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政治需要改革,大家都同意,所以就連主流政黨也把改革都掛在嘴邊。
那麼,誰才能真正掀起國會中真正的改革呢?
 
在這個社會裡,有許多人,不是在競選期間喊喊改革而已,而是一年365天都投身在各個角落的改革行動中,
這些分佈在知識界、文化界、音樂界、婦運界、工運以及其他社會運動界的朋友們,
聯合起來呼籲台灣社會,
在這次立委選舉中,一起支持長年投身於環境正義與社會公平運動的綠黨(政黨票「第七號」),
讓真正改革力量進入國會,讓台灣的政治,得以踏實地為台灣工作。
 
請您花一點點時間,聽聽改革第一線的聲音,一起來支持綠黨,
也請您能夠把這些聲音傳給身邊周遭的朋友們,
讓我們一起來,動手打造一個為人民踏實工作的新政治!

 
(圖見附檔)[一月四日記者會,左為推薦行動發起人吳乃德教授,右為會後「七」號手勢大合照]
 

踏實為台灣工作--改革第一線挺綠黨連署聲明


    過去十數年來,綠黨的成員在台灣許多場域,寂寞地為台灣的環境正義與社會公平辛苦付出。而環境保護以及社會正義,是當今所有進步社會共同擁抱的重要價值。而綠黨十數年無怨無悔的付出,也延續了台灣社會消逝中的理想主義和價值政治。我們呼籲台灣社會珍惜這個力量,同時也利用這次選舉讓這個力量得以成長,不再寂寞。


    這次立委選舉,兩大黨所提出的不分區候選人多為元老級政治人物。他們多年的從政經歷,清楚顯示了他們的立場和問政方式。他們未來在立法院的表現,和過去應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可是,我們要讓現狀維持下去嗎?

    我們為什麼不將手中的第二張「政黨票」投給綠黨,讓進步價值有機會進入立法院發聲?未來的立法院因為人數減半,立委的權力將更為擴大。我們為什麼不讓多年來守護進步價值的綠黨,有機會進入立法院來監督他們?

    目前得票過5%的政黨,每一年可以從每一張「政黨票」中獲得50元的「政黨補助金」。目前民進黨獲得的政黨補助金是一年1億7300萬,國民黨是1億5900萬。兩黨共獲得3億3200萬的補助;4年總共將是13億2800萬。這些錢都來自我們辛苦工作所繳的稅金。如果我們覺得不合理,我們為什麼不將「政黨票」投給默默工作,不但缺掌聲、缺關懷、更缺經費的綠黨?

    每一個社會的進步,都來自其公民願意為理想和價值付出心力。當台灣在許多領域都在落後其他亞洲國家的時候,我們更應該對願意為理想付出、踏實地為台灣工作的人,提供我們的關懷和協助。我們相信,我們今天的關懷將有助於台灣社會明天的進步。

    環保並不是台灣唯一的難題;可是如果我們願意關懷綠黨,其他領域的理想主義者必將得到莫大的鼓勵。我們期待,當台灣社會普遍對政治灰心失望的時候,它仍然願意關懷為價值理念付出的年輕人,樂意看到價值政治在台灣的成長。過去,他們如此努力;台灣的未來,他們如此掛心;而現在,他們卻這樣的困頓。

   我們呼籲台灣社會珍視他們的努力,也給他們溫暖和鼓勵。
 
 
(圖見附檔)[來自各領域的改革實踐者,共同推薦綠黨。推動台灣兩性平權二十餘載的婦女新知基金會,更首次破例於董事會中通過支持綠黨]
 
