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挺大的變化,除了傳統的「獲利能力」標準之外,企業社會責任低下的公司也將被摒除在外,各投信、投顧未來如果想接政府的代操,還要多一隻眼睛看社會責任,操盤手有得煩惱了。

 

有趣的是,政府好像還搞不懂什麼是企業社會責任,還舉鴻海捐錢作例子,另外還說會「賣在低點」,問題是出在你事先投資這樣的爛公司啊。

 

後面附上自由時報報導及其依據。

另外,企業社會責任協會http://www.csrtaiwan.org6/20週五將舉辦相關研討會。

 

---------------

勞工退休基金監理會第十一次委員會議紀錄

開會時間:97年5月29日(星期四)下午2時30分整

討論事項

一、謹陳勞工退休基金監理會社會責任投資策略,提請  討論。

    決議:(一)本案立意甚佳,惟企業社會責任在國內尚屬萌芽階段,實務面缺乏客觀可供參照之公正指標,執行上確有困難。惟可研議初步階段先將違反勞動或環保法令,嚴重侵害勞工權益之企業以負面表列方式排除不予投資。至納入負面表列之相關衡量標準,應客觀、明確及具體,並兼顧公平及效率原則。另未來可試行「模擬投資」,以實證在兼顧社會責任下之投資決策是否會影響基金之績效。

(二)相關投資策略及標準之訂定,可參酌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所推展之公司治理相關量化指標及國外成功實施案例。

(三)本案請在追求本基金最大績效並兼顧社會責任考量下,參酌各委員意見,審慎研議較為具體可行之投資規範或原則,再提報委員會議討論。

 

勞退基金選股 擬引入社會責任

環保、勞動黑名單企業 可能列為不投資對象

080618自由〔記者洪素卿/台北報導〕企業罔顧社會責任,小心勞退基金不投資?勞工退休基金監理會日前討論勞工退休基金「社會責任投資」策略,擬先針對違反勞動或環保法令,嚴重侵害勞工權益的企業,以負面表列方式,排除在勞退基金的投資標的之外。

未來除進一步擬定相關負面表列的指標準則外,也將先以模擬投資方式,確保兼顧社會責任的投資策略不會影響基金績效。

「社會責任投資」(Social Responsible Investing,SRI),近年蔚為潮流。簡而言之,就是評價企業所盡的社會責任,作為投資標準。

勞退監理會副主委李瑞珠表示,社會責任投資是一個持續被關注的議題,勞退監理會也不例外。其中最困難的莫過於指標的訂定,像是鴻海捐款150億元給台大與其他企業捐500萬元,該如何評價其公益性?並不像想像中這麼容易,現階段來說有其困難。

即使是違反勞動、環保法令等指標雖然明確,但在實施時點上也可能會遭遇困難。李瑞珠指出:「如果發生重大違反勞工權益事件,可能就會影響企業股價,如果出脫持股,在企業度過困難後,卻可能反而賣在低點。」

不過,綠黨秘書長潘翰聲指出,國際間常被負面表列的企業類別,除了軍火、賭博、菸酒、核能以及污染產業外,一些不顧勞工權益、僱用童工、違反性別平等普世價值的公司,也會被從社會責任投資名單中剔除

英國與澳洲都已在法令中明定,勞工退休基金必須揭露社會責任準則,說明自己的標準;挪威最重要的石油基金,則是請來大學教道德的教授,訂定道德綱領

至於我國,如果以環保以及勞動權益作為指標,則像是污染廠址問題遲未解決的中油,或是部份長期不許勞工組工會、不足額僱用身心障礙者的著名大企業,都可以考慮作為負面表列的標準

潘翰聲認為,勞退這麼龐大的基金一旦引進社會責任,對其他政府基金將有示範作用,勢必造成企業壓力。其他民間基金也會考慮要否跟進

 

社會責任基金 獲利不輸大盤

080618自由〔記者洪素卿/台北報導〕新舊制勞工退休基金到今年4月底為止,淨值分別還有2,900餘億以及4,700餘億。對於800多萬勞工來說,最在意的就是這些退休基金一旦兼顧「社會責任」,是否會像過去基金「護盤」一樣,盡了政府義務,卻傷了勞工的退休荷包?

曾任投信基金經理人的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認為,社會責任投資可以避開一些企業因為違反法律被停工、關廠等風險,適合長期投資。此外,不少社會責任基金經營績效都遠高於大盤

例如一檔名叫「贏得慢」的社會責任基金(Winslow Green Growth Fund)到今年3月底為止,五年平均年報酬率高達18.31%。

弘利證券投資顧問公司總經理劉凱平指出,遵行社會責任投資的基金,類似「道德基金」,並沒有證據顯示導入這些準則後,基金的收益率會變差。

「畢竟可供選擇的商品太多了,避開少數有瑕疵標籤的,不至於太過影響收益。更何況政府基金本來就不應該『與狼共舞』,勞退監理會現在才想到,已經算是後知後覺的了。」劉凱平說,像是著名的哈佛校務基金,也一樣採行社會責任投資,畢竟他們若投資一些像是軍火等可能影響和平的爭議性企業,難免引來社會非議。

台灣勞退基金現在已經開始進行海外投資,這些相關社會責任投資的準則,確實應該納入考量。

至於一般投資人是否也可以考量企業社會責任作為投資標的?劉凱平則認為,道德基金或是企業社會責任基金適合作為長期投資,但是短期高獲利可能比較難以期待。

潘翰聲指出,「個人的投資或許可以選擇各式各樣的商品」,但勞工退休基金不應該因為投資某家公司獲利,認同這家公司長期侵害勞工權益。更何況社會責任這個法則長期獲利率來說是好的,更能提供勞工退休未來的保障

 

社會責任投資策略╱排擠黑心企業 勞團也表贊同

080618自由〔記者洪素卿/台北報導〕勞退基金導入社會責任投資策略,勞團也表贊同。

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謝創智指出,企業社會責任已是全球趨勢。近年來一些國際大廠,採購時也會參酌企業社會責任,因此如果供應商有壓榨勞工、違反當地勞動法令等情事,可能就無法被列為採購對象

國內部分供應商,為了符合國際大廠採購規定,不得不遵守相關規定,顯示社會責任壓力促使廠商遵守法令的效果,比政府執法更佳。

他表示,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台灣不可能獨自置身企業責任潮流之外,勞退基金不投資只顧營利卻不符合社會公益的企業,這個理念可以認同。透過這樣的壓力,迫使企業在營利的同時也要符合社會公益。

謝創智建議,勞退基金可以進一步保障勞工權益,以勞退基金所購得的公司股票,支持勞工成為各公司的勞工董監事代表;更能突破現今勞工鮮少能夠參與公司經營的困境

他解釋,目前除了少數國營事業有一定比例的勞工董監事代表,民營企業勞工想要拿到董監事的位置,只能設法買到一定額度股票,問題是勞工普遍財力不足,想要自力購足股票幾乎不可能,但勞退基金卻剛好是許多公司的大戶,如果讓勞工能代表這些股數,就能落實產業自主,也更能監督企業是否落實社會責任、是否維護勞工權益。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