題,也未依其作業準則訪查當地耆老,最後勉強以人文歷史價值,增加保留南北軸線蒲葵等73棵。由於老樹移植存活率極低,在列入保護不到一個月內就被移走,根本是欺世盜名毫無意義,四年前決議的「本案受保護樹木仍以原地保留為原則」,徹底變成笑話

 

松菸老樹去年移植初期就枯死超過三分之一,令樹木銀行變成樹木墳場,開發單位卻向樹委會及環評會撒謊「移植的384株樹木皆存活」,甚至市議員現勘欲鋸開枯樹斷面以確認樹齡前夕,市府竟連夜將枯死老樹「毀屍滅跡」。三個月前開發單位補辦五年前就該舉辦的舊環評說明會上,簡報資料竟是僅枯死28株,在群情激憤下才坦承共枯死104株,官員對怪手粗暴推倒樹木的「移植」影片更啞口無言。

 

前夜我經過松山菸廠圍籬外,還散落未及清理的樹枝殘骸,樹影稀落的黑色天空下,開發商總部大樓藍色霓虹商標更加閃爍耀眼,令人百感交集。正在進行重辦環評程序的大巨蛋開發案,已立下先破壞再環評的惡例。當環評會尊重樹保委員會專業,樹保委員會也尊重開發單位聘請的專業顧問,誰來尊重老樹的生命與下一代呼吸新鮮空氣的權利?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愛樹人
  •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199451233503265/
    或許,對許多人來說黑板樹有諸多的壞處,但是,樹木對於地球還有環境還是有一定的好處在。
    因此,如果需要剷除,我們強烈的希望是以移植的方式來替代砍伐。
    請支持我們愛護環境還有愛護我們地球的心,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