連署人
吳乃德(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林生祥(音樂工作者/金曲獎得主)
范    雲(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
曾昭媛(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
吳音寧(作家)
黃文雄(前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前國策顧問)
紀惠容(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常務理事)
畢恆達(台大城鄉所教授)
劉俊宏(紀錄片「社長不見了」「站鬥陣,站同線」導演)
崔愫欣(紀錄片「貢寮你好嗎」導演)
賀光綺(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理事長) 
顏厥安(台大法律系教授)
尤美女(律師)
楊文理(中華民國女醫師協會理事長)
韓仕賢(銀行員工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
陳伯謙(青年九五勞動聯盟執委)
How(「How's sketchBook」部落客)
陳明秀(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
何秀鏡(中國工商研究社理事)
吳小波(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
曾年有(客家文化工作者)
賴正庸(台北市國際青商會前會長)
雷光夏(音樂工作者)
黃武雄(千里步道發起人)
李明璁(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
成令方(高醫性別研究所所長)
謝英俊(建築師)
賴青松(穀東俱樂部發起人)
陳亮丰(紀錄片「三叉坑」導演)
朱增宏(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理事長)
黃煥彰(台南社大環境學程召集人)
張正揚(美濃愛鄉協進會常務理事)
余國信(嘉義洪雅書房負責人)
馮小非(溪底遙學習農園召集人)
粘錫麟(綠色工作室負責人)
郭昭男(高雄市NGO工會總幹事)
王介言(高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總監)
賴友梅(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秘書長)
黎振君、徐彩雲及光妹四姐弟(苗栗黎屋伙房)
周芬姿(屏東縣社區大學文教發展協會理事長)
麗君、鍾君竺(日日春協會理事長、執行長)
王卓脩(政治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張育華(台灣國際家庭協會執行長)
陳昭如(台大法律系助理教授)
彭揚凱(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祕書長)
張鐵志(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博士候選人/作家)
陳豐惠(李江卻台語文教基金會總幹事)
 
...(連署仍在進行中,如果您想要連署,請至這裡留言:http://gptaiwan.blogspot.com/2008/01/blog-post_04.html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聽到「綠黨」,可以先看看這支「為甚麼要支持綠黨?」的七分鐘短片:http://blog.roodo.com/wobblies/archives/4585517.html

 

這次綠黨政見與參選人介紹:http://gptaiwan.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30.html

 

◎最新出爐的綠黨競選歌曲(網友阿亮熱情創作):http://gptaiwan.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9489.html

 

如果您想進一步瞭解綠黨,請到「陽光進國會」網站,包含了從政綱到網友自發支持行動的各項資訊:http://gptaiwan.blogspot.com/

 
 
---特別推薦閱讀--------------------------------------------------------------

【附件一】吳乃德教授  記者會發言稿
 
讓價值理念在台灣政治中成長:為什麼政黨票投綠黨?
   民主社會中的政治,有兩種型態。第一種型態的政治是將政治工作當成一個職業,以政治為生。第二種型態是將政治當成實現某種社會理念、或價值的工作。對他們來說,政治不是個人職業和生活來源的寄託,而是完成某種價值理念的途徑。在座很多人,都是第二種政治工作的實踐者。
 
    在民主社會中,第一種政治型態必然是主流。必然獲得社會和媒體最大的關注,而且也必然擁有最多的資源。這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我們當然不能說,從事第一種政治型態工作的人,完全只考慮到個人的權力和政治位置,完全不顧社會公益。有些職業政治人物雖然是依賴政治維生,可是仍然會掛念某些價值。如果民意和他們所信奉的價值理念有所衝突,他們會很努力、也很謹慎地在兩者之間求得平衡。
    只是在許多時候,可能因為歷史因素,也可能因為某一社會特殊的文化環境,使得大多數第一類型的職業政治人物,不但失去了價值信念,甚至對該社會當前的重大難題失去興趣、漠不關心。這是非常危險的現象。
    我個人覺得,我們正是處在這樣一個階段中。檢視兩個主要政黨的立法委員候選人,想到是這些人要決定台灣的未來,許多人都會非常擔心。
 
