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社運的這兩年,常常有人問我,一直處理層出不窮的環境與社會議題,做這些事會不會挫折?

 

這樣問吧,每天朝七晚八,會不會挫折?以前我們常常用「薛西佛斯推石頭」的神話故事來比喻,不管作了多少研究與分析,每天股市開盤,好像石頭又回到平盤的那個原點。有次MSN上面,同業回說「薛西佛斯推石頭沒有錢,我們推石頭有錢」,是啊,錢比別人多還要抱怨,很多人推著比我們重的石頭,錢卻領得比我們少。

 

一連串的串連、陳情抗議,把人搞得虛脫,辦公室的同事叫大家看苦勞網的石頭記報導來抒壓。一件意義深遠的行動藝術,一顆樂生石頭從新莊推到總統府當禮物的故事,已經發生一陣子了,大家都不知道,因為媒體沒有報,只有立報的慕情獨家。我們也是社運中央社的苦勞網刊了其中一位行動者的文章才知道。

 

爆點在於,樂生居然突破了總統府防線,而且讓一群軍警官僚不知所措。

笑翻了!http://www.coolloud.org.tw/node/26379

大家每天都在推石頭,這次推得真漂亮!

推!推!推!

 

如果每天用不同的方式推石頭,那麼即使同一座山、同一顆石頭、同一條路徑,也就不同了。(有點卡爾維諾的語氣)

 

前幾天,9/5樂青到台北市捷運局抗議,就像推石頭的例行公事,出席聲援的我講得有氣無力,被同事看了出來,真有點不好意思。

如螞蟻般的警察擋在門口,面如盾牌般的無表情,

男男女女的捷運局官員站在一側交頭接耳看熱鬧,

衙門上的「市民熱線1999」的紅底白字,應該激怒我如鬥牛一般,

我卻是一隻叮牛角叮到疲倦的蚊子。

 

不過,當天樂青搞了一個有趣的棒球諷刺劇,

說捷運局在地質鑽探的爭議上,找當事人周功台創立的台北市大地技師公會是「球員兼裁判」,很好笑啊,棒球真是國球。

我們松菸老樹的案子也是一樣的,當初公園路燈管理處最早是評估老樹可能有一千多棵,後來錫基金會評估變成136棵,不被納入的老樹移植死了三分之一,我們質疑他的認定有問題,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卻是再次請錫瑠來認定。

捷運局官員卻沒有笑,而且是官話到不行的回應。看他斯文的模樣,如果大家在捷運上下班遇到他,也不會覺得他們牽涉到收賄的弊案被起訴。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後面一叢警察,沒有一個人笑,只有樂青在自Hight

他們推石頭不累嗎?

9/5樂生捷運局行動會後新聞稿http://www.coolloud.org.tw/node/26270

這個有趣的諷刺劇,主流媒體只有客家台和自由時報報導。

就等國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剪出來吧。

 

當天,我心情還很不好的另外一件事,是中山分局的處理方式。

這位外表不像主流記者的記者,那天是第一個到的人,就被如豺狼般警察當作抗議樂青圍起來,被迫拿了記者證登記姓名等資料。

人民走到衙門前面要登記啊?遑論踐踏採訪新聞自由,警察國家的幽靈一直沒散。

 

不僅沒散,還愈聚愈多,聞到老K回來的味道。

另一位外表不像主流記者的記者,其實是在一家很很主流的大報社,以前我在金融業每天上班推的第一顆石頭就是他們家印刷的。

他也被盤查身份,這國家還有新聞自由?

 

政客令人作嘔的一點,是因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見到權力就卑躬屈膝,見到弱者就欺壓。少數的警察,也喜歡搞差別對待,如果市井小民紅燈右轉追也要追來罰,如果特別人物闖紅燈,抓到了也會放手吧。

扯這一堆話幹嘛?

 

因為,負責來協調的白臉,對我是熱絡的,對這兩位記者是用力欺負的。

還來跟我說,學生為什麼都不說真名是什麼?

「像你這樣表明身份就很好」,當然好啊,

等一下活動進行到一半,就是玩起戒嚴殘餘的集會遊行法「三次舉牌」戲碼:

「潘翰聲先生,我是XX分局@$#,你們已經違反集會遊行法,請你們立刻解散,現在依法第一次舉牌警告,現在時間……

 

用個很主流的心態來比喻,警察大爺們——

「大家都是來推石頭的,你幹嘛這樣擋我的路、壓我的腳啊?」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三郎
  • 如題。 ...《詳全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