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花高環評差異分析遭退回交通部,是台灣環境運動史上罕見的逆轉勝,射下關鍵臨門一腳正是青年學子。不同於野百合世代站在大歷史浪頭上的炫麗泡沫,放在近來自主青年公共參與的脈絡下,柔弱而堅定的「後生」正在開創從生活領域出發的社運新典範。

 

經濟效益一千三百億元、興建經費卻可能高達兩千億元的蘇花高,是一項即使不談環保都不該做的愚蠢開發案。卻一再被「經濟發展VS環境保護」、「本地人VS外地人」的假對立所蒙蔽,而無法進行公共政策的理性辯論。當開發神話在地方穿透了黨派界線,所形成強大的利益聯盟,以長輩的口吻訓斥「不知道爸媽的辛苦,難道飯會從天上掉下來」,製造「大人VS小孩」的權威壓迫,青年卻勇於在會議上以更豐富而清析的論據回擊。而場外從各方自發前來的青年,唱著自編或改編的歌曲傳達多元訴求,相對於政客以遊覽車動員民眾重複單調口號,年輕世代正推動社會前進。

 

去年這群年輕人製作了「放慢花蓮的出路」宣傳小冊,很快被索閱一空而加印,也讓素昧平生的中小企業主動贊助於小巨蛋外牆播放大型廣告;因幾部創意動畫而炒熱的「蘇花糕餅舖」網站,更以公共媒體-團體組得到年度青年公共參與獎的肯定。廣泛串連的青年抗暖化聯盟,正準備繼續針對爭議性環境議題,包括松山菸廠的台北大巨蛋、台塑鋼鐵開發案、澎湖設置賭場、高科技產業的環境污染、氣候變遷等,深入挖掘更多資訊,以多方觀點併陳的形式,提升台灣公共決策的品質。其中三名台大學生也將在四月底參加第二屆全球綠人會議,把這個成功經驗帶到巴西聖保羅,與全球綠色青年(Global Young Greens)進行交流。

 

隨著蘇花高議題的增溫,這群年輕人從選前「青年嗆馬謝」活動僅五六十人,如滾雪球般擴大至兩百多人在環保署前現身;到最後一兩個月,環保團體也自動退居幕後從旁協助,讓青年主導運動形式與節奏。青年願意對話的開放心態,對環評委員不分立場的耐心遊說,在政治局勢巧妙轉折下,催化了環評的翻盤。

 

相對於主流政黨由上而下動員年輕人作為造勢道具,以消費辣妹的心態將女體工具化,因社會議題而自主集結的青年,不被政治人物所綁架,在黨派壁壘分明的嚴重對立下,開闢公共討論的空間,是我們社會的瑰寶。

 