    在這樣的階段中,我們特別需要第二種型態的政治、以價值理念作指引的政治。當我們觀察先進民主國家的政治品質的時候,雖然羨慕,卻經常遺忘了他們是如何達到這樣的地步。在這裡,我想和各位分享一個我非常喜歡的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在1890到1920整整的一個世代之間。地點是全美國,尤其是都會地區。這個故事一般稱為「進步主義」運動。故事的背景是美國民主的危機。危機的來源是急速工業化所造成的大量歐洲移民、階級衝突、童工的使用、婦女的覺醒、政治的腐敗等。而故事的主角則是許許多多的平凡的學者、律師、小商人、婦女、勞工、農民,以及新聞記者。(新聞記者報導資本家如何收買議員,如何和政黨惡棍合作操縱提名,都直接導致了對利益團體遊說、政治獻金、和初選等的法律規範。)
    眾多像這樣的平凡人、自主的公民,在民主的危機中,經過一個世代的努力,重新規劃了美國的民主體制,包括市長和聯邦參議員直選、婦女的權益、限制工作時數,強制義務教育,教育內容的改革,公共事業(鐵路、電力、和電話等)收費標準的規定,甚至牛奶的品質也受到嚴格的規範。這些改革重新創造了美國民主的面貌,也重新界定了「公共」和「私人」之間的界線。例如廢止童工,「你的小孩不再是你的小孩,他們是未來文明的種子。」一個運動參與者在推動禁止童工法案的時候這樣說道。
    我們所熟知的許多美國的民主制度,都是在這個時候建立的。而推動者卻是許許多多和我們一樣的平凡人。「人類史上很少有任何社會的公民,能像他們那樣開創性地、全盤地、同時那樣和平地重新思考他們自己的社會及其限制。」
 
    這是公民社會、第二類型的政治,發展的最高階段。當然,並不是每一個社會,在每一個危機中,都有幸見證這種巨大的公民動員。
    可是這個故事至少啟發我們:公民的價值信念,如果集合起來,可以獲得多麼巨大的成就。前提是:有人願意投入,而且社會也願意支持他們。綠黨的成員、和在座的許多朋友,過去幾年都不計代價地投入這個以價值為指引的政治工作。可是,他們的聲音到目前為止,仍然非常微弱。如果台灣社會願意在這個時候支持他們,我相信將來會有更多的人投入價值政治的工作,台灣也會很不一樣。在目前這個時刻,台灣政治非常需要願意踏實地為台灣工作的人,如果我們真正愛台灣、關心台灣的未來,我們或許應該考慮給他們更大的支持。
 
【附件二】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  記者會書面發言稿
 
呼籲所有關心性別、環境以及受雇者權益的公民,
用選票投資綠黨的成長,就是投資我們下一代的未來!
 
我投身婦女與性別平權改革議題的這幾年中,愈來愈發現,台灣最重要的第一線改革戰場──立法院,已經成為保守反動力量的大本營。除了媒體上看得到的性別岐視語言外,更令人憂心的是,在我們所關切的社會改革法案上,例如政府性別專責機構的設立、女性與雙薪父母平等就業所需要的育嬰津貼,都因為缺少足夠有理念的立委,最後淪為兩黨密室協商失敗的祭品。
 
這次的第二張政黨票,讓我們覺得,這個困局,終於有被打開得可能。綠黨不管在區域或不分區所推出的名單,都是長年在性別、環保議題與受雇者權益這些進步社會議題上有理念、有戰鬥力的改革工作者。我呼籲所有關心下一代的未來的公民,支持這個能帶領台灣討論進步價值的小型政黨。您只要用手上的一張選票,投資他們的成長,就是為我們的下一代投資打造一個更適合人居住的環境!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  范雲
僅代表婦女新知基金會發言 2008.1.4
 
【附件三】台大法律系教授顏厥安  記者會書面發言稿
 
憲政環保 票投綠黨
 
今年的立法委員選舉,因為修憲,第一次採用了一票選人,一票選黨的「兩票制」。筆者不是中選會,不需要在此宣傳解說兩票制,只想從臺灣的政黨政治現狀以及民主憲政的動態均衡觀點,提出我的主張。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政黨票一定要投給國、民兩大黨之外的第三勢力(尤其是新興小黨),而當中最佳的選擇,我認為是綠黨。我的想法分享如下。
 
首先,第一票區域立委的選票,與各區域選區之候選「人」的關係比較高,不但各選區的差異很大,各有具體的狀況,而且牽涉到個人的特色優劣,無法一概而論,每一位公民應該自行判斷。我個人所在北市偏南某選區,正好綠黨候選人明顯優於兩大黨以及其他候選人,雖然單一選區下,大黨有優勢,但我還是選擇投給綠黨候選人。這也是單一選區兩票制下不得不接受的現實。不過我必須指出,選罷法強迫小黨一定要提名十席以上區域立委參選,才能取得政黨比例參選的資格,是一個大黨聯手下明顯違憲的卑劣規定。受害的也絕不僅是小黨,還包括公民的參政權。但是這個清除違憲法律垃圾的憲政環保工作,恐怕也只能等到選後再來努力。
 
其次,由於國民黨與民進黨的不分區政黨提名名單,實在慘不忍睹,除了少數作為樣版的人物外,充滿備受爭議的政客,甚至被告。因此我認為把政黨票投給兩大黨之外的政黨,無論如何是比較有意義的。我不認為隨口說「超越藍綠」是有意義的。正好相反,我覺得藍綠分裂是難以迴避的基本政治問題。但是我也不認為所有問題都可以簡單地以藍綠「化約」。那麼既然在現有憲政體制中,總統大選有難以避免的藍綠化約性,那國會選舉中的政黨票,就是少數可以對政客與大黨們釋放比較「複雜」訊息(環保、租稅正義、社會安全等)的重要管道。因此能有更多的自主公民等以政黨票支持兩大之外的第三勢力,是相當重要的一步。
 
第三,很多人認為反正這些小黨都跨不過五趴門檻,或認為兩大陣營不會理會這些訊息,因此投給小黨是「浪費」,但是我不這樣想。因為透過累積所有小黨之政黨票數量,不論是五萬,十萬,還是五十萬,都可以對票票計較的總統大選兩大陣營,釋放出不得不重視的訊號。相反的,如果政黨票還是投給大黨,那群政客們只會毫無感覺地「笑納」,而不會對既有的分贓結構有任何反省檢討,這種投票才會造成真正浪費。唯有當公民不自我放棄,拒絕被大黨綁「票」時,民主政治才會有點前途。
 
第四,而在選擇這些小黨的時候,我個人認為可以考慮下列標準:一,不是既有大黨的外圍勢力(新黨有此嫌疑);二,不是擺明了要分利益、包工程(無黨聯盟有此嫌疑);三,不是趕搭政黨票便車,找媒體明星造勢,實質上路線投機的「集團」(有些新的政黨有此嫌疑);四,有堅持長久的政策理念方向,並且最好是在本次選舉之前,實際上已經實踐奮鬥了多年的政黨。
 
台聯在與民進黨鬧翻後,大概已經不是其外圍勢力了。但畢竟其「左轉」來的急促,因此雖然政黨名單尚可,但是一時難以令人信任。所以看來看去,大概只有綠黨,是唯一可以認真考慮的政黨票支持對象。前述所舉標準,其實都是一個良性政黨本來就該有的低標,遺憾的是,竟然只有綠黨及格。綠黨實質理念核心的環保與社會正義路線,不需在此多言。其重要成員多年來的持續努力不懈,也與近年來的藍綠惡鬥以及這次的政黨票無關。本次選後,大概也會繼續奮鬥下去。
 
第五,有偏綠營的朋友認為,要用更多的民進黨席次,去制衡可能會過半的國民黨。但是經驗清楚顯示,曾經是國會最大黨的民進黨立院狀態,似乎對學習國民黨瓜分利益的興趣遠高過改革。如果再實際看看其政黨名單,就知道還不如讓其少個幾席,看看是否能提醒謝長廷陣營,早點走出深綠教條老梗,回溯黨外七八零年代的精神(其中環保與社會正義都是主軸),也許勝算更大。
 
這次綠黨或小黨的努力,當然無法立刻撼動兩大黨的地盤,但是就像是做環保,本來就是每一個人有意識地自發從「手邊」做起。與其失敗主義,犬儒地躲在家中抱怨,不如就簡簡單單地走進投票所,把第一次領到的政黨票,投給綠黨。憲政民主的環保,就由大家從手邊做起囉。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