過去台大學生成功阻擋沒有必要的烏來聯外道路闢建,政大學生關懷校內清潔工在外包的全球化浪潮下被嚴重剝削,雖然沒有得到主流媒體青睞,卻以滴水穿石的方式悄悄改變台灣社會形貌。權勢者全力推動的蘇花高,已因後生晚輩站出來而改變這條「政治的道路」,新政府是否準備好與樂生青年進行對話呢?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拷貝羊
  • 我跟羽哲討論過了.現在是推北宜直線鐵路的好時機如果雪隧轉成鐵路隧道花蓮人才會對蘇花高死心你有沒有發現花蓮這次反彈動作很小議長他們透露馬總統早就私下承諾一定蓋蘇花高只是選前無法得罪慈濟兩百萬會眾要大家等馬總統上任再說而且他們已經取得上人的諒解蓋到崇德上人會默許現在該是換宜蘭後生出場的時候了
  • 拷貝羊
  • 沒有想到來Barking是那麼具環保觀念的年輕人羽哲一向主張將雪隧廢公路改成大眾軌道運輸宜蘭的年輕人應該學花蓮的年輕人組織起來,勇敢的跟財團政客對抗努力推動這個計劃,這樣花蓮到台北的鐵道運輸也可以縮短時間花蓮東兩全縣的居民一定很贊成大家一起為綠色運輸努力吧
  • Kati'
  • 昨天從慕尼黑搭同學的車經過往到司圖加特的高速公路。其中有一段在拓寬。因為德國施工進度真是超級慢,我就跟德國同學笑說,這樣蓋到哪一年?同學笑說,大概要蓋三年吧,不過,已經規劃時間已經搞了三十年,三年也就沒有差了。雖然是說笑,不過德國的公共政策,特別是交通,特別是交通中的『開馬路』,真的是慢漫長路。先不談規劃與環評,這個大家都比較熟習,我來說說,身為一個“公路建造“的基本功課。大家都知道,一條新的公路經過,會切開道路兩邊的聯繫與完整性,不管是自然,不管是人。常常在台灣的報導中看到,某個阿媽或是歐機桑,從家裡出發到他的田,要繞道四十分鐘,因為新蓋了一條高速公路、快速道...。德國的公路開闢,會跟土地重劃結合,也就是,因為被預定的公路切開的問題,透過土地重劃把問題降到最低,包括農地被切開,怎麼樣交換土地去其他完整的地塊,包括,怎麼樣設計『獨門獨院專用的天橋』,讓一兩戶被公路切開與原來村莊的農戶,進出與聯繫不會中斷,包括生態上面的考量,如何透過土地交換重新聚集大塊完整的棲地.....。所以,規劃要搞三十年,倒也不是一個笑話。而這些工作,都是『公路局』這種基本的認知與執行業務。台灣的公路單位,則是以『路權範圍』作為自己的業務範圍(路權範圍就是例如三十米快速道路,那就只管三十米內的部份),超過路權範圍,對不起,跟我無關。所以,台九線、台十一線,拓寬後,兩對面的人家變成隔著銀河的牛郎與織女,農地被切成很難耕種的面積的形狀,或是有個阿美族阿姨搞笑說,我現在變成山羌,因為大馬路跟我家有高程落差,我每天進出都要攀上爬下。更不要說,下雨的時候,道路設計以自己道路路權的排水為考量,馬路通車之後,兩邊的聚落開始淹水......。這些細膩的行政問題,對我而言是台灣轉型真正的問題,台灣人,陷落於一種奇怪的結構中,只管喊跟要,不管東西的品質與內容,所以馬路才可以毫無顧忌撲天蓋地的蔓延。不管哪一個黨執政,我都不覺得會改變。而NGO的進階,也許就在這個地方吧!共勉之。
  • Barking
  • 生長在蘇花高預定起點的北端-宜蘭,總覺得除了快點到台北之外,失去的那些好像因為難以估計價值,就被輕易的犧牲。從國小就開始聽說有一條北宜高速公路正在興建,這裡從來沒有人提出意見,告訴我們不用犧牲人命和昂貴機械對抗地下水和斷層、活絡頭城烏石港、善用基隆港的海上運輸方案;也沒有人告訴我們,農村衰老之下碧綠的田園會被建商蠶食,改種一幢幢豪宅別墅、等待法令放寬的卡位小套房,只為讓台北的有錢人假日過來看看風景;當然也沒有人重視,來匆匆去匆匆的一日遊這兩年讓宜蘭降低多少溫泉水位、減少哪些漁業資源;還有增加的車流量會讓蘭陽溪流域溶入多少致酸物質(現在還要招商太陽能產業,不知道散不出去的VOC會有多少影響?)。宜蘭好像變成了一個任憑西部觀光客耗用資源的地方而不自知,蘇花高議題的正反雙方,卻無一不繞著發展觀光打轉…等油價物價高漲,留在家理財省錢都來不及,誰還要來觀光?醒醒吧,振興農業生產和行銷才是鄉村地區發展的基礎,去你的觀光咧!陳定南之後的父母官並沒有貫徹當初規劃的能力,於是宜蘭被高速公路開通弄的措手不及,身為這個曾經是淨土的宜蘭子弟,當然義不容辭要阻擋政府草率採用高速公路這種既不經濟、不永續又沒長進的方式摧殘